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07年10月23日

鼠尾草(二)

(晚上九時十分,他打開某大公司寄來的宣傳文案,一陣淡淡的香味隨即飄散開來。宣傳文案裏有最新的快樂鼠尾草香薰產品圖片,他把介紹文字讀了一遍,選出三張圖片,然後開始寫稿。他沒細聽收音機播放的流行曲,也沒理會同事間的笑話,只想盡快把工作完成,想回家。可是他也並不專心,老是想着星期天讀的文學雜誌裏,一首以香味為題材的詩;他認得那作者曾經在《文學月刊》裏投稿,是一位大學生。這學生的詩寫得比他更好了,其實這也難怪,他已經三年沒寫詩。如果是從前,一陣草香就能引發他的靈感,把他領到默想之境,文字會在混沌裏自動組合,詩的雛形就這樣誕生。現在氣味令他聯想到名牌產品,照片上線條優雅的玻璃香水瓶,在燈下閃着真實又詭異的光。)

雖然時鐘的指針一直沒跳動,但她確實感到時間流過,她好像身不由己地在等待甚麼,不但想不出該說的話,也無法挪動身體。面前的舅舅也是一動不動,臉上掛着淺淺的微笑,這張親切的臉,不禁令她憶起十五歲那年,舅舅教她踏腳踏車的下午。
舅母和父母在餐廳裏聊天,舅舅帶她到附近的公園,為了跟同學們一同遊玩,她想在假期之前學會腳踏車,其實也因為有些同儕取笑她,所以她硬着頭皮非要學懂不可。她跨上腳踏車,舅舅扶着她的腰,二人在濕濕黑黑的路上緩緩前進;在此之前,她從沒跟舅舅這麼接近,還沒試過戀愛的她,更不曾被一個男人觸摸自己。她心思放在腳踏車的學習上,左搖右擺地前進,興奮和緊張的心情叫她難以呼吸,她用力吸氣,這才感到自己小小的乳房下,有一雙大而有力的手。
她感到又羞又怕,說不出話來,只懂挪動上身,像是要迴避甚麼。舅舅猶豫了一下,放開雙手。
她騎在腳踏車上,滑行了一小段路,終於失去平衡,車子傾側到一邊去,她慌張地伸出雙腳,在一條下坡路前停了下來。這時天又下起毛雨,她本想回去了,但舅舅把她領到公園一角的有蓋表演台。
她在表演台上騎腳踏車繞圈子,舅舅想扶着她,但她搖搖頭拒絕,說不出原因,只是不想舅舅靠近。她盡量小心翼翼,但終究未能掌握竅門,不一會就摔在地上。舅舅過來扶起她,說了幾句鼓勵的話,待她再次騎上腳踏車,就把雙手放在她的腋下,她默默地踩着腳踏,輪子不止地轉動,毛雨潤濕了表演台的邊緣。(待續)

徵文比賽

《蘋果日報》第二屆徵文比賽已圓滿結束,並已進行了頒獎禮。散文組得獎作品已刊登完畢,現逢星期一至五,於本版連載小說組的優勝作品。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