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2年09月13日

元氣堂:禾輋李香蘭 搵番自己個星球嘅人

李香蘭特立獨行,可不管你怎看她。日光日白穿個旗袍,然後最愛看的是香燭舖的燒衣公仔!

約年輕作家李香蘭(Rainbow)作訪問,記者遲到了,她說:「還好你遲了來,我累死了,晚晚都去了政總集會。」Rainbow不是社運青年,但要理解她激烈反對國民教育也不難,這個女子,走過香燭舖會兩眼放光:「嘩,好靚呀!」李香蘭三年前因為參加了三聯舉辦的「年輕作家創作比賽」,出版《上下禾輋》受到注目,自小孤僻的她說:「因為有這個比賽,我才找回跟我同一個星球的人!」記者:何兆彬攝影:伍慶泉、何兆彬(高聲)

李香蘭:原來世間有咁多怪人

「我小時候玩好少玩具,最多時間就係同貓相處,同昆蟲相處。」住禾輋村屋長大,家中五人,三貓一狗,擠逼得來卻溫暖,而李香蘭(筆名)畢竟不是尋常細路女,「記得小學時,大家小息都去玩,但未夠鐘我就站在排隊處,抬頭看麻鷹。我喜歡看麻鷹!」這樣不是很孤僻嗎──你從小就自覺自己的不合群?「嗯,是不合群的。我記得班上還有一人也是孤僻的,他排在隊尾,本來大家不熟,後來就變好朋友了。」李香蘭自小有種異鄉人的疏離感,我懷疑她是外星人。她自幼愛畫畫,上過畫班,但上了兩堂就沒上了,「細個好反叛,我記得當年沙田市中心有一個噴水池,我上了兩堂就情願站在班房外,看容祖兒過來表演!」中學畢業後她到了理工讀設計,再入讀城大創意媒體學院,「讀Drawing時想拍嘢,但拍Movie時覺得人太多,又想畫番畫。當年老師是譚家明,我跟他說我想做自己喜歡的事,結果就開始畫自己的東西。《上下禾輋》本來是大學畢業功課,又紀錄了我一個階段的完結,但我畢業後繼續畫,想完結它時,剛好見到三聯有創作比賽,就參加了。」這創作比賽,入選的會有導師從旁指導,直至出版為成品,她的導師是智海,「他也不喜歡用教導的方法,而是每次我遇到問題,用陪伴的方法,到了我出書後也沒有功德圓滿的離開,我們反而做了好友,有時會出外寫生去。參加這比賽,我最快樂是原來世間也有像我一樣奇怪的人,我終於搵番自己個星球的人、志同道合的人,從前我總覺得身邊沒有人陪伴在旁的。」她感謝這比賽:「因為比賽,我出了書,把一個創作變成實在的作品,讓我可以給人觀看自己的作品,我又因此認識了很多朋友,開了眼界,去了法國安古蘭漫畫展,又因此認識了阿齋(歐陽應霽),他人很好,主動給我機會,替他的食譜畫畫。香港其實有很多真心,好好的人。」因為出書,得人賞識,Rainbow又替內地的雜誌供稿。

學畫不是為了得獎

畫不是為了得獎隔了三年,她近日推出新書,與好友貝貝合力製成《尋人啟事》(分上下兩冊,貝貝寫字,Rainbow畫畫),寫的又盡是古古怪怪的題目。她們二人訪問香港老百姓,寫的雖然是小故事,但有趣又感人,「我們不要訪問名人,而只要平民百姓。我們想做的是一本香港人大字典,其實每個人踏實地生活,都會好精采,香港人應該好自信,應該留意自己的故事。」她的畫風古怪,乍看那些造型絕不討好,甚至有人認為醜怪,「我咁講又得罪人──我絕對不認為畫中的人,有比他們本人醜樣!哈哈!」講香港人要有自信,她自己率先做到了。書出了,其實生活照舊。雖然,Rainbow教小朋友繪畫多年,這是她平日的主要收入來源。回想當年自己反叛,不上繪畫課,她笑:「我知道好的老師係點,小朋友來畫畫,希望得到甚麼。其實這個世界哪來這麼多藝術家?我只是希望他們長大後,如果人生遇上了不快樂,可以再提起畫筆,舒一口氣。我並不是想他們拿獎啊,那樣沒意思的。」她曾在富貴區教畫,見識過怪獸家長的可怕,「大部份家長都不來,但派兩個菲傭來接一個小朋友。也有自己來接的,但不論發生何事,他們都堅持:『我的小朋友不是這樣的!』」後來她換了地方教畫,除了創作會感到快樂,她也十二分的喜歡與小朋友相處,「不過你會見到如今的小朋友好可憐,你那裏想像到,會有小朋友跟你說:『我唔鍾意放暑假,暑假好辛苦,仲辛苦過返學!』留意看他們的黑眼圈,好大好黑。」

高聲:參加比賽贏了機會

單聽李香蘭故事,也許會使讀者以為能贏比賽,就是一條直路,不,創作路從來伴隨着痛苦。高聲參加過去屆創作賽,成功出書。他以漫畫手法,寫童年在華富邨生活的難忘往事:被母親毒打、與嫲嫲相處……高聲直認有童年陰影,年少的他說謊成性,心中鬱結,結果化成了《富中作樂》,它本來是高聲的畢業作品,偶然見到三聯舉辦比賽,就順道參加,「初選後,我的導師是黃照達,他給了我好多意見,例如會教我在故事中間加入一些『透氣位』,控制節奏,那裏需要寫得較為淡淡然,後來又因為覺得我故事太鬆散,他又給我帶來了關錦鵬,給了我一些意見。」書推出後,手上拿着書本實物,機會也來了,「當初我的那些童年故事壓抑了十多年,我一直想發表,參加比賽,出了書,能讓人家知道我在幹甚麼。出了書,我賺了機會!」這蜜月期約有半年,其間高聲不時見報,也多了工作,「因為手上有本書,外間也會知道我在做甚麼的,多了人給我機會。我常想,如果沒有出書,也許半輩子都在打工,都在做低下層的工作,但參加了比賽,機會多了,可以博一博!」其間有飲品品牌找他做包裝設計,也有接到其他設計工作,但這段日子並未過得太久。

戶口只剩$700

「之後一直接Freelance工作,吊住命,要死又唔死得。」採訪當日,高聲在上環太平山街Konzepp店畫恤衫,「這陣子沒甚麼搞作,店主就提議我在這裏畫恤衫,搞了個迷你派對,邀請了一些店舖的好友到來。」他苦笑:「也有想過去找份正職,但沒碰上甚麼機會。」他的設計同學們,大都在打工,不時給他一些散工機會,但工作也不算多,可有經濟壓力?「有㗎!我跟伯父住,雖然不用給家用,但這陣子也見拮据,上星期我戶口只剩$700!」人窮萬事哀,越窮越見鬼,偶然遇上了破財意外就更叫苦連天,「早陣子家中的Mac機壞了火牛,一問之下,竟要$699!」他近日逢周六,又在太平山街的Konzepp店外替遊人畫人物,收費一張$80,「一般是老外幫襯,香港人會覺得貴,每周六也是畫個五六張左右,不過像上周六,天氣壞,下起大雨來,就一張都沒有畫到,收入是零。」他說,自己也不小了,「都26歲了,不想時常寄人籬下,想搬出來住但收入還未可以。好久沒買衣服了,但有時想買件衫亦捉襟見肘。」高聲現在就是如此,停留了在人生的交叉路口上,「想過找份正職,又有朋友跟我說,如果正職太忙,你豈不是放棄了創作這一邊?這樣太可惜了。」他出了第一本創作已有一年多,腦海中也想過寫第二本,「本來想用幽默的手法寫世界末日,做了一輪資料搜集,現在又未必寫了,可能會再想題材。我寫第一本《富中作樂》是因為積累了十多年的不快,其實我不像黃照達,是那種常常有很多話說的那一種人!」

第四屆年輕作家創作比賽

由新地與三聯合辦的年輕作家創作比賽已去到第四屆,首次延伸到內地,優勝作品將出版繁、簡兩個版本,於中港兩地發行。比賽歡迎35歲以下、從未以個人身份出版書籍的年輕人,以「存在」為題,透過文字、圖像或多媒體方式表達。對了,今屆接受多媒體方式參賽!獎項:*優勝作者各得三聯書店及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出版合約乙份及書籍版稅收益*初選入圍各得$3,000港元獎金及$2,000港元書券比賽截止:2012年10月31日查詢:2511 3248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