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1年02月06日

周日造訪:麪包超人爸爸 慶92花俏生辰

■在辦公室客廳內擁着巨型麪包超人的柳瀨打扮時髦,他說把外套翻過來穿,是「免得大家嫌我穿得太刺眼。」

今天是柳瀨嵩的92歲生日。他是誰?你大概摸不着頭腦,不過,他的「孩子」可是無人不識!年近四十,依然是不少孩子的寵兒,永遠可愛的麪包超人,可也曾陪伴你成長?長青的,原來還有這位「爸爸」,他打扮時髦、聲音響亮,更是笑口常開。問他為甚麼麪包超人會那麼有名?他笑着:「說實話,我也不太明白!」

撰文:佐保暢子
攝影:山本千代

我小時候就看《麪包超人》漫畫,好長的一段時間,這位可愛的超人,只留在我童年記憶的一角。沒想到,後來到了香港,我竟又看到麪包超人的笑容。原來,麪包超人已走出日本,受到世界各地小朋友的歡迎。看《麪包超人》成長的成了爸媽,然後到孩子看,一代接一代魅力不衰,就只靠可愛?大概不然。這是甚麼?我們得讓時光倒流,看看麪包超人的誕生……

麪包做頭 超人誕生

有個麪包頭的超人如何誕生?包着紅豆沙餡的麪包(Anpan)又為甚麼會當正義英雄?柳瀨嵩說,他剛開始畫麪包超人的時候,本來想給小學三年級以上的兒童看。當時,已有好多超人和英雄:美國的超人和蜘蛛俠、鹹蛋超人、幪面超人等等。但「我一直懷疑他們是否真正的正義英雄。打敗了壞人就可以說正義的勝利嗎?」他以近年的伊拉克戰爭作比喻。「美國說伊拉克不對,伊拉克倒說美國不對,那麼,到底哪一方是對?我們所渴求的正義是甚麼?當時我想,真正的英雄應該先去救處於飢餓的人。
「還有,超人打敗了外星怪獸後,他們的戰場草原、森林或街道變得如何?草原燒掉了,街道打壞了,還要說是正義的勝利,那不太好。」所以,雖然麪包超人和細菌人打鬥,但在打鬥中被破壞的東西一定要復原,而且絕不能殺對手。為何正義英雄有個麪包頭,就是為了餵給飢餓的人。不過,他賦予麪包超人身上的意義更為深遠。麪包超人救人時,麪包頭最後被吃掉,這說出了堅持正義的真義:不付出不犧牲,做不到正義的事。他被水濕了就沒有勁兒,非常虛弱,亦顯示了正義者的真實面貌。

誰要軟弱的英雄

不過,大家能否同意那樣的角色可以當正義英雄?果然,大多數人不同意,他沒能得到支持。電視台、出版社都跟他說,麪包超人那麼軟弱,哪有孩子要看?甚至有家出版社警告他不要再畫這種漫畫。他堅持,亦繼續發表繪本及漫畫作品。沒想到過了一段時間,堅持得到了回應,終於出現了一群強烈支持麪包超人的人們。他們是他沒有設想過的、未到上學年紀的小朋友。他笑着說:「首先認同麪包超人的,居然是三歲小孩。」他想了又想,為何這角色受到小朋友的歡迎,得出的結論:因為小朋友們天真純潔。
「小朋友們沒有愛慾、金錢慾、色慾,連名譽慾都沒有。他們唯一要做的是吃東西。我本來要宣揚的,是正義和犧牲,他們卻被麪包超人被吃掉的情節吸引住了。麪包超人直接刺激了他們的唯一慾望。」他突然好像想起甚麼來,「對,還有一個理由……因為其作者是個好人!」原來他是指,自己沒做壞事,保住了麪包超人的美好形象。「比如,我去泡妞萬一出了問題,麪包超人就會名聲掃地。好在我已經老了,不會出這種問題。哈哈哈!」
他曾經在自傳裏寫過,他周圍有不少人顯示某種「病狀」,他稱之為「遇到了難辦的事情就向柳瀨求救症候群」。他確是好人,他亦承認自己不善於推辭。結果如何?他不但讓麪包超人去救遇到苦難的人,他自己都要去救救。據說他的助手、辦公室和禮品店的職員,全是失業了、來到這裏向柳瀨求救而被僱用的。我不得不向柳瀨伯伯說一句:「你才是麪包超人。」他卻哼了一聲,「對,都很虛弱的,這一點很相似。我差不多沒病沒患過,癌症都患過呀。我都跟麪包超人一樣經常跟細菌打鬥。」可真幽默。

世界紀錄 人物1,768個

我們的話題接二連三,本來是來採訪他,卻變成來聽他講故事。「跟細菌的打鬥」後,他故事的「第二幕」變成了他經常「光顧」的醫院裏所發生的連篇笑話:愛看麪包超人的麻醉醫生邊給他麻醉邊要他簽名等等,讓我笑個不停。
事實上,他在發表《麪包超人》前,在日本已經有相當知名度。他設計廣告海報,寫歌詞、童話、劇本,也做雜誌編輯、舞台監督和電視主持人,也跟手塚治虫合作製作動畫等等,本來就是個多姿多采的人。然而,16年前,他在愛妻病逝後所寫的自傳《麪包超人的遺書》裏,就透露過自己有過的苦惱:一直沒有代表作的他鼓勵自己繼續做漫畫家。的確,他發表《麪包超人》的時候,已經過了知天命之齡。09年時《麪包超人》已超過了第一千話,同年,健力士世界紀錄大全認定了《麪包超人》為「登場人物最多的動畫片系列」(到同年6月為止,總共有1,768個登場人物)。對這創舉,他倒似沒所謂。「我從來沒有想過要畫那麼多人物,不知不覺畫了,增多了。」最近,他應日本各地的地方政府要求,繪畫宣傳當地的公仔,到現在為止,東南西北共一百多個。到底畫了多少,他都不太清楚了。「我也許要節制點,免得被人以為是沒有節操的人。可是他們要我畫,我都沒辦法呀。」他苦笑。提供公仔圖案幾乎是義務活動,這也許是大家都患了那個「症候群」的緣故吧。

快不行了 找到新愛好

有點難過的,是他告訴了我一件遺憾的事。半年前開始,柳瀨伯伯眼睛有了毛病,看不清東西了,雖然他仍繼續工作,可是畫畫寫字有點困難。「92歲了,快要不行了,可能維持不了兩三個月。」這一句,令我傷感。不過,他語氣一點沒有沮喪,「看不清了,所以我最近開始練習講談(Kodan=說書)和唱歌,挺好玩。」才說是快要死的人卻有了新的愛好,我釋懷,馬上問他:「是甚麼樣的講談呢?」「你想聽嗎?好,我給你聽聽!」職員從咖喱麪包超人的房間拿了鼓過來,採訪的「第三幕」《流浪黑貓》隆重開始。
「咚咚咚…有貓國和老鼠國,咚咚咚……」他邊打鼓邊講故事。我就像小孩般蹲在他面前聽。眼睛有了毛病,但新故事和圖案的靈感依然不停湧出,他要記住它,於是每天反覆講故事,把內容慢慢豐富起來。《流浪黑貓》的前半部份講完了,「後一半呢?」我急着問。「哇,後一半更長,下次吧。」他助手告訴我,遲些可能舉辦表演活動。太好了,那我一定要買票。柳瀨先生即時在旁道:「不用買票啦。這是我的愛好,我不能收你的錢,我的表演會又免費又送禮品!」採訪在充滿歡樂和笑聲中結束。何時能夠觀賞《流浪黑貓》的後一半,我真是急不及待。

父親說:「日中是雙生。」

柳瀨嵩(YanaseTakashi),1919年生於日本四國高知縣,在戰前的自由氣氛中成長,在東京高等工藝學校修讀工藝圖案科,畢業後就成了設計師。他父親是在上海東亞同文書院學中文的中國通,他的名字也是父親取自洛陽嵩山,後當報章記者的父親病死在派駐地廈門,那時柳瀨還很小,但他繼承了文學青年的父親的基因,從小愛看書。印象最深刻的作品是《科學怪人》和《青鳥》。他說從雪萊的怪人和梅特林克《青鳥》裏的麪包妖精得到啟發,構思麪包超人。
年輕時柳瀨被征兵到中國福州,負責解讀密碼。那裏沒戰鬥,他就製作連環畫劇。他想起父親留下的文章中有這兩句:「日中是雙生的關係,日中一定要友好。」於是寫了個雙胞胎故事:有兩兄弟小時候離別,長大後開戰了。可是打了對方自己都痛,才發覺原來是兄弟。他到農村去讓農民看畫聽故事。「當時有位當地人幫我繙譯,觀眾不停捧腹大笑,故事沒可笑情節。我想繙譯一定在講別的故事,講日本軍的壞話吧。」他笑着話當年。

佐保暢子,東京人,在傳媒流浪了十多年的自由工作者。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8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