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0年08月31日

代Cult1:80後
起頭難 即食雜誌免談

在網上不用搶咪,人人都可以發表意見,但辦雜誌要印刷又要發行,煩如滿漢全席。歸本?連持續營運都難!偏偏有人絞盡腦汁,撲水出力,只為表達心中的一套。無論是巨著還是小品,經過創作、編採的洗練,都不是twitter之類的即食麪可比。

記者:蔡慧敏

(右至左)
賴朗騫(阿騫)

2003年起從事攝影創作,曾參與多個攝影展,08年在HulahoopGallery舉行個人相展,作品《TheIrrationalNight》被香港文化博物館收藏。

黃淑琪(阿Ki)

2000年畢業後,曾在《Milk》和《Cream》做開荒牛。03年去芬蘭讀攝影,同年成立「廿九幾」出版團體。現職浸會大學視覺藝術系講師。

連安洋(阿洋)

2008年中大藝術系畢業,現時在藝術中心做行政工作。

兩年一本攝影誌

辦攝影雜誌的念頭,在阿Ki心中醞釀已久:「影像氾濫,但我們揭雜誌時眼睛停留在每張相不過是幾秒的事,除非要買東西,才會凝視產品照。訊息單向、消費主導都無所謂,最怕是視而不見。那些照片真是無嘢觸動到你?而所謂有feel,就即是鬆郁矇?卻不知是來自拍攝者、被攝者和讀者之間的距離。」自此阿Ki漸漸產生「教大眾睇相」的想法。那邊廂搞攝影的阿騫正與一班麻甩朋友吹水,嚷着要做一本《belaballa》去滿足大家鹹濕的慾望。二人後來在攝影展相遇,兩夥人討論了不知多少個回合,出出入入超過10人,最後剩下他倆和阿洋作為骨幹,但這才是長期抗戰的開始。經過兩年的討論和實幹,第一期終於完成;等待藝發局的資助審批,又花半年;到真正面世,已是2010年初!「捧在手已沒有甚麼感覺。過程太辛苦,過份認真!」花這麼多心力做一本書,很多人有意無意都把它當成自己作品,偏偏他們仨都不想太個人化:「我們有途徑發表自己的作品,但很多影得很好的人都未必有。《Klack》其實是個開放平台,收集各路作品,令視野更闊。」

5.為流浪貓拍照,也有一定的禮儀——因為人家與你不熟稔。

6.這是銀包系列。至於後生仔,有相都收在手機啦。

消化影像

一幅相可以包含萬千意象。逐項研究,到2046都未講完。《Klack》第一期的主題是「資訊」,究竟一張相告訴了我們甚麼訊息?阿騫舉了個經典例子:「好多食店都有蔡瀾的照片,但蔡生是否真的覺得好食呢?可能他只是路過,被老闆捉着影相!有人說,要看他在相中的笑容。」菲律賓槍擊案發生翌日,網上流傳一張菲律賓女生在康泰旅遊巴前的合照,惹來網民猛烈抨擊,阿Ki話:「大陸有好多這樣的照片。新聞圖片抽取了一瞬間,未經消化就作道德判斷,當然有偏差。」所以要停下來,諗一諗,別妄斷一張相。要了解相的內容,無可避免要了解相機的本質。第一期的「針孔相機製作workshop」反應出乎意料的踴躍:「好多人都是純粹覺得得意便跑來。第一期都未出,就有超過100人供相!」第二期由原本的「攝影如何表達感情」修訂至「攝影與親密」,也令他們不知死了多少細胞。其中一項實驗,是在深水埗舊影樓為10個家庭拍攝全家福。「龔如心與陳振聰的合照其實有幾親暱呢?這些聯想很大部份是來自『上影樓拍照』這行為。」銀包也是珍藏私密的勝地。阿Ki特地在老家的海味舖安裝scanner,利用老媽和街坊的信任,收集了若干個銀包樣本。內裏發黃的舊相,收藏了多少感情?「希望10期後,能夠理順出攝影的多個面向。」「攝影的本質」似是一篇學術論文多於雜誌,各項定義的爭拗不絕:「過程中遇到很多好人和好的idea,傾得開心,不是金錢可以衡量。」

太愛這模式

雜誌大都是賣一本蝕一本,厚厚的兩冊《Klack》分別售$120和$80,就算賣清都不夠支付印刷費。製作和營運開支主要由藝發局和Canon資助,藝發局雖已批出第三、四期的款項,但發行又是另一個難題。第一期由kubrick代理,第二期開始他們自己一手包辦,要逐間發行商拍門,好煩!其實把內容放上網,不就可以避過一切煩惱?「但我們太愛這個模式了!書本拿在手中有質感、有重量。趁做到,就做埋這一次。」就像菲林已被數碼相機吞噬,對在網絡中長大的下一代,沒有比較便不會有堅持,連掙扎都不用了。

何世光 (StevenRiver)

《MarieClaire》執行編輯。今年6月推出《10》網上刊物。至今出到第三期,從未脫稿。
http://www.issuu.com/stevenriver


10下10下網上雜誌

門外漢想做自己的雜誌,最簡便的方法是把製成品放上www.issuu.com,避過印刷、發行的成本和麻煩。《10》就是其中之一,但捨易取難的偏偏是一位資深的行內人。Steven在《MarieClaire》生根已10年,愛雜誌,因為它是時代的記錄,比即食麪一樣的blog和twitter又多一點精緻和風格。但無論是廣告鱔稿或專題報道,商業雜誌的內容都不能太個人化,要做一份屬於自己的「親生仔」,當然要另起爐灶。「以前會有好多藉口,例如自覺『唔夠成熟』、『日又寫夜又寫』唔好啦!但始終要趁心中那團火未熄,趕快去做。」熟男的喪鐘於中學同學的聚會上敲響,友儕們有好多已變了肉山:「阿Sir都話好像得我一個食唔飽,我話:『係喎,我都真係幾窮。』但這是自己的選擇。」他說傳媒人都是PeterPan,因為工作關係而時刻「保鮮」,適應力較強,心中那團火會耐燃一點。

無廣告無壓力

手作仔,就是由編採攝影到排版都一手包辦。《10》的版面清新,圖片鮮明。但編輯通常是指點江山那位,到真正落手做,又是另一回事:「之前雖然對排版有概念,但軟件的應用完全唔識。」揭書自學三日成事。「其實無話做唔到,只要有心做。」選材方向簡單,就是以自己認為值得記錄的十件人和事為題材,由電影音樂社會熱話個人感想,信手拈來:「想用工作經驗做出自己覺得靚的東西,與人分享。」最近一期用了整整13版來介紹「夏日國際電影節」,冠絕全港雜誌,比官方場刊又多了幾分影癡味;期期見刊的有「StickUpHongKong」,在城市的窿罅抽出「貼紙版graffiti」:「一般lifestyle雜誌未必容得下街頭藝術。」獨家料還有StageTube的介紹。StageTube是一間專為indieband拍MV和台上演出的公司,讓band仔的短片可以在網上發揚光大:「這其實是很原創、很有意思的事,奈何在香港不受注目。」有趣但小眾的內容,在報攤找不到,由《10》來填補。版面設計方面,本地雜誌以逼爆為己任,更顯得《10》的張弛有致。這樣的書可以賣錢嗎?「不打算把《10》變成商業運作。現在的成本只是心機和時間,不需要廣告support,沒有競爭亦沒有壓力。」雖說不用顧慮別人的想法,但以明星做封面,始終較能吸引眼球。而第一期因為寫《分手說愛你》而獲得薛凱琪在twitter內轉載,令《10》在facebook火速獲得近1,000個「like」:「用明星做封面是我自細所受的訓練,但目的只在講述她/他背後的故事。」

你like就like

進一步,並不是去想如何獲得更多的「like」,而是統一版面的風格,並找出《10》的深層意義:「《10》反映了我的生活態度,但為何要紀錄這些事?一定有更深入的原因。」Onemanband以外,Steven亦開始把朋友拖下水。例如他的髮型師本來不是文字人,但見得人多,自然有很多故事,結果自爆了一宗「偽艷遇」。「她很緊張,成日問我『寫成點』。對他們來說,《10》變成了一件幾重要的事。」由創作而來的快樂,不應被死線追趕:「我不會追稿,總之他們做到便做,以不影響生活為原則。」仁慈的編輯待人以寬,但自己卻因為這習作,每周三、四晚要捱夜:「以前都是返工放工,回家hea完就瞓。周末逛逛商場又磨了一天。現在每天的schedule都很滿,反而精神。」除了滿足感,減磅是意外收穫。不怕眼袋和魚尾紋?「我天生麗質,捱到!」

8.第二期官恩娜和第三期o靚模封面。後者clickrate竟然不升反跌。

11.不細看都不知,原來香港每個月都有電影節,自成生活雜誌的中堅題材。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