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2年08月28日

元氣堂:呼叫音樂節2012 張懸:揮霍名氣

張懸,1982年生,本名焦安溥,父親是焦仁和(海基會前任副董事長兼秘書長)。張懸本是她寫詩的筆名。

第二屆呼叫音樂節來了,這個以台灣獨立樂手為主打的音樂節,今年有張懸!
張懸這名字,由當初文藝界口耳相傳的秘密,變成如今台灣「文青」代表。她由當初寄Demo到唱片公司,沒人理睬,結果憑現場演出慢慢走紅,這已經很傳奇了。更迷人的是走紅了,簽約大型唱片公司的她依然故我,關注社會弱勢,支持社運。聽她的歌你會沉醉/思考,當她誠懇的告訴你她要「揮霍所有名氣」,這個女子,散發着一陣異樣的光芒。 記者、攝影:何兆彬

《寶貝》與《玫瑰色的你》

張懸的《寶貝》是經典,隨便在YouTube找一個版本都有二百多萬點擊率。它聽來有點像安眠曲,張懸撥弄結他,溫柔地唱:「我的寶貝/寶貝/給你一點甜甜/讓你今夜都好眠。」使人迷醉,迷醉的背後卻有段故事,「第一張專輯的時候,我沒有想要做很多表演,因為當時不像現在,沒有很多人會注意聽我說甚麼話。我又不想這首歌變成商業歌曲,反而我是希望能用這首歌的影響力,多呼籲大家注意社會上的事情,尤其是小孩子的事情,但當年我是新人我做不到。所以我就喊停,很快就去做第二張專輯。」她說:「如果有一天我死翹翹,我希望遺矚上它能變成公共遺產!」她承認歌曲中不少都有隱喻,例如新歌《玫瑰色的你》,Rose-Coloured Glasses是指「幼稚、樂觀的想法」,她也在訪問承認過「原本是獻給社會運動者,卻發現這些運動者,最後都被冷眼旁觀。」

闊別三年

張懸只來港演出過一次,三年前,她在小小的壽臣劇院演出三場,門票一早被掃光了,之後她連在台灣的演出也減少了。新專輯剛推出,新鮮滾熱辣,她說新碟較簡單:「因為之前兩張專輯,我為了不要唱《寶貝》,我花了很多時間令人知道我在寫甚麼。這一張專輯錄音時間短了,每個部份,想到怎麼配怎麼唱就怎麼唱,連配唱都沒有很講究,只要氣氛是對的,就沒有回頭一個字一個字的去修。我在專輯談我這三年,怎樣好好好過自己的生活,因為我覺得特別是創作歌手,不能沒有生活,所以這兩年我覺得我刻意靜下來生活。」這幾年,常思考生離死別,「不再跟以前一樣,隨時都可以找到對方。經歷過一些變化,我發現我是大人了,要好好說一聲再見。」好生活是甚麼?「寫自己想寫的東西,還有,我喜歡做菜嘛!」生命上,她一直在思索人怎能安身立命,「安身立命是每一個人最裏層的願望,你怎樣去定義自己,你被尊重了,可以選擇你要的命運,這在亞洲社會一直被壓抑,你只能選擇接受或對抗,好像不能選擇別的。我想,如果一個社會的年輕人聽了『安身立命』這四個字沒感覺,中年人聽了很哀傷,那這社會就一定出問題;如果年輕人聽到有希望,中年人聽了是講自己,那這社會是有進步了。」

受過的苦

張懸的機會來得遲。高中到英國念書,才一年就輟學返台,「本來想念電影燈光,但父母反對,後來吵吵吵,又因為花費太貴了,我就回來了。」回台後她想創作,在家中寫了一大堆東西,自己唱,錄成Demo,寄到各大唱片公司,結果沒人理睬,「只有友善的狗有找我聊一聊。他們主要是想告訴我,我的Demo都太粗糙了,因為那時候我不會結他,Demo全都是清唱。」然後她開始日間在餐廳打工,晚上在女巫店唱,搬離老家,過了一段苦日子,「因為吃苦,所以想得最多。所以當時就想,如果有一天我真的變成經濟上較穩定的人,那怕是既得利益者,或知識份子階級,我希望可以揮霍所有名氣,我吃過的苦,都不要流於一種『這世界就是這樣』。」說着說着,她聲音變細了,幾不可聞,但語氣堅定。也因為苦,張懸永遠記得弱勢。苦,是指孤獨嗎?「比較是絕望。因為就是好朋友也不能斷定我的未來,沒有人知道這些歌的下場。」記者記得她訪問中透露過,當年向爸爸下了「我一定會紅!」的壯語,她笑:「欸,因為有一次吵架,我被迫急了,就在家中吼『我會紅』!通常我被迫急了,就會做些莫名其妙的事情。」
特立獨行,她卻不是那種「誰管你」的搖滾歌手,「我很看重人的意見,但我不看重輿論的意見;我很看重的是輿論的力量,但我很少被『大家都覺得怎麼樣』這件事困擾。因為社會都在變,這十年在流行的東西、不接受的東西,下十年又不一樣了,所以你要專心聽你自己想要講甚麼,然後你去講這些東西,吸引到這樣的人就夠了。」她有個性,但態度永遠帶點台灣人的溫婉,「我很少跟人吵架,但我比較容易跟公司吵架。因為公司有政策,所以我不是跟人吵架,我是跟政策吵架。」

生而為人的權利

張懸是文字高手,除了寫歌,她也經常會把想法寫在臉書上。不管是台灣的社會抗爭如拆遷、六四、同性婚姻,烏坎抗爭、Live House抗爭,她都敢寫,而且寫得好,少少一段有幾千個讚,留言不絕,以至她後來寫過:「請看過我文章的朋友,切勿因為認同我而去買專輯,我是說真的,如果因此銷量變好,我和其他歌手做任何事都只能落入『行銷』的名義中。」她在演出中也會散播訊息,網上流傳一段她談旺中拼購案(新聞自由)的片,達18萬點擊率。這麼敢言,公司會有意見嗎?「我覺得大家太把一個公司當作一個人了,廣告打久了,大家就以為麥當勞很親切!我有時候會跟Sony的歌手政策會有衝突,那不是因為人,是因為政策。」跟她談社會議題,例如香港,她會告訴你「我男友超關心香港,因為全球只有香港在紀念六四」;談同性婚姻權,她肉緊的說:「因為立法能保障權利以外,他們也真的也就是正常人,他們有納稅的權利,同樣節稅的權利。只要生而為人,我能被保障的,同志也能被保障。」去年烏坎抗爭期間,香港只有黃耀明明確表示支持,台灣也只有一個歌手公開支持,那就是她,「呀……如果大家都只想自己的話,當然覺得自己很卑微,但如果你覺得這件事情很重要,有三百個說中文的歌手都支持烏坎,那是很了不起的事,誰都封殺不了!」

我沒有要反對誰

但說到底,香港一個,台灣都各得一個歌手站了出來,也許張懸也自覺,連忘補充:「你不能要求每個人都講這些話,我的形象就很適合講這些話,如果我放棄了講.就是我的問題。我講又沒甚麼了不起,因為I'm good at it!我覺得,總有一天這會變成很大的文化財產,每一個人都很有想法,而且有想法的人才會被消費得更多面,這一天會很快,因為消費到最終,人都會希望自己看起來更有價值,而價值來自於文化,真的呀!到時候,每一個出來批評時事的人都會令你想吐呀!」她把問題帶回明哥(支持烏坎)一事上:「所以當黃耀明這樣出來,有心人要好好記得他,跟他一同走這一段。我不覺得不同觀念的人要站在他旁邊,與其站出來講一些不知道自己要講甚麼的話,倒不如讓他一個聲音發揮到最大!因為他的聲音不是要消滅一些事情,而是要讓一件幾乎要壞的事情,得到制衡。我也是這樣看自己呀,你要更大方,賺錢就賺錢,你只要公平對待我,我就公平的賺錢,但這永遠不能交換我講話的權利。」她不覺得外間會因為這樣封殺她:「我寫的每一首歌,每一篇文章,都思考非常久了,沒有一個情緒的字眼。我希望大家了解,我只是希望人被尊重,人被善待,被維護,所以我沒有要反對誰呀!」

呼叫音樂節2012

日期:2012年10月1日至10月2日
地點:九龍灣國際展貿中心 Rotunda 3
演出陣容:
10月1日:魏如萱、舒米恩、蛋堡、回聲樂團、熊寶貝、Mary See The Future、激膚樂團、椰子
10月2日:張懸、馬念先、Tizzy Bac、董事長樂團、那我懂你意思了、皇后皮箱、HUSH!、Random、飢餓藝術家
單日票價:$400(雙日套票已售罄)
查詢:5112 9422

注意:本報將會一連三個星期二,報道呼叫音樂節及台灣獨立音樂發展,敬請注意!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