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2年06月12日

元氣堂:大班回朝

■大班習慣形容自己「揸開747,網台只是直升機。」dbc又是甚麼?「都係747!不過未曾飛得好高啫!」

時間很會作弄人。
當晨早再聽到沙啞的「康港康港」,當知道大班鄭經翰回來了。04年前被譽為「十點前特首」,呼風喚雨,闊別八年後,他創辦的數碼電台(dbc)變得有點尷尬──2004年大班剛接觸數碼廣播時,根本沒有能上網的手機,2012年,到底誰會買數碼收音機?大班逢人鬧,但他承認有一個死穴,就是曾蔭權,他封咪八年,爭一個月就恰恰好是曾上台的八年,開咪三周日日被觀眾揶揄「你個friend呀!」他說:「所以倒數緊㗎喇,仲有24日,哈哈!」

記者:何兆彬
攝影:潘志恆、何兆彬

七個台,只求三個台掙錢

「香港山頭多,FM每個台用七條頻道,這樣就霸佔了全部FM49條頻道。」所以,大班要開台就必須做數碼。
dbc共七條頻道,一台為大聲台,即大班開咪,又自詡為全港質素第一的電台,「一台以後會發展成純評論,即係成個台都鬧人;二台是家庭頻道,一定掙錢;三台是財經台,五台大同台做少數族裔,六七台是金曲台,不掙錢,但利用到數碼廣播的優勢。」至於第四台,本來為八十後基地的大晒台,將轉型為校園電台,「這是港台本來應做的事。有些學校好有錢,自己有studio,我們支援他們在這裏播,這樣子培養人才,浸大理大都有校園電台的。」這個台豈不是又不掙錢?「不掙,掙錢就執到,其實一二三台掙就夠。」數碼廣播技術本出現在上世紀,dbc在2012年出生,本來時間尷尬,皆因網台風氣流行,加上人人都用手機上網,新一代習慣自由選擇收聽時間地點,加上有archive(節目重溫);另一邊廂,dbc發射功率未足,部份地區接收欠佳,傳聞dbc的一直沒有加大網上收聽伺服器,就是怕聽眾習慣用手機app收聽,乾脆不買數碼收音機,大班:「我們正在做archive。因為本來Morris(dbcCEO何國輝)認為有archive又有網,大家不會買收音機,但現在收音機已賣了一定數目,就可以做了。我們會收費,因為以前我在商台,單單加拿大就有二萬個客,一個人收$100都200萬!」

蘋:蘋果 鄭:鄭經翰(大班)
「的士佬梗係聽我」

蘋:大班,在節目中有時會聽到你呻,數碼廣播功率不足,很多地區收得不好,隧道收不到,搞dbc是否中伏了?

鄭:唉,無辦法。我們又遲了,如果去年11月所有山頭搞掂,現在還可以爭取,這至少是曾蔭權的政策嘛,開放大氣電波,會校大功率,再搞隧道。但如今梁振英做,佢唔校細你都算夠運喇。不過今年七條隧頭都會收到了,政府已撥款四千萬,不過私營隧道睬你都儍喇。

蘋:你說過,港鐵若要裝天線,每個站要收一百萬?

鄭:港鐵裝天線要收我6,000幾萬,邊個畀呀?我們送了二萬幾部數碼收音機給全港的士、小巴,單單是送機,花了600萬,另外幾個數碼台就無人肯夾錢,因為港台沒有錢,我叫新城、鳳凰每邊夾200萬,他們死都唔肯夾,結果我送的機就閹了他們兩個(新城、鳳凰),但有得聽港台。李嘉誠咁有錢,我無理由送畀佢!霍建寧同我講:「喂,我哋有FM㗎。」其實佢知的士佬梗係聽我,唔通聽佢哋咩!咁佢咪短視囉。

蘋:大班,你是否預了梁振英會對付你?

鄭:咁梗會㗎喇,但希望是善意對付,而不是用東廠西廠,拆我間屋都無所謂,唔好搞我就得。

蘋:但近日發生的事,也很可怕!

鄭:佢擺明清算曾蔭權,但他打開了潘朵拉盒子,他自己也會死,大家掟完曾蔭權,當然掟你。

蘋:這麼說,這個是陰謀了?

鄭:梗係喇!不是巧合,西九聆訊就有曾蔭權澳門遊,陳冉事件就有夏威夷套房,近期民望跌又來了這一單,次次都有。他也認為西九事件是曾蔭權整蠱佢嘛!咪報仇囉。另外,還要打散公務員這座大山,把最叻兩個公務員曾蔭權、許仕仁打下來,其他公務員咪抬唔起頭,咪聽佢話囉。

「曾走了就天下太平」

蘋:你開咪時說,黃永跟羅范有協議,所有政策都在商台公佈,不能坐大dbc。聽你每朝在鬧,dbc是否變成了反梁基地?

鄭:嘩,你千祈唔好咁講,會死人執笠㗎!(蘋:這是條問題)唔係呀,哈哈!我支持梁振英!支持佢民生政策㗎!(蘋:但他會做嗎?)他做不到我自然會郁佢!但我家無郁佢,我仲打隻好牌畀佢上,如果佢搞掂九倉平租海運,我實讚佢!這是疑中留情嘛。六四那些我當然不支持,但民生政策我很支持他。

蘋:你幾乎天天罵他(鄭:哈,我邊有,我鬧曾蔭權多啲),有一晚鄭家富接了18通phonein,全部都說不支持梁振英做特首。

鄭:哈,我都唔明係咪做媒嘅!喂,你唔好害我,我話你聽點解。我對梁振英民生政策是支持的,我真心希望他做到。點解所有罵梁振英的都打來?因為沒有渠道嘛,這是物以類聚,又是選擇。其實打給鄭家富的電話比我更多,我又有死穴,這個阿哥(曾)仲有24日,他走了就天下太平了。

蘋:很巧合,你封咪八年,剛好又是曾蔭權上台的八年。

鄭:哈,這是命!不過如果我在(開咪),我會影響到他。過去八年,傳媒少了監察。不是我自大,但如果我還在開咪,領匯未必能這樣橫行,因為我講的全中!我講過:加租、趕絕家庭生意、賤賣資產,還有一項是拆骨,但他們不會拆了,我只有一項不中。如果我在開咪,政府不敢亂來,因為多了監察。

蘋:你意思是搞成咁,傳媒責任好大?

鄭:梗係大喇,當年有報紙叫人買雷曼㖭!

蘋:但同時政府打壓傳媒又打得好犀利,以往還有兩支咪,但現在都沒有傳媒敢罵了。

鄭:因為大家睇到我倆的下場嘛!哈哈。

「煲呔有做嘢,係個人衰啫!」

蘋:人人說你是「煲呔針」,你又說曾蔭權是你死穴,那《蘋果》讓你公道一點評論他吧!

鄭:這七年,香港失業率、經濟有進賬,他開放大氣電波,發三個電視台牌,又找余若薇辯論,這都是風氣,將來「高佬梁」要搞甚麼,我就挑戰他出來辯論。其實曾蔭權在每一方面都有做事,佢係個人衰啫。衰在咩呢?衰在寸,佢同我一樣無朋友。

蘋:他不只寸,還cheap及貪小便宜吧?

鄭:公務員個個都係咁㗎。否則不會駕AM車去買餸喇!住總統套房?阿董都係住總統套房㗎。

蘋:坐私人飛機又如何?

鄭:呢啲咪契弟囉,交友不慎。但我不想批評他,變成落井下石,我又不想幫他講好話。所以人家要鬧我,鬧到夠。不過如果我做電台期間而他發生這些事,我一定要鬧佢,無得揀。算喇,我講你聽但不要寫喇(按:關掉錄音機後大班再談了他對曾的看法)。

蘋:話題回到電台,dbc開播後如何?

鄭:近日有傳我們減人工,其實我們是把一些節目cut了,因為節目不夠好,我們資源不足夠提供最優秀的節目,所以二台及四台停播了。但我敢講,我們一台(大聲)的節目,由朝早到半夜一點節目,所有節目都是好聽的。不只是講節目,還要講人。我敢說,大聲台是全港最好聽的電台,每一個時段都好。

蘋:你要自詡第一,我不反對,但你們最好,是否因為其他台差了?

鄭:我們鶴立雞群,哈哈!為甚麼我們支持開放大氣電波?港台是百年老店,商台過半百了,新城也二十幾年了,現在完全無競爭。新城尤其不用說了,他們不是靠電台掙錢,他們憑電台去搞活動掙錢;商台是marketleader,毫不長進,但我們開台了他們也在改革,剛公佈把李慧玲調去做晨早節目,證明了我對他們有威脅!

「因為後生仔唔掂!」

蘋:商台變陣對付你,這場仗你怎麼看?

鄭:我未驚過!哈哈,因為黃永太屎吖嘛,佢成日想學我,但又唔掂,咪調個最有份量的來打我囉。

蘋:李慧玲咁難聽,都算有份量?

鄭:喂,你講㗎咋!佢咁調,我歡迎,祝佢好運囉。其實商台都嘗試過,但好多人不明白做電台是難的,就是因為過去沒有競爭。過去八年,商台嘗試造一個人出來代替我,但都係無!完全無法代替我,不是我叻,而是因為無人才。你上星期訪問「皇上」(黃洋達)都有提到陳景輝,我真的希望做到一個第四台出來,代表到八十後的,但佢來做了少年大班、少年周融,我嫌佢唔夠激,仲mild過我,咁我使乜搵你?我現在找了鄭家富、鄺穎萱旁晚做《十級自由Phone》,呢啲人咪掂囉!其實我對兩個輝哥(林輝、陳景輝)好失望,不是因為他們不夠激,而是太老成,他們是八十後的建制派。

蘋:你怎回看那次事件呢(按:打入直播節目直斥主持陳景輝)……

鄭:我對他們好大寄望,全香港邊有人會請佢哋吖,我畀好多錢佢哋,無刻薄,不停訓練佢,想佢另有風格,而不是似我,我66歲喇!我想他們開展到一個年輕人的台,而不是網台,網台粗口爛舌。但如果八十後係咁,我做都得喇。點解軟硬天師咁掂?森美小儀咁掂?因為後生仔唔掂囉,呢班人四五十歲㗎喇。麥潤壽五十幾,我以前成日笑佢扮仔,但我家唔敢笑!因為原來班後生唔掂。嗱,講番件事,我一早看到網絡二十三條,我同阿輝講:「D&G你走寶,作為天星、皇后的社會運動家,D&G應該係你去發動,而唔係《蘋果》去發動,原來佢哋唔上網㗎!D&G係我話佢聽㗎。跟住,可樂(759事件)都係你哋議題,你應該落去帶動個運動嘛!但佢哋無觸覺,我話:求你,以後唔該上網!例如近日九倉(平價續租海運),我拿住就唔放!當年老懵董打算在禮賓府替鍾士元擺八十大壽,《蘋果》只當花邊新聞,我一看就火起,你有乜資格用港督府來替個老人擺酒?我一講,咪取消囉。做電台,就係要參與嘛。

「唔參與做唔到電台」

蘋:其實你係黃洋達師父,你一早就將社運與節目結合。

鄭:梗係喇!我一開始點揚名立萬呢?1995年2月,我打開《南早》見到東華三院搞籠屋,火起!當年已經講緊籠屋唔掂喇,你東院仲搞?結果我帶了記者去籠屋,再挑戰東院,話同佢哋在籠屋瞓一晚,《風波》是這樣開始的。你一定要落區,你唔參與做唔到電台。網絡二十三條我一早提了阿輝:你要做喇,搞大佢喇!佢先後知後覺。當日dbc不可能同意何秀蘭、湯家驊的修訂,你畀佢講完點都要鬧佢兩句,但女主持即刻話唔撈,咁兩條儍仔畀佢撩起了。其實佢後悔,點解?後來我同佢上《十級自由Phone》,佢逼我認打入去第二個電話係錯。如果我認錯,佢就會留。

蘋:他是入錄音室前,跟你這樣說條件?還是說……

鄭:無!但我知,我幾十歲人,我已看到他們有悔意。但同教仔女一樣,我不能縱容。
蘋:但你始終認為打入去罵主持,沒有問題?

鄭:沒有問題,乜叫做破舊立新?其實當年俞琤有入來錄音室講嘢㗎,我只是秉承這個。

蘋:你在大氣電波,公開說他們是電台界的陳鑑林,這不是太傷人嗎?

鄭:咁唔係,我都係鼓勵佢!之後,雖然他寫文章說不會好似我咁鬧人,但翌日開咪講網絡二十三條,佢鬧到人成隻狗咁!我係刺激咗佢,佢鬧足一個禮拜㗎,咁咪啱囉。他們弊在成名太早!好惋惜,返工六個月,我畀咗成組人一百萬。他們都是阿清(游清源)找回來的,我本不認識他們,我叫他們找朱凱迪、找周澄、陳巧文,但他們真的有門戶之見,死都唔肯搵,都係小圈子來。

蘋:我記得你們試播時,記者訪問你跟游清源,你們還說dbc成功要看大晒台(八十後),大晒台成功dbc就成功,但說這話的游清源已離開,大晒台又停播了,你不覺得自己眼光不好嗎?

鄭:唏,他們是阿清找回來的嘛!哈哈,但我係點呢,我信阿清嘛,我又真係唔識年輕人,有代溝嘛,他們反高鐵,我是支持建高鐵的嘛。立場不同,阿清話啲人正,我咪信佢囉,我真係唔識佢哋!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