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2年10月24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蘋果聲色:黃牧樂遊 昨日和今天的英雄男高音們 - 黃牧

德國男高音Jonas Kaufmann

我不否認我寫下這題目不無誤導之意:英雄男高音一詞「夠威風」。但我當然知道,我們最熟悉的男高音們都「不是英雄」。英雄男高音一詞源於德文Heldentenor,簡言之是舞台上絕對「最最最大聲」的男高音 (這裏只節約地用了三個「最」字,還不如Donizetti在一首詠嘆調中要求男高音唱九個高C的誇張)。他們真正的分類也許是戲劇男高音 (dramatic tenor),不過他們是最洪亮而長氣的少數人,能唱華格納最沉重的角色,即使在《諸神的黃昏》的管弦樂強大音牆中你也能「聽到他的聲音」。但其實唱意大利美聲歌劇的歌手也是英雄,他們音量相反地偏小,可是因為唱得高,也能越過樂團。我是Wagnerite,我最佩服英雄男高音,可是他們一般不是你愛聽的意大利歌劇男高音:我必須首先解釋一下我為了吸引讀者的視線而有所誤導之處。
事實是「英雄氣短」。多年前最成功的英雄男高音是加拿大人Jon Vickers,不過他說得好:唱華格納我的演唱生涯會日子減半,於是他決定「慳氣」唱維爾第:對這類真正的英雄來說,Turandot或Otello都只是小兒科而已。不相信?當年我常聽的華格納男高音是René Kollo,他個子小,聲音也「不大英雄」,可是Domingo也要唱Meistersinger扮英雄時,我對效果有點失望,還不如區區「例牌的」Kollo。 Pavarotti當然也要突破,苦練後唱了Otello,後話是試過之後,Domingo和Pavarotti都還是回到原來的範疇去賺大錢……長期的賺很多很多錢,今天Domingo不是仍然活躍着?由此可見,做英雄划不來!意大利歌劇是屬於歌手的,所謂singer's opera,有旋律美麗的詠嘆調,啊,大家都期待着高C或更高的音的圓滿出現。於是意大利歌劇需要明星。而華格納的歌劇可說不是歌劇(Opera),是樂劇(music drama),管弦樂最重要,男女高音像樂團裏的樂器。在此歌手是藝術家,不是明星。藝術家的知名度是比不過明星的。

當年三大男高音的一浪,使不聽古典音樂的人也知道有男高音這樣的超卓族群。這三個人全盛期的演出,我都在Covent Garden的舞台上看過,不過,當三大「結盟」時,我認為主要是marketing的噱頭罷了。那時也許他們都有點過了高峯了。我曾在東京聽過(應說看過)三大的現場,那是唯一我還沒有聽完所有Encore便退席的音樂會 (主要是三人用咪合唱,實在很不好聽,也怕等萬人一起散場時,萬一有甚麼風吹草動被踏死從此沒命聽Wagner和Strauss!) 三「大」是中文修辭的問題,英文只是 Three Tenors,三個,中文說三個男高音好像是不太好的中文。當年,非常有趣的是,這三大最推許的男高音 (「他比我們都唱得好」)只有一個,他是Jaume Aragall,但Aragall不是明星,他甚至甘心在香港演Tosca。的確,他擁有最美最洪亮的男高音嗓子,可是演繹幾乎可說木無表情。之後,就有「地區性」的三大男高音了,不過都是自封的。後來又有人問,Roberto Alagna算不算四大男高音之一呢?
直到今天,也有人在新一代的男高音中,選新的三大。有人選三個不一樣style的男高音為三大:Jonas Kaufmann、Rolando Villazón和Juan Diego Flórez。但也許今天脫穎而出,獨佔鰲頭的是Kaufmann?他是德國人,擁有真正的heldentenor嗓子,唱Siegfried、Otello,也竟能唱lieder,當然,他主要的範疇,也其實是歌劇院的主流範疇,還是意大利歌劇。儘管他是最紅的男高音 (而Anna Netrebko則是最紅的女高音,已達Pavarotti般的叫座力),可是我覺得他唱意大利歌劇有點不夠Italianate,唱Verdi和Puccini我認為需要多一些意式的mannerism。論嗓子我也喜歡更甜的音色。墨西哥的Villazón也非常出名,是道地的意大利抒情男高音嗓子,而葡萄牙的Juan Diego Flórez是輕男高音的表表者,他唱《軍團之女》中的Ah! Mes Amies,一連九個高C也能信手拈來。可是除了唱不見於大多數樂譜的超高音外,他音色單薄音量小,範疇局限。其實他的高 C雖然比Pavarotti輕易,音色卻不如,和我心目中的最佳輕男高音嗓子──不要說和上世紀初偉大的Tito Schipa比,就算和我聽過的Alfredo Klaus比──都比不上,他也只是專攻某些範疇的男高音,不是主流男高音。這樣說,Kaufmann確是「萬能」的,從美聲到Wagner都行。其實像Joseph Calleja、Ramón Vargas,當然不忘Alagna,都是唱得非常好的男高音,可是前兩位欠缺「賣相」,Alagna則似乎唱甚麼的演繹都是一個樣,所以也許今天的英雄,還是讓Kaufmann稱霸,Villazón次之罷。可喜的是兩人手術後都似乎恢復了。硬要選三大,我選Alagna,Kaufmann和Villazón。

我非常高興聽到,Ben Heppner將於二月復出,在他的祖家多倫多演Tristan!我已打算去聽,只怕迢迢千里去到而他取消演出。他曾是「稀有動物」,一個真正的英雄男高音!你可以在YouTube上找到他唱《名歌手》的Preislied的精采錄影,巨無霸的身形,的確聲如洪鐘,也有鐵石般堅實的音色。唱華格納,要有這樣的聲音才過癮,所以我非常期盼在多倫多聽他。票已經由朋友準備好了,現在只等他登台!

(本欄逢星期三刊出)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