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03年05月23日

K歌之王只能寫這麼少

誰會想到,憑《ShallWeTalk》、《終身美麗》、《少女的祈禱》、《K歌之王》橫掃多個作曲、編曲及監製大獎的陳輝陽,亦有過被拒諸門外的時候。幸好,他沒有放棄,要不然我們的熱唱「K歌」豈非大大失色?
在美國讀音樂、在錄音室工作的陳輝陽,第一首作品也逃不了被各唱片公司拒絕的命運。「當時並沒有感到不開心,亦自覺寫得不夠好。」幸好他對創作的熱誠不減,為了專心作曲,他更停了在錄音室工作,「真的沒想過若然沒有人接受會如何,或者當時自覺年輕。」的確,毅然放棄穩定收入,全身投入連自己都未知是否會有成果的創作工作,不單只需要勇氣,還得有熱誠。兩、三個月後,努力終於有了成果,1997年,孫耀威的《愛情白皮書》就是他第一首被發表的作品,而於同年寫給王菲的《暗湧》,亦奠定了他在本地作曲界的地位。

沒有低潮
壓力當然有,「都是來自自己的,一定想寫得一首比一首好,但我不會強迫自己。」他說,去年實際只完成了約20首作品,我亦覺得驚訝,這麼少?他自言,相對其他作曲人來說,這個數量的確比較少,「其實並非想寫這麼少,而是只能寫這麼少。我不會跟人比較,這樣做只會令自己辛苦,我寧願寫到最好。」
整個訪問中,陳輝陽的話其實不多,但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對低潮的定義。問他有否遇過低潮,他毫不猶疑:「我沒有低潮。」當我腦海閃過「幸運」這兩個字的時候,他卻補充:「視乎你怎樣看低潮這回事,叫了一碗不好吃的飯,亦可算是個低潮。」正如打響了名堂的今天,也非每個人都會接受他的作品,因為歌同人亦講求「夾」,「今次不能合作,便等下一次,有時並非自己的作品不夠好。」我希望,大家亦能以他這樣從容不迫的態度面對這個低潮。

記者:招佩珊
攝影:伍慶泉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