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06年04月13日

女人BLOG:偷窺.撫背.揑胸.還有…… 佢係我姐夫!

■阿詩(左)曾經因為逃避及懷疑而誤會親妹阿鈴,但最後姊妹始終情深,共歷患難感情更好。

偷森美轉述陶傑妙論:衞生巾同茄喱啡都是楔楔吓,分別在前者總有天會紅。誘發我想到男與女都是人,分別是後者總有天不紅。歷經璀璨到摧殘,難怪女人都比男人難纏。係又點呀!36.24,這裏的主角擺明是當紅女性。

人類和禽獸的分別,是人類可以把親朋戚友關係分得清楚,禽獸則只懂分別異性同性,沒有甚麼姨仔、叔仔、大舅的親屬概念,只要是異性便可交配。人,有時也會失去理性,為求一己之慾,嚴重的,直系親屬也不放過,人面獸心弄得倫常慘劇收場;亦有人受陳年色情電影影響,對姨仔這名詞產生無限性幻想,精神自瀆甚至做出獸行。阿詩與阿鈴,由姊妹情深到互相猜度,再由懷疑對方回到互相扶持,弄得滿身爪痕的人及時逃出獸穴,慶幸是還未鑄成大錯。

記者:馬慶武 攝影:何家亮

姨仔面前做愛

「嗌大聲啲呀!唔舒服咩?」並非一般虐妻劇情,當裝修工人的阿詩丈夫阿明,做愛時要阿詩嗌到坼天,目的是要睡在隔壁板間房的阿詩妹妹阿鈴聽到他們的淫聲浪語。更離譜,是阿明曾經迫阿詩和他在家中客廳做愛,女的張開雙腿坦蕩蕩,男的劍拔弩張毫無保留,目的同樣是希望阿鈴看到。一句「你都望到啦,一齊過嚟搞啦!」實在有如禽獸的咆哮,令裸體的阿詩難堪尷尬、同住的阿鈴憤怒。當然阿鈴沒走進這種荒唐的畫面裏,但默不作聲卻換來升級行動。趁兩人獨處時從後出手撫摸阿鈴胸部,更曾用身體壓着坐在梳化的阿鈴,隔着衣服用下體摩擦阿鈴的身體。雖幸保住了貞操,卻保不了尊嚴。被姐夫侵犯當然痛苦,但最難堪是如何面對姐姐阿詩?

裝沖涼昅換衫

「當初我同阿明嘅感情都無咩問題,佢係粗魯啲,仲成日同同事返大陸玩,但家用都畀到足,算係顧家。」阿詩和阿明結婚4年,對阿明返大陸玩採取隻眼開隻眼閉態度。反之,當餐廳侍應的阿詩是個稱職家庭主婦,更是個稱職姐姐,義無反顧照顧於03年從大陸到港、沒工作沒經濟能力的妹妹。
「初嚟香港3個月,覺得佢哋都對我好好,畀錢我使仲成日帶我出街。」阿鈴輕搭阿詩的手感激地說着:「如果唔係家姐,我仲喺鄉下捱緊。」然噩夢已漸近,一切由偷窺開始:「有次沖緊涼時阿明大叫肚痛,咁我摟條毛巾俾佢如廁先,佢已經眼甘甘昅實我。之後連續幾次係只用布簾隔開房換衫,竟然被我發現阿明裝我。」怕事的她從此改在廁所更衣,一切又看似回復平常。

「你快啲搬走!」

矛盾,因為不想「恩將仇報」,現實一點,是怕失去依靠。當然,阿鈴亦不希望破壞姐姐的家庭。但一個炎熱下午,穿背心短褲在房中午睡的阿鈴,感覺到被人輕撫背部,「我好驚,唔敢出聲,繼續詐瞓。」她捱了數次掃背、數次不經意的攬腰搭膊後,終決定和阿詩坦白:「喺香港家姐係我最親嘅人,我唔同佢講同邊個講?」但阿詩的反應卻是:「我當時無諗過阿明會咁,我淨係識得鬧阿鈴『黐線!你姐夫嚟㗎!你係咪癲咗?你快啲搵嘢做搬出去㖭呀。』」雖然阿詩開始懷疑阿鈴想搶老公,但阿鈴找不到工作,始終沒法搬離這個家。

避姐夫匿廁所2小時

「其實我都好大責任!」阿詩的不信任令到阿鈴不敢再作聲,不作聲令阿明的行為更大膽。阿鈴說得眼紅紅:「之後我星期日下午都會自己出街蕩,盡量唔同姐夫獨處,但有一日家姐返咗工,阿明卻突然提早回家。當時我坐喺梳化睇電視,佢坐埋嚟搭住我膊頭,我即刻彈起身,但係佢拉低我,仲好大力壓住我膊頭,之後用隻手搓我個胸。」用盡全身氣力掙脫,阿鈴即衝入廁所自困2小時,直至姐姐回家。「你個衰妹唔知做咩匿喺廁所唔出嚟?」阿明惡人先告狀,估不到真可先下手為強,阿詩拉了阿鈴出來再次狂罵:「我同你講呀,你落咗嚟就唔好搞咁多嘢,如果唔係屋都無得你住!」

淫聲浪語性騷擾

人,總有藉口可以欺騙自己,尤其是女人更喜歡用這一套。「其實呢件事之後我都覺得阿明怪怪哋,夜晚同我做愛佢會特別叫得大聲,仲特登好大動作搞到張床『呃呃』聲,又撞得我好大力,撞到啪啪聲。」阿詩說因為知道阿鈴只睡在隔壁,做愛時也不敢發出呻吟:「點知阿明成日要我嗌,我唔嗌佢就大力揸我,總之整痛我都要我嗌。」阿鈴當然聽到鄰房激戰連場,這令兩姊妹心存更大芥蒂,見面時更尷尬。之後,阿明更開始性騷擾阿鈴,「佢趁家姐唔喺度就問我:『噚晚聽唔聽見?我係咪好勁?我都可以搞到你咁舒服㗎。』」

「你都出嚟一齊搞啦!」

聲,不夠,阿明要有聲有畫面地性騷擾阿鈴。向來在性方面對阿明百般遷就的阿詩,半推半就跟他在客廳幹起來。「其實嗰次我哋本來喺房裏面做,做做吓阿明將我成個抱起,抱出廳,我一路叫唔好,佢都無理我,咁其實我都做到幾High,心諗都無所謂啦,阿鈴咁夜應該瞓咗,咁就喺梳化度做。」阿詩話因為怕驚動房中的阿鈴而不敢大叫,但那次阿鈴卻因聽不到聲音而照常起床去廁所。「我一出去就見到姐夫同家姐喺度做,我即刻衝返入房,點知阿明竟然赤裸裸地抱住家姐喺我房門前做,仲離譜大叫:『阿鈴你睇吓你家姐幾爽,你都出嚟一齊搞啦!』」語出驚人,阿鈴不敢作聲,只聽到家姐大鬧:「你黐線㗎!講啲咁嘅嘢!」當時阿明淡淡然回應:「講吓笑啫!」

姐姐早歸救了妹妹

陰影令阿鈴不敢晚上上廁所,阿詩亦不肯再在廳中和阿明做愛。但紙包不住火,一晚阿詩負責的夜班找到替工提早回家,親睹阿明的身軀壓在阿鈴身上,而阿鈴則奮力反抗,兩面紅腫,是給阿明掌摑的!原來那晚阿明喝醉酒,趁阿詩開夜班,「志在必得」。大吵大鬧一場,阿詩拖着哭得死去活來的阿鈴奪門而出,到了朋友家過了一晚,慶幸及時阻止了一單強姦案。「嗰晚我哋大家都無瞓,我其實一早都有懷疑阿明真係想搞我個妹,但我只不過係唔敢接受,仲將責任推到阿鈴身上,但嗰晚我親睹事實,見到阿鈴喊成咁,我再無藉口……」阿詩當晚哭着,為丈夫的獸行而哭,更為內疚而哭。「對唔住……」阿詩哭着跟阿鈴道歉,兩姊妹相擁痛哭,因為痛,心最痛!

「我已經破壞咗姐姐個家庭。」

阿詩明白這件事的嚴重性,有帶過阿鈴到警署,但最後阿鈴拒絕報警。「我已經破壞咗家姐個家庭,我唔想家姐俾親戚笑。」事隔兩年,阿鈴到現在還在責備自己,阿詩輕搭阿鈴的膊頭,已經不再需要多餘的說話。沒有怪責,只有感激,阿詩說:「我只以為佢瞞住我去叫雞,分開住之後先知佢原來喺大陸包咗個二奶。全靠阿鈴,先俾我睇清呢隻禽獸真面目。」現在,35歲的阿詩替28歲的阿鈴找到一份酒樓工作,在新界區租住了一個小單位,阿詩亦正在辦離婚手續。35、28,兩姊妹就像找回兒時在鄉下的同居家庭生活,回到起點還未太錯還未太遲,再重新出發找尋幸福!

香港沒有通姦罪

葉謝鄧律師行鄧達明律師:「香港沒有通姦罪,如果有人想享齊人之福,喺雙方願意情況下,就算被捉姦在床,亦沒有犯刑事罪。只係妻子可以用這些證據成為離婚理由,申請離婚。另外好似呢個個案咁,男方同女方喺屋企客廳做愛,因為係私人地方,就算俾人見到,或者刻意想其他人見到都唔會犯法,除非佢哋喺公眾場所做,就可能被控在公眾地方行為不檢點。」

要保障自己

風雨蘭吳姑娘:「都見過好多類似個案,受害人都會覺得寄人籬下,又唔想被人話恩將仇報,所以容忍好耐。同時可能佢哋怕破壞親人的家庭,之後更會失去依靠而選擇啞忍到底。但其實受害人應該搵屋企人、親人或朋友商量,唔好因為家人唔信而放棄追究。如果情況嚴重,首要係保障自己的安全,立刻報警尋求協助。」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