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09年09月18日

新秀不生銹

何韻詩迎接自己在樂壇第十個年頭,將聯同青山大樂隊開演唱會《Supergoo》,演唱會主題是「英雄」。十幾年前的新秀冠軍,走過清純路線唱《小丸子的心事》、手執LesPaul結他做過Rock女、雌雄同體唱《勞斯萊斯》、生離死別過唱《如無意外》訴說師傅的離開……英雄與否自有定論,只知這個新秀沒有生銹,歌唱路還繼續好走。

記者:蒙為亮
攝影:梁細權

何韻詩:

參加第十五屆新秀歌唱比賽奪冠後入行,2006年奪叱咤樂壇女歌手金獎,正式奠定樂壇地位。

李端嫻:

青山大樂隊成員,1993年獲香港演藝學院音響工程文憑,成為全職唱片製作人及混音師。

英師傅:

青山大樂隊成員,與何韻詩合作無間,2008年發表首張個人專輯《Ying'sFoolPlayground》。

何秉舜:

青山大樂隊成員,巴黎高等音樂師範學院及加拿大魁北克省立音樂學院畢業,為妹何韻詩製作唱片。

王雙駿:

青山大樂隊成員,曾與蔡一智合組DoubleCMusicGroup,兩奪得叱咤樂壇流行編曲人大獎。

何韻詩=詩
何秉舜=秉
王雙駿=王
英師傅=英
李端嫻=李
記者=記

那年在加拿大Jam歌

林敏驄說過:「唱歌寫詞靠天份。」說得對,何秉舜畢業於巴黎高等音樂師範學院,何韻詩當一線歌手,打造《光明會》和《艷光四射》等紅極一時歌曲,兩兄妹的DNA,早滲透着音樂因子。

秉:你一出世就認識你,由你一歲講起一定悶死記者,不如說回首次合作吧,那是《梁祝下世傳奇》舞台劇,我負責幕後音樂部份,那是我認真「執」何韻詩的時候,以前她的《沙》、《天使藍》我當然有聽,當哥哥的也不聽實在說不過去。說到要批評要指導兼大家擦得出火花,真是由那次舞台劇開始,之後我便組成青山大樂隊,一起在台上亂玩。

詩:不是呀,我記得我們首次合作,是用遠古年代的卡拉OK碟自己DIY做混音,那時我們住加拿大很悶,兩兄妹獃在家日唱夜唱,我最愛周慧敏《真愛在明天》,是我的飲歌,哥哥最愛徐小鳳。

秉:徐小鳳每首歌我都琅琅上口,我也很迷中森明菜,零用錢幾乎全部奉獻給她。

詩:還有呀,我們那時最愛改歌詞,還記得那首自創的《姑媽呃細路》吧?每逢大時大節,我們都會向屋企人表演這歌,哈哈,有機會的話,偷偷放這首歌做大碟的Hiddentrack,夠好玩了吧。

秉:我才不錄呀。

記:哥哥覺得這幾年阿詩有轉變嗎?

秉:當然有,曲風與性格日日更新,這是創作必需的,否則必死無疑,像這次正在籌備的大碟,她和陳奐仁的合作便很有火花,曲風會Jazz味濃一點,求變對歌手來說絕對是好事。

詩:在音樂方面,我覺得自己可塑性很高,可試的也多。入行將近十年,我會把自己分為三個階段,由《光榮之家》到《沙》是起步期,到《化蝶》與《勞斯萊斯》是平穩期,《光明會》開始又是另一個新領域。我的音樂旅程也是我的人生,每遇到大轉變,我的方向、心境也有所不同,我也驚覺自己的蛻變成長。

英雄回歸

當歌手永無一帆風順,1996年她在加拿大隻身返港參加新秀,那年頭的新秀與現在娛樂味過濃的《超級巨星》是兩碼子事,前者真材實料是真正的巨星搖籃,後者莫論贏輸都要在鏡頭前賣眼淚。她很努力,但奪冠後也要等五年才可正式出道,新秀差點等到變生銹。

詩:對呀,真的等到想死,哪有新人不心急不想快點上一線?現在回想起來,那些等的日子其實相當重要。那時,我的工作就是替蔡一智和梅姐唱Demo,梅姐教我很多,我由低做起,大家也對我很好,王雙駿見證華星的我,由唱Demo唱到出碟。

王:那時你專替梅姐唱和音,閒時你也會跟老師學結他,阿詩和梅姐很相似,尤其是性格,很豪爽很重友情很喜歡熱鬧,青山大樂隊也是因為喜歡熱鬧而組成。

詩:大家都愛夾Band嘛,一齊上台Jam歌最快樂,上次在紅館的演唱會我們玩得超High,青山大樂隊就是要玩得這麼瘋狂。

王:我們青山大樂隊一向齊人,有何秉舜加盟的第一次合作反而是慢歌《木紋》,阿詩常說自己愛作慢歌,但我覺得Groove味重點的節奏比較適合現在的她,《光明會》如是,《花見》如是,不知新作《金剛經》又如何。

詩:《金剛經》是《光明會》延伸,氣氛不減,節奏會比較傾向電子味重一點,這首歌是今次演唱會Themesong,希望大家可以投入今次的英雄派對,在我自己的Goomusic網站裏,也有個「Superheros站出來」的短片比賽,希望把一些平常不起眼的人和事拍攝下來,小事化大,再感動大家,其實街頭巷尾人人都是英雄,好的短片會在演唱會播出來,畢竟是正能量,應該分享。

記:何韻詩很多歌都是王雙駿你監製的,那些歌印證她的成長?

詩:《小丸子》啦,現在看回那MV,我看一次笑一次。

王:哈哈……我認為好歌手就像一塊海綿,不斷吸而又不斷有Output才是好的,《小丸子》只是成長過程一部份而已。樂壇無疑很現實,但相對地也是多勞多得,好作品,樂迷一聽入耳便知,騙不了人。例如你作的《艷光四射》,一開始你寫的是慢版,我覺得可以變快版,到最後有清聲有大合唱的「美艷到不行」版本,我自己十分滿意,相信樂迷也不例外。今次《舊約》也做了隻青山變奏Mix,組員同樣玩得開心,我覺得青山大樂隊就像個老朋友Gathering,大家開心地為音樂而聚在一起。

與青山共存亡

青山大樂隊在2004年組成,成員有王雙駿與結他大師英師傅和李端嫻,為何叫「青山」?身為前輩的英師傅和李端嫻異口同聲:「多得何韻詩!」此話何解?

李:別歪曲我們說話呀,多得阿詩欣賞才真。香港音樂人和樂手不多,自己屬於哪一Team人,有時都分不清楚,總之出Show就得一起夾Band,阿詩的Show有錢收又好玩,簡直是瘋了一樣,王雙駿也因為發覺我們這班音樂人是儍的,所以才起了「青山」這隊名,可能我們玩得太癲喪,所以其他人害怕我們不受控,沒人找,久而久之就變了阿詩的御用樂隊。

詩:哪有御用這麼誇張呀?雖然我也承認,青山大樂隊每次出現,或多或少總與我的唱片或演唱會扯上關係。我出道至今,你們陪着我長大,是我非常欣賞的音樂人,李端嫻這樣的女混音師,香港少之又少,至於英師傅,更是我的結他老師。

英:每次聽到你說我教你彈結他,我就覺得自己很老……教她彈結他,真的像爸爸教仔,由出道至今,我一直在旁邊看着阿詩,當然她也有反叛與自以為是的時候,不過對歌手來說,有主見有思想是好事。我見到太多人云亦云的歌手了,兜兜轉轉走了很久也得不到甚麼,她那首《千千萬萬個我》已經很有格,之後的《如無意外》,她唱得出當時自己的心情。

李:阿詩是個非常有想法的歌手,我在《光榮之家》那隻碟才留意到她,那個定位,在當時人人行偶像的情況下是少有的,我想,我們是同類人才這麼夾吧,我們玩得很癲,很Teamwork,她是少有這麼尊重樂隊的歌手。

英:對呀,出席過某些Show,連我們的樣子也看不見,為甚麼要我們在幕後或台下的大窿演奏?我們見不得人嗎?真過份!阿詩好得多了,可以見樣,由Band房內的集體創作到真正上台演出,每件事都是Teamwork。出她的Show,有時更要不斷換衫,夾Band這麼久,還是第一次。

記:今次也會這樣嗎?

詩:當然啦!我與青山共存亡,哈哈,不過換衫也是其次,彈奏出來的好音樂,才會令大家拍手叫好跟着全場大合唱。

何韻詩的百變……

後記:

何韻詩說過:「自己學乖了。」學乖了,不等於要認同中傷她的流言蜚語,揶揄她為爭獎,討好電視台接拍《女王的辦公室》;又說她為銀,才願參演《游龍戲鳳》。人家一年一部,就等於落俗套了嗎?我說得義憤填膺,她卻一笑置之:「算了吧,都習慣了,現在我很開心,可以和青山上台玩音樂。拍電視拍電影是我自己說要做的,公司沒迫我。」聽到了沒有?

《何韻詩Supergoo演唱會》

日期:10月9日至11日
時間:8:15pm
地點:香港紅磡體育館
票價:$480、$280、$150
查詢:29058134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8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