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0年07月02日

紅Cult:D.O.G.呢鋪唔講政治 馬米HipHop行先

社會很喧鬧。示威中的火熱叫囂、議會中的惡毒臭罵,本來就是社會的警報聲,真實不過。搖滾是年輕人的心聲,八十至九十年代,不少樂隊筆下的社會性題材,至今仍使人回味。寫社會談政治,近年除了Rock,還有一個個Rapper,其作品在YouTube/facebook快速流傳。其中最引人注目,是唱《D.O.G.政府之死》──素有FreestyleKing之稱的MastaMic(馬米)!

記者:何兆彬
攝影:林栢鈞

馬米現場演出氣氛火熱,他說:「MC是甚麼?MasterofCeremony或MasterofMicrophoneControl?KRS-One有一句歌詞,寸那些SuckMC:『YouCan'tmovethecrowdslightly.』MC就是要控制氣氛。我見過最差的MC,現場觀眾無氣氛,他竟然鬧觀眾!」

傳聞一:地下BattleMan

香港地下HipHop界有個城市傳說:一名年輕人參加Battle,以舌作劍,以字作箭,由於長時間所向無敵,從此不再參賽。他曾簽約陳冠希公司CMD,準備出碟大展拳腳,但後來離奇解約。他定期搞騷,在facebook及YouTube十分活躍,近日一輪反政府示威之中,他推出一首《D.O.G.政府之死》,引起HipHop迷以外群眾的注意……

約MastaMic訪問,他在電郵中先查探訪問內容,見是文化版答應了。之前他推掉了好幾個訪問,因為不想被歸類為八十後反政府青年。「我寫《政府之死》並不是要譁眾取寵,但你若因此要推我去『民主烈士』那個位,對不起,我唔係喎。寫這首歌不全因為政改。先有家,後有國,如果沒有人民組成的家,政府也沒有意義了!如果沒有民心,那政府不是等於死去嗎?我的寓意在這裏,不是想咒誰去死。」
雖說不是咒罵,但其歌詞之激已惹起群眾注意,歌名簡稱《D.O.G.》已有所指,其中Rap到:「政府該死/特首應該改名叫特狗/特別似小丑/鍾意當街出醜!」他解釋:「歌曲的確是鬧,但不只政改,很多事情我都感到政府刻意混淆市民視線,誤解民意的趨向。你要我詳談政改內容,我也許談不上,但我知道發生了甚麼事。例如大學『三改四』,政府有沒有花上900萬做宣傳?原因很簡單,正確的事是毋須宣傳的!但現在他們花900萬宣傳『起錨』,是不是要焗大家覺得啱?」雖然如此,但他極不願被歸類:「寫這歌,全因我愛香港,今次是貪過癮。但以為我係反政府青年,我不是哦,因此我推了些訪問,不想被歸類。其實乜歌我都會寫,愛情也寫,波鞋我也寫。」

傳聞二:與陳冠希解約

馬米曾簽約陳冠希CMD,夥拍農夫、夥拍DJTommy出歌。當全世界都在等待這個神秘人物推出大碟,他卻與CMD解約了。

「大家在音樂意念上不太一致,所以不想影響到對方公司的運作。人家想發達,沒有錯,人家有人家選擇的方式。問心,我想不想發達?想呀!但有些人覺得你越乞兒就越Real,我不同意。我寫了一隻歌叫《KeepitThick》:「KeepitReal只是一句老套宣傳口號/我打住Real的旗號搵銀先係王道……」他說,解約原因「類似公司想你畫驚慄漫畫,但我想畫少女漫畫,就是這樣。」
他毫不留情批評──「就算LMF都唔係純HipHop組合,他們是NuMetal底,再加一點CypressHill,部份歌比較HipHop,但從來不純正。香港Artist從HipHop中拿名利太多了,但有幾個為HipHop做過事?」馬米批評起別人從不拖泥帶水:「你跟香港HipHop人聊,他們說聽HipHop,你再問他有哪些名字,他最多說幾個名字出來,沒能力再說些甚麼。」說來神氣,記者馬上考他「推介些音樂」,結果他由Jazz的JohnColtrane談到Funkadelic的GeorgeClinton,到MarvinGaye、JamesBrown再到HipHop的KRS-One、Dr.Dre,分門別類。有沒有欣賞的中國Rapper?「北京的王波,瘋的!有次在北京,他聽別人說我的Freestyle厲害,就找我喝酒,然後拉我到他家睡,早上一起來就要我跟他Freestyle,玩幾個鐘才放我走!」
堅持HipHop,但HipHop在香港不賺錢:「香港只有人搞BandShow,沒有人搞HipHop騷,為甚麼?因為搵唔到錢,嘥時間,咁不如開多兩場騷。他們幾時有為HipHop群體做過事?我搞騷係蝕,但蝕得少,一次蝕$1,000至$2,000。香港HipHop騷向來要人睇都免費,但我們賣$100,反應也算OK,所以會繼續搞。」早前馬米還靠PartTime打工來維生,他笑說:「幾鬼死折墮呀……但無論如何,保持一個開心的心態。」現在辭工了,集中搞音樂,例如在大陸幫手搞騷,「有時搵萬幾二萬銀一個月,有時二三千。當然有些不是自己愛做的工作。」。

傳聞三:大陸練成Rap

傳聞所向無敵的香港FreestyleKing,之所以練成一身好武功,是由於被父母逼到大陸大學念書,但無心向學,悶得慌,天天以FreestyleRap解悶,竟然成就一身驚人技……他說,是HipHop救了他。

馬米中小學本為學界精英,「我細個朗誦比賽得大獎上報紙,但不論我拎甚麼獎老竇都×我!可能他內心高興的。」青春期開始反叛,「中六那年失戀,發晒癲,打爛玻璃又逃學,好失控!一年後被勸喻停學,被屋企趕出門口!」後來輾轉搞到瞓維園,再被屋企逼他往北京讀書,卻藉此機會認識更多音樂人,「到了北京,隨便一個人都懂錄Demo,我是去了北京才認為自己可以做Rap。」再往武漢讀法律,最終有沒有畢業?「梗係無!我根本無讀過書咁滯。但到了開始寫Rap,才知道知識珍貴!最初寫到第五個Bar,發覺寫唔落去,先開始睇書。是HipHop救了我。」
Freestyle功夫是他在武漢晚晚十二點對鏡,自己鬥自己Rap到四五點,這樣練出來的。訪問在酒樓進行,談到這裏他突然Rap起來:「中國嘅文化當然要飲茶/呢度無功夫茶求其啦/茉莉茶潤吓/我覺得好開心呀。」唔使諗。「好多人問我點練,我說你們太着重押韻了,押韻是中國人五千年裏最基本的,詩經、駢文
──最講對偶,到唐詩宋詞都有押韻,但其實最重要的不是押韻,是聯想!黃興桂咪有聯想囉,『蔗渣的價錢,燒鵝髀的味道!』別人怎會想到蔗渣/燒鵝髀的關連呢?網上有條我跟人家Battle的片段,他先笑我睇四仔,到我我就說:『如果你做四仔,咁我諗你塊面要打格仔!』這中間有關連,又要有Punch,才好看。我Battle好少講粗口,我會用Point去打擊你。純鬧人比較低層次。」馬米不Battle一段日子了,「仲Battle做乜?難聽一點說,大家都認為你贏是應份,輸呢就噓我,人總是會苛索無度的。Freestyle的確係好玩,但流傳下去的是歌。所以我在學習做歌。」

YouTube熱播
《D.O.G.政府之死》

近日大熱之作,其實他只花了四天仲包埋錄MV。製作不錯的MV是與朋友兩個人,揸住一部Canon5DMarkII拍攝的。

http://www.youtube.com/watch?v=uU-UcEqlYk4


《RoundTableBattleFridayMastaMic×歐陽靖》

馬米曾一度浮上地面,與MCJin上商台節目表演Freestyl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v5s69Rd9O44


《農夫-馬米字遊行》

Featuring農夫,當然本來係因為簽約了CMD,鋪路準備出碟。

http://www.youtube.com/watch?v=qvCyYIlJvVI


《FreestyleSharonStoneDiss》

莎朗史東在四川地震後問道:「這是報應嗎?」引起公憤,馬米馬上製作此曲。內容半憤怒半抵死,極度推介,不過內容有少少三級。

http://www.youtube.com/watch?v=lq59mi_PA_s


《KungFufeat.DJTinHo&MastaMic》

馬米搞騷,但有時來港的Artist大家都不認識。例如這個來自瑞典的DJTinHo,他們還合作了一曲《KungFu》。

http://www.youtube.com/watch?v=5xwU4mZJO0U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