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0年01月21日

TwoMenShow展場:海

高鐵事件,不只探討興建與否,不只批判建制的荒謬,更帶出一個更值得注意的議題,就是市民能否參與政府基建策劃呢?民間可否提意見?可否找出政府的敗點?可否憑自己來決定公帑運用呢?藝術家黃國才和設計師黃炳培(又一山人),好希望民間能逐步發展力量,對社會建設提出意見,才可提升民智,改善生活質素。

記者:梁佩芬
攝影:陳陶鈞

黃國才

視覺藝術家,紐約CornellUniversity建築學士和倫敦ChelseaSchoolofArts&Design雕塑藝術碩士;08年被邀請參與威尼斯建築雙年展;現任香港理工大學設計學院助理教授。

黃炳培(又一山人)

96年移居新加坡加入英國BartleBogleHegarty(亞洲)廣告公司做創作總監,成首位華人受聘此職位。00年加入先濤數碼任創作總裁及導演。作品獲獎三百多項。05年把《紅白藍》帶到威尼斯藝術雙年展。

不礙航行「非法出海」

才:黃國才 
培:黃炳培 
記:記者

一個近日極具爭議的地方——西九——有一個建築雙年展,轉眼過了一個展期,上星期,終有新搞作——「雙黃出海」——黃國才的《漂流家室》和黃炳培《凡非凡》齊齊下海,在維港漂浮,讓我們思考究竟何謂理想家居呢?

才:08年,我往威尼斯參加建築雙年展時,望着水鄉彎曲的小河,心想做一間具香港特色的小屋漂浮海上,最終出了《漂流家室》,小屋只有四呎高、闊及長,設計帶批判性,如大窗台、冷氣機位及渠道外露、粉紅色瓷磚、不銹鋼鐵閘等。

培:《凡非凡》已第三次展出,兩年前在深圳下水,沒有船家,只是泊在岸邊,讓人看。早想與黃國才合作,早前他都有不少作品與流動住屋有關。怎樣,在海上感覺如何?

才:差點暈浪!

培:很多人都說我們很像樣,竟姓黃又是台山幫,就是沒認真地合作做TwoMenShow,終於他有一間水上屋!

才:今朝一下水,我驚叫,原來隻船浮得起!我曾在避風塘看過如何用浮筒,剛才站在天台上打高爾夫都沒有翻艇。

培: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擔心他的船不能浮!

才:香港的居住環境很不公平,要付很多錢買一間很小的屋,就如撐着一艘永不到岸的船。本計劃自己做船夫,可惜浪太大,最終由大船拉着走,否則,真變了漂流家室,要自救!

記:以往有沒有任何藝術品曾於海上展覽?

培:應該沒有,所以沒有政府部門負責出海事宜。最後,「非法出海」。

才:我有通知海事處,只要不阻礙航行,便沒問題。

培:做《凡非凡》的動機是讓人思考甚麼是觀點與角度,將船、海和樹三者合一,原來得到不少答案,負面的人覺得只是幻象、海市蜃樓、顛沛流離;中性一點,是城市中的綠。大家都有條件反射地去看一個世界或看自己。

才:現今社會,不隨波逐流,會被標籤成不正常:「為何幾十歲人都不買樓!」況且,慾望是無窮,開始是幾百呎家居,漸漸過千呎也不滿足。

下船前,船長先開紅酒預祝成功。

出海日,非常大浪,等了許久才成功泊岸。

入門要彎身,貼錢買難受。冷氣機位都佔了成十分一面積。

你買的豪宅,可否在屋頂上打高球呢?

市民有權參與建設

持續一年的高鐵事件,從菜園村的保存問題擴大到高鐵應否興建,究竟你曾否發聲公開表達意見呢?若沒有,又怎可怪保皇黨做舉手機器,他們只不過按本子辦事;若然,我們不對自身環境有反應,政府只會無止境橫行加壓,我們與社會更會有一道深層次的矛盾。

才:建築是反映文化的符號,代表了當地人的信念,如果掉以輕心或失控,便會發出錯誤訊息,掉轉頭會影響以後。最簡單又是住屋設計,以前住公屋,一條開揚的走廊,較有人性,現在,建築模式可令人完全見不到鄰居。同時,建築的力量很強,甚至強到我們不用理會,因為根本控制不到,所有設計全落入政府或機構的手。普通市民最威是買一間屋,連外牆是怎樣也不能話事。

記:即是說,建築和基建,市民應多參與發表意見?

才:無錯,正如高鐵,就是人民想參與其中,不再受團體控制,歸根究柢,不只是用公帑才要發聲,過程和完成後都會影響我們的生活。

記:即是說藝術、社會和人民,應該連接起來呢?

培:尤其當代藝術,因年代和民族不同,聚焦都不同;若說到平台,每人都有不同取向,部份帶私人感情,不壞;但世界大方向,藝術家都開始選擇用社會議題。而香港處於極不平衡的位置,三者不能融合,我只期望有更多人關注這點,現在只是0.01:99.99,可否3:97呢?
社會與人文精神,是我一向想做的題目,1993年,自己的商業創作已到一階段,人工高作品又得獎,想深一層,做到退休還不是同一份工!這該不是我的人生,所以我改了「又一山人」做別名,做有意義的創作。返回起始,才知最關心是社會的和諧相處,將人與社會拉近,直到2001年透過紅白藍,展現香港最正面的力量。

雙年展作品

《珍奇櫃》,有千奇百怪的標本在內。

《BloodyHaze》,由兩位理大設計學系副教授設計。

《思維逆轉》,諷刺填海。

《河上的草根市場》,中大建築學院設計。

仍然在金字塔的最低層

生活與生存,是我們仍未懂分辨的兩回事,或者,我們為了生存,往往忘了生活的模式,被框死了,被模式了,為何甘願默不作聲?是港人劣根性的問題嗎?

培:今天,我帶了韓國法頂禪師一本書《山中花開》,講述有一天他離開寺院,上山過清貧和簡約的生活,從中享受開心。將禪師的心境,帶到眼下的維港,對照兩者,便知道,香港人用一生的錢來買屋,根本是種社會認同的價值!禪師說:「放下,並不是要你離開走出,而是要你跳脫舊有的思想和生活習慣,如果不這麼做……便無法主宰自己的人生,只能跟他人的節奏隨波逐流。」

才:你看內地,日新月異,從精緻到大型,我們怎比得上?時代轉變了,可惜本土文化要更長時間去改變。

培:世界只有1%人會跟隨自己的價值觀去生活,另外的人呢?物極必反,當大家都住在宮廷時,又如何?已沒有比較!

才:現在正是這情況,人人都住花園豪宅山莊湖畔,根本上是幻象。要擁有大智慧,首先要經過大困境,人才會降下來較謙虛。如金融海嘯和沙士,大家死過翻生患難見真情。

培:但,兩年後又繼續炒樓!

記:香港人的特色是快,連記憶也要快快忘掉。

才:本性難移。

培:我們的經濟投機型,從沒理會生活質素。我常說,西九文化區建成後,最大得益不是藝術家和地產商,根本是香港人,加點藝術元素,讓生活適量地慢下來,才有時候看得多看得遠。

才:本質是代代相傳,以經濟掛帥,就算發了達,仍在金字塔最低層,只為生存,相信廣告說住八十八樓就是尊貴,長期下來活得很辛苦。我的作品,往往讓人思考自己可忍受最細的地方,一個人睡覺只需三呎乘六呎!

培:禪師又說:「能擁有一方漏室,實在應該心存感激,因為我們那麼享受山野寧靜的生活。」

才:要有足夠認知,我們才懂生活的方法。香港人,仍在學習中。

「2009香港.深圳城市/建築雙城雙年展」
日期:即日至2月27日
地點:西九龍海濱長廊
查詢: http://www.hkszbiennale.org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8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