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2年10月24日

蘋果聲色:陸離,夠了! - 鄧小宇

在W創作社新劇《開關係》的場刊內零零丁丁登了陸離一篇與此劇無關的文章,感覺是怪怪的,心底甚至想說:駛唔駛搞到咁?
唯一可以將話劇和文章扯在一起是劇中兩段關係都有涉及同性戀,而陸離寫圖靈也是個同性戀者,但二者的情懷何止是南轅北轍!像陸離這篇洋溢着過之而無不及她一向感性的筆觸之際,又隱約察覺她竭力去迎合那個場刊的平台以及她想當然可能會讀到這篇圖靈的觀眾而作出某些的計算,包括文章的題目《幾時開關係?幾時攣到爆?幾時攣拗直?》(特別是中間那句),我的感覺確是異常複雜,對她如此「委曲求存」有點深深不忿之餘,總又覺得不是在自作自受?同時亦為她用到差不多是無所不用其極的手段去宣揚圖靈而為之氣結。
文化圈中人大概都知道陸離最要命的毛病是一旦着迷某些人、物或使命就是鍥而不捨,往往去到一發不可收拾的境地,這亦可能是她至可愛之處,像早期迷上杜魯福、花生漫畫、越劇,中期黃子華(舞台上而非電視電影上),以及護繁體字邊(她努力成功爭取政府採用「身份證」而非「身分證」)轟烈的一段,都曾為小圈子中小撮人津津樂道。近年除了「錫」焦媛之外,不知甚麼機緣巧合給她發現了在上世紀中葉的數學奇才,後人稱之為「電腦之父」的圖靈(Alan Turing, 1912-1954),而這次她的着迷似乎比先前更甚。
相信對鑽研電腦技術的專業人士或學者來說,圖靈無疑是個卓見者,先驅,對電腦的開發有着重大貢獻,陸離身邊的朋友恐怕很少有這類對電腦有深入研究的人了,但她在面書肯定廣結了不少這方面的同道中人。今次我是有點反感陸離採取了分拆、斬件來推銷圖靈;因為圖靈是同性戀者,她便在熟識或不怎熟識的朋友中同性戀那一撮強調圖靈的性取向,他的感情生活,以及由於他性取向為政府殘酷迫害,最終自殺的慘痛一生,來博取這些同性戀友人的認同,她甚至積極去游說一些劇場中人去編寫、排演有關圖靈的話劇、音樂劇……
但是不是就是因為自己本身是同性戀就必然會被感動,因而加入圖靈迷的行列?陸離如此「投其所好」,會否在她不自覺中,或在她逼切要爭取信眾的心態中,已定了型,陳規了,劃一化了同性戀者的感受?
其實圖靈悲慘的一生,不單是同性戀者,相信一般如果得悉他的遭遇都會感到心痛,寄以無限同情,但那確是相當遙遠的時空,而無可否認時代是「進步」了許多,我們可以想像他的苦楚,但未必能身同感受,正如我們也很清楚人世間各種苦難,然而很多時都不過是零星畫面,不能譜成完整一曲,不會時時上心,起碼我個人經過陸離多番洗腦,對圖靈的感受也僅如此,可能我真的與他無緣。
現時這部話劇的場刊預留篇幅給陸離寫圖靈,當然是一番好意,但當中除了尊敬,會不會有些「怕咗佢」的成份?登了之後,劇團又會不會有放下包袱,鬆了口氣的安樂感覺?最重要的是就算是一番好意,並無其他,就必然要接受嗎?
當我看到這篇如此真摯及個人的短文出現在那些推廣頁夾在梁祖堯的食譜廣告和關懷愛滋宣傳之間,實在是百般滋味,同時陸離今次作出些幼稚(不是貶語)的策略企圖贏取《開關係》的觀眾,真的令我感到有點難受,特別是結尾那句:「他(圖靈)是一隻被虐致死的小貓。」比喻或許是對,但確是過了火位,訴諸煽情了。
陸離這篇短文我是在幾個星期前讀到,但不知為何至今依然放不下那種餅咽在喉的不快感覺,陸離曾經是我最尊敬最愛戴的前輩,我說「曾經」是因為隨着年紀愈長,輩份也就愈來愈扯平,近年都是以同輩相待,所以今次才如此大膽塗了這篇文,並更大膽加多一句:夠了!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