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0年05月13日

紅Cult:徒孫說師傅說師公 葉問是個老頑童

唔嫁又嫁。《葉問2》狂收,本來話唔拍的第三集馬上宣佈開拍。戲中葉問首徒名「黃樑」由黃曉明飾演,角色藍本取自黃淳樑,真人無曉明咁靚仔,卻如戲中一樣愛打架,故有「講手王」之稱;名下弟子之中溫鑑良名氣大,功夫高──溫師傅不說英語,鬼佬徒弟卻從各地絡繹而來。舊香港的江湖事,未嘗下下要打鬼佬,聽溫鑑良師傅講舊日武林事:拜師、比武、晚年葉問、師叔李小龍,文字版《葉問3》今日率先上映。

記者:何兆彬
攝影:伍慶泉

蘋:記者
溫:溫鑑良

憶師傅:黃淳樑

《葉問2》拍到他初來香港,弟子黃樑上門拜師,成為葉公大弟子,真實版黃淳樑其實一樣好勝,素有「講手王」之稱。但戲中人的年紀、輩份,詠春門人看過,時間大兜亂簡直是笑話。

蘋:電影《葉問2》中,葉問弟子之中以黃樑最搶鏡,戲中描寫有多真實?

溫:這套電影,梁相(真正葉問大弟子)、徐尚田都沒有講,只講阿樑。因為咁多個入門弟子中,最牙擦係佢。但你要知道,這電影其實不合邏輯的,梁相是葉問大弟子,我師傅(黃淳樑)不是葉問早期學生,而是中期的,你想想,葉準今年86了,葉正都70多,黃淳樑本來比葉準後生嘛,電影中黃淳樑跟葉問,葉正才出世?這不合理嘛!不過講戲別駁戲,得啖笑就算,哈哈。

蘋:溫師傅,你自小就愛功夫?當年跟師傅學武情形如何?

溫:我好細個落來香港,那是59年。我由細到大都熱愛武術,落到香港入過好多門派,但都學得不久,認真練詠春是我親阿哥啟蒙的,當年他跟鄭北(花名雙番北)學詠春。
初期我不喜歡詠春的,認為它不夠靈活,站在原地都不知道幹嘛,整天攤開手掌撩來撩去!鄭北帶了我去跟梁相學拳,當年在何文田學,學了六七個月後,我見他們遇着來拳,都是拍手的多,技巧性不夠,我就想換跟別人學。我哥哥說,當年比較出位、重實戰的是黃淳樑,若你有興趣,遇着黃淳樑開館,我帶你去。哥哥說黃是現實派,打過西洋拳,讀書時已喜歡打架,張卓慶、李小龍在聖方濟各讀書時,成班都是同學,玩埋一齊,最愛打交。

學武

詠春世界裏大家都知,當年李小龍初入門,詠春其實是黃淳樑教的,而非葉問。

蘋:後來怎麼會跟起黃淳樑師傅學拳呢?

溫:那是40年前的事了,黃淳樑就在這附近(油麻地)開館,我那時在對面住,有一朝起身,見到他在寫「黃淳樑詠春拳館」的牌匾,其實當年武術界很少寫個「拳」字!多數是國術社、國術會,所謂拳館就是撩交打的!當時我也很愕然,寫得拳館一定很沙塵,結果他招牌都沒寫好我就上去按門鈴了。一上去就說想學功夫,他說:「未得呀,一個月後啦。」未夠一個月我忍不住又上去,我說:「我很喜歡詠春的,在梁相那裏學,但想過來跟你。」他說:「那也沒所謂,你沒有輟學嘛,只是換一個地方讀書啫。」從這說話,我看出他很開通。
我只交過三個月學費,他就不肯收錢了。他說:「你畀心機學啦,有時我行開行埋,你幫手睇睇啦,那時候他覺得我有天份,栽培我。而且我無其他嗜好,一夠鐘就上去,開門抹地抹窗門。

蘋:黃師傅性格如何呢?

溫:黃淳樑為人相當好,他想法現實,對功夫有心得。他常常說起怎樣打交,十分好勝,牙擦。當年成個詠春派無人搵交打的,但我師傅當年去台灣打國術擂台,體重只有120磅,最後輸了,但證明了他的膽識。

憶師公:晚年葉問

《葉問2》的壯年葉問,徒弟跪拜他,他叫大家先交學費,大家已笑到碌地。晚年的葉問卻原來是個老頑童,以下情節沒有打到嘔血,但充滿了幻想空間。

蘋:黃師傅有常提起師公葉問的事嗎?

溫:師傅周時講起!我入門時也常與師公(葉問)飲茶,那時候我十幾歲,他60多,他身體已不算很好,他捱夜多,而且他有吃鴉片煙嘛。

蘋:記憶中晚年葉問性格如何?

溫:我師傅說葉問很愛玩!有一次他說:「今晚我同師傅打牌,一陣收工你抹一抹麻將枱,開枱給他打啦。」那一晚,我一聽到門鈴就衝下去開門,奇怪怎麼門鈴聲一直不停呢?一開門,他一腳踢入來,嘩!我向後退兩步跌入樓梯底!他講佛山話:「喂,你怎學功夫o架!學功夫要有警覺性嘛,如果我是賊,咁你咪無命!」我想想也對,上樓同師傅講,師傅說:「你執生呀,他是老頑童來的。」
第二次我醒了,也是一樣不斷按鈴,我知道一定是他(葉問),就紮定個馬,一開門就「嘭」,一拳飆上前打過去,他拍兩下把來拳化去,真係幾快的!他說:「好,這次得喇!」他拍手真的好快。我記得師公對我師傅也不錯,我師傅很牙擦,但心地很好。那個年代,我們周時與師公在龍鳳茶樓飲茶,同他飲茶要好醒,斟茶、洗茶盅給他。

蘋:有沒有聽過葉問動手過招的事?

溫:聽師傅講,曾經有條友拿把餐刀打劫他,結果連餐刀都給葉問搶了,結果也沒有上報紙,這是師傅告訴我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古仔。葉問的身手以當年來說是不俗的,與現在比當然是有距離了,時代不斷在進步嘛,功夫與科技一樣啫。

比武

習武最引人入勝一環,自然是比武較技。戲中各門派在八仙枱上大打出手,溫師傅說:「做戲啫,在枱上咪係詠春着數晒,邊有人咁笨?」那真正情形又如何?

蘋:從前黃淳樑師傅開武館,你們有與別家比武嗎?

溫:記得有一年,有一個太極的徒弟上來找師傅,是個黑人。師傅問他玩了多久,他說不夠3年,那師傅就說你玩3年沒資格跟我玩,你想玩今晚上來,你跟我徒弟玩!
當年師傅跟我很有默契的,比武時,若那人對你有威脅,他就會說:「這個人都幾大隻o架喎、幾硬淨!」若他這樣說就是叫你不要留手,硬淨即是打得,咁就要落重注!

蘋:哈哈,那你把他打慘了?

溫:一開始,他擺個樁出來,我就上前打他,當年師傅爸爸在家中放了很多酸枝枱,文房四寶,那時候開方用毛筆嘛!哪知道我一打他,「嘭」的一聲他坐到酸枝床上去,你知道酸枝是入榫的,他一坐下去把扶手坐斷了。黃淳樑火都嚟埋!猛說:「打他!打殘他!」結果打得他滿頭都是血,但那黑人很好,輸了就坐下來跟我們說是誰叫他上來的。

蘋:師傅,我知道你見過李小龍,他的功夫如何?

溫:當年李小龍的練功房,在樓頂吊着一個波,比乒乓球大一點的膠波,離天花三呎左右,他一腳踢上去,可以連抽三腳踢那球!幾準,呢條友得o架!

蘋:據聞,他跟你師傅比過武?

溫:當年他跟我師傅玩,我也在場,師傅若不是與他跟貼,肯定中了他的重腳!回來以後,我要替師傅捽跌打酒,他捲起衫袖,手臂全都腫瘀了。其實師傅也很厲害,把距離感控制得很好,不讓小龍有空間起腳,一見他偏身(欲起腳)就上前打他。

蘋:打成這樣!打完沒事吧?

溫:玩完就一齊去飲茶囉!始終我師傅是他師兄嘛,他也很尊重他!

講戲

話當年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