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0年08月27日

代Cult2:八十前
DJ等同節目主持,超錯!

■Brian說自己是PeterPan,永遠長不大,所以不想停留在只播懷舊歌,要與時並進才會成功。

DJ,DiscJockey是也,或叫「唱片騎師」,不過近年的電台DJ,似節目主持多於一切,歌播得少、說話卻太多。有人說電台與唱片業都屬夕陽工業,不過本港最快今年底推出數碼廣播,電台業似乎又現生機,到時大氣電波會多一點音樂,還是多一點噪音呢?

記者:黃潔蓮
部份攝影:伍慶泉

梁兆輝:DJ最緊要正音

梁兆輝Brian,當DJ已23年,雖然中途曾去了滾石唱片當總經理,現在是「人山人海」的創作總監,但轉來轉去也離不開音樂。「我愛音樂,本想做樂手,但卻沒有天份,做DJ,可說是一份優差,可以在節目中播放屬於自己的音樂。」1986年他參加全港「業餘DJ大賽」,並得到冠軍,同屆還有周慧敏和陳漢詩。他們一起加入訓練班,接受為期三個月的訓練,導師是鄧藹霖、倪秉郎,同班的還有阮兆祥和李克勤,學習的都是基本的機器上的知識與運作流程。講到如何做節目,還是一邊做一邊去摸索。
訓練班讀完,也不是即時可以做節目,他由錄五分鐘的片段,在《香港流行榜》中訪問唱片公司要員,到後來終可獨當一面,主持星期日的一小時節目《閒情逸韻》。他說:「我以為無人聽,誰知第二日,倪秉郎召我入房,拿出一本簿,上面紀錄了我在節目上的表現,想不到原來他會聽。」收聽的還有當時的二台高層吳錫輝,偶爾碰到,也會糾正他的英文發音:「吳錫輝是學院派,對於正音要求很高,是『Beatles』不是『Beetles』,可能有很多人不留意,但他認為語言能力很重要。但現時社會語言退步,我聽過有人報外國流行榜,把『Marvelous』讀成『罵啡妮us』,真係搞笑。」

電台要帶領大眾口味

不但讀音錯,講爛Gag、讀報紙、有些人還有懶音,加上一些不悅耳的聲音,在節目上吵吵鬧鬧,吾不欲聽之。Brian說有一把悅耳聲音當然會較着數,不過也有例外,例如蘇施黃的聲音不悅耳,但她勝在有性格,做節目仍吸引很多人收聽。「現時電台太在意配合大眾口味,其實大眾口味,應是由媒體帶起!從前我播很多英倫音樂,有些Indie(獨立樂隊)如Beyond、Radiohead也是非主流,但沒理由不推介,是應揀好的來推介。相對起七八十年代的電台,DJ文化是帶領潮流,拓闊國際視野,反而現在的DJ連很新很前衞的歌都不敢播。你要播K歌沒問題,不過只播K歌就有問題。」他說現在的DJ,似節目主持多於一切,播歌只是用來攝時間。

DJ能拯救唱片工業

在九十年代的商業二台,梁兆輝也曾有過光輝的一頁,《豁達音樂》就曾認真地推出雜誌,由馮禮慈當主編、WingShya當排版,介紹世界各地音樂。那年頭,資訊不及現在發達,他到英國旅遊,特地去搜尋Rock&Roll的百科全書,就是為了在節目做準備。以前要聽一些新的、另類的音樂要靠電台,反觀現在太容易在網上找到資料,電台自然失去競爭力。那麼DJ是否再沒有價值?Brian說:「其實亦不然,DJ的角色就是去蕪存菁,某程度上是教育聽眾,教他如何去欣賞,懂得選擇好與壞。電台是最有人味的,電視劇可能是群體創作,但DJ是一腳踢,節目內容、講說話、音樂都很個人風格,所以人才很重要。」
要拯救電台,甚至是唱片業,Brian說一個純音樂的頻道很重要,「讓聽眾多接觸不同類型的音樂,聽得多自然對音樂有要求,才會影響到唱片公司,多做其他類型音樂。最壞的時代也是最好的時代,當全世界都贏時,有誰想過去突破呢?」他期望在數碼廣播啟播時,希望有一條純音樂頻道,DJ有音樂專業,這樣才能打開另一片天空。

1.1986年參加全港「業餘DJ大賽」奪冠,因而加入廣播界。

2.90年代初,Beyond演出他在港台發動的「掹插蘇」Unplugged音樂會,也是家駒離世前,最後的香港騷。

3.當年的港台DJ,還會做很多宣傳活動,例如呼籲大家登記做選民。

4.與周慧敏(右二)是同屆參賽者,還相約一起去海運大廈購買決賽戰衣,結果她奪得季軍。

5八十年代末在港台的DJ宣傳照,當時還有黃子華(後排左二)。

6.Brian是新城電台開台元老之一,當時主持節目《搖擺紳士》。

7.88年的水上樂園騷,大家認得蹲在前方的是阮兆祥嗎?看他當年幾瘦!

8.九十年代中期在滾石當總經理,曾替Erasure在港開演唱會。

9.2000年與顏聯武遠赴新加坡訪問RickyMartin。

10.在新城年代與關淑怡、余劍明合照。

黃志淙:經歷音樂繁盛

黃志淙離開電台近十年,但卻像從來沒有離開過音樂。他說這十年在浸會大學教書,也有在網上電台做節目,雖非全職當DJ,但也有值得自豪的地方。他曾經策劃過DavidBowie的國語歌;家駒逝世15周年,家強找他辦音樂會;霑叔的「黃霑書房」展覽,也找他協辦;近期世博的音樂會《唱作世代》他也是參與的一分子。這一切絕非刻意經營,只因他當年做的音樂節目太深入民心。
1988年,他還未大學畢業,已被商台羅致,逢星期一至五晚主持深宵節目《午夜心情》,以Segment形式出現的《ChiChung'sChoice》,播放不少歐美歌曲,亦播了不少Beyond和達明一派的作品,可算是第一代播他們的歌的DJ。他還在節目內的廣播劇《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中飾演主角大雄,並找來當年還在讀書的鄭秀文當女主角明珠,節目橫跨兩年,講中學生的戀愛故事,又講8964的時代轉變,廣播劇大受歡迎,友禾出版社更為此推出小說。志淙說:「有人同我講,當年在外國,要租錄音帶來聽這個廣播劇。有次回家,樓下的看更問我:『何時再訪問Suede?』」

音樂始終不會死

黃志淙說他算是趕上幸運的年代,經歷了由黑膠進入CD的階段。九十年代有《豁達音樂》,又推出雜誌,當時介紹不少外國Band如TheCranberries、Radiohead,那年代最是百花齊放,亦是唱片業最黃金的年代,Indieband的碟也能賣五六千。到了回歸前後、金融風暴、盜版風潮,唱片業受到嚴重打擊。電台也在不斷改變以迎合大眾口味,一首歌四分鐘被剪成兩分鐘來播。而DJ,既要講時事、要搞笑、能歌善舞、做劇夾Band,音樂地位逐漸式微。互聯網的發達,人人做到傳播人角色,志淙也開始反思:是否應多做廣播?DJ的角色是否要改變?當DJ是否應有標準?在發音、內容上是否可作訓練?他也曾訓練過森美、卓韻芝、Mini、Donald等,教他們音樂觸覺;鄭丹瑞則教他們創意思維,「他們並非不懂音樂,林海峰唱歌都很受歡迎,只是他不做音樂節目。」
他說人是要不斷向前,目前是很Hybrid的年代,你以為已退伍的黑膠碟,卻是DJ捽碟必備的工具;雖然目前聽音樂已由CD轉為MP3,不過如果可適度跟商業掛鈎,還是大有可為。他說:「音樂不會死,只會接觸更多人,只是如何跟更多生意人合作,激發更多可能性。」像譚詠麟這八十年代巨星開演唱會,還是有很多人捧場,他又捧了一隊MR.,在演唱會合作,新與舊的演繹仍大受歡迎。他希望將來數碼廣播推出後有更多新舊交融,或是不同媒介如電視、電影的Crossover,對電台,甚至整個傳播媒介也有效益。

11.黃志淙雖已沒做DJ,但仍有不少人邀他策劃音樂活動。

12.1990年與張國榮在HKPopMusicBible結緣。

13.1991年在東京訪問坂本龍一。

14.1997年DavidBowie國語歌《剎那天地》的創念人。

15.2004於PeterGabriel'sRealWorldStudios灌錄關愛Single《抱抱歌》。

16.黃志淙身為《唱作世代》的策劃與監製,這演唱會亦作為香港參與上海世博會的節目之一。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8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