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1年12月10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非常人:林帆 不用星光也燦爛

「記得林帆嗎?」記得!說起這次的受訪者時,我都不用上網找,便可哼出「今夜的星光燦爛,那半醉一雙眼……」以及當時唱K看過,在沙灘上鋪滿了星閃小燈,男主角打觔斗飛來飛去,林帆坐在歐式大床上看着主角魚躍翻滾的MTV。
在九十年代卡拉OK剛普及的日子,我們都看過唱過她的K歌,這是三十出頭的人,都差不多舉行過的斗大密室個人演唱會。

撰文︰童璽善
訪問攝影︰陳盛臣

今天,面前人已經由當年人靚聲甜,拿下金唱片(賣25,000張才有金唱片的啊!)的青春少艾,變成今天賢淑秀惠的兩子之母,同時成為一家印尼僱傭公司的老闆,以及鄭經翰等開設數碼廣播電台的印尼頻道DJ。

青春歌手變標準師奶

「自小我便喜歡唱歌,後來參賽,晉身娛樂圈,九一年出第一張唱片,九二年出第二張,現在呢,是標準師奶。」林帆說︰「也有朋友問,為甚麼你突然消失了啊?其實之後機緣巧合,覺得需要提升自己。便離開了。」在那個年頭的飛圖,我敢說林帆觀眾緣最好,在來訪問之前也做了個小調查,發現但凡生於七零後的,都記得她,覺得她漂亮可人,而且也有寄望她會大紅起來,為甚麼不一直唱下去呢?
「那個時候爸爸的朋友,剛有個酒店大堂經理職位邀我去工作,自己也很想嘗試去做這差事,便去做了;在剛開始時,兼着做,後來便退出娛圈,成為全職了。
其實在入行之前,自己在澳洲也念過行政管理,也有想過要以此為職業,唱歌呢,是興趣,但我想不能當成終身事業吧,年紀會長,人也要成家立室,所以選了較為穩定的工作走下去。」當然,後面的日子,林帆也不算很穩定,酒店之後,也做過秘書,做過工廠的白領,也做過銀行,四年之內,做過很多不同的工作,後來家中兩老叫她回家幫忙,家業就是僱傭中心。所以十三年前,自己創業,走家族生意的路,一直至現在。
「我爸媽是印尼華僑,我也因此聽得懂印尼語,也懂說一點,與印傭姐姐能溝通,便於調解糾紛等,而且能同聲同氣,隔閡沒那麼大,亦容易建立互信。」這便是當印尼家傭中心老闆的先天優勢。

飛圖牽起的紅線

我還是不解,當年離開娛樂圈,離開飛圖,也有很多傳聞,說其時資源都集中在葉玉卿身上,其他新紮師姐都不管了等等。但在我等外人看,既然也有小成,一般人應該不甘心名利場的誘惑,最多學着良禽擇木而棲,便能繼續歌唱事業吧?能跳出這圈子,必須有一個很大的動力──就是她所提及的成家立室。「其實在飛圖時,已經在拍拖了,我老公就是孫富錦,也是當年的飛圖歌手,一起之後,當然也會打算結婚,歌唱事業與家庭之間二擇其一,我很容易便撒手不幹歌手了,畢竟後者是一件有憧憬的事情,是長遠的,有將來的。」
有一個主要的原因,輔以新工作,換句話說,舊工作有不如意,才「水到渠成」,林帆娓娓說來,沒有甚麼激動激情,就是在說別人的經歷般說着自己的過去︰「我是喜歡唱歌,但唱片灌錄、選歌,歌曲的編曲、風格,以至細節上的安排,與自己期望的有出入,而其中的工作流程,也不一定如自己意思的行進,覺得這當中,也不太滿足。」
這些那些原因,讓林帆離開娛圈,走到尋常百姓的世界,沿着尋常人的路徑走着走着。「做這個決定,我想是廿五六歲吧?當時我男朋友,現在的老公,也很喜歡唱歌,他是亞視舉辦的《未來偶像爭霸戰》第二名及金嗓子獎得主,我們也是在演唱的場合彼此認識,我入飛圖,也是他找我唱合唱比賽,或者得來容易,走的時候也沒有覺得特別可惜。到九七年,便結婚了,現在是兩個孩子的媽,長子十一歲,細女九歲,有了小朋友,日子過得很開心、很愜意。」

娛圈今非昔比?

她並沒有很留意現在的娛樂圈,但曾在其中,今日置身事外,叫Evelyn(林之洋名)比對着娛樂圈的今昔,沒有包袱沒有顧慮,網上下載呀等老生常談自然會提及,但她說出一點,還是值得叫圈中人思考︰「現在,人家台灣、大陸以至美國,提供到一個空間去肯定歌手的實力,大眾也好行業從業也好,會審視歌手的才華,是否真材實料,然後才栽培或把他膜拜成巨星;香港似乎沒有這個空間的存在,我不覺得本地歌手當中沒有具才華的音樂人;而且唱片行業的營運方式,好像一條一條公式︰是時候出唱片了,找人作歌,然後編,然後奏……變成流水作業,成品對人而言,沒有共鳴,也沒有那種具生命的感染力,我不敢說香港的歌曲都是這種,但比對之下,還過猶不及。」當然,不夠渠道讓行業精英晉至圈中,亦是其中一個死穴,具規模的歌唱比賽,作曲比賽,也不多見,再看看國內,超級女聲、達人秀等全國級別的比鬥舞台,把所有人才都吸進去,亦叫他們如魚得水。「當然,這種比賽,要公平公正公開,是為了找到能歌善舞的表演人才,而不是滿足人際關係的平台,不應只看這是老闆的朋友親戚,這是名師的徒弟兄弟等,在平等的條件下競爭,才有好的音樂。」
最後這句,難免讓我對號入座,想起她的從前以及後來做的決定。
曾經鎂光燈下,在後來四年時間做着普通人的工作,過着普通人的生活。「回去爸爸的僱傭中心幫忙之前,我在銀行做行政秘書,天天上上下下影印Filing跟出跟入,有時忙得透不過氣,我會想,是否就這樣一輩子呢?」就會想到從前當歌手的日子?我又陰謀論起來,Evelyn說︰「那倒沒有,機緣巧合,爸爸當時身體出了狀況,便叫我回去,一做便做了十三年。」
由鎂光燈下來,當白領,再與印傭與僱主天天相對,這個對比,也未免太大了吧。

主僱間的橋樑

但在這電台主持印尼語節目,眼前的林帆,似乎真的很難再以這陰謀論待之,最起碼,在這個小世界當中,她的角色成為一道橋樑,我想這斷不是騎牛搵馬想着有人隨時三顧草廬便出山變成女版靚聲王的人,所能分身兼顧。
「來到這裏,當起少數族裔的電台節目(香港數碼廣播的DBC5台數碼大同台《開心印記》)主持,雖然我的拍檔才是用印尼語,我用廣東話,但本身做的工作加上自己也是香港職業介紹所印尼協會的成員,能夠用公開的頻道講解香港的法例呀,教她們如何與僱主相處,如何成為誠實的工人呀,如何帶孩子呀等等,都覺得可以幫到她們。」Evelyn說到印傭,便有說不完的感受,如何教導印傭環保意識,如何看主僱之間的糾紛衝突,比之談起娛圈,更是暢所欲言,當然,也有提及最近引起很大爭議的菲傭申請香港永久居民權的訴訟。「其實,很多工人都不會申請這個,她們自己有家人在印尼,根都在那邊,大部份都覺得這事與自己沒有關係。」這期間有沒有多了歧視或不禮貌對待她們的投訴呢?「那倒沒有,反而在菲律賓人質慘劇那段時間,卻蠻多,但還好那只是一段很短的時間。」
她說,這當中的僱傭關係,就是社會的縮影︰「人品很好的僱主、打人的僱主、偷竊的工人、盡責的工人,長時間在外,失婚的問題,生離死別的痛苦,甚麼人都有,甚麼事都會發生。」印尼人也好菲律賓人也好,僱主也好工人也好,香港人,總是愛以色相身份一視同「人」,卻不懂在這近十五萬名印傭當中,處以「一視同仁」。
我以娛圈中人的姿態看她,也是太一視同「人」,林帆的舞台,早早便從不自覺之間,走到了一個大家意想不到的國度。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