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2年11月22日

元氣堂:隱喻政治 港漫清泉

薄裝港漫《脫北者》前後只有短短三期,竟在網絡世界引起迴響,讀者看後熱上心頭,大讚漫畫故事夠薑,擺明玩政治隱喻。故事中想辦法逃離獨裁北國的人,是中國的悲哀寫照,還是香港的預言書?難免讓人對號入座。
記者:周燕 攝影:楊錦文

沒打算微言大義

說到《脫北者》有沒有政治隱喻,主編鄭健和這樣說:「這只是個少年冒險故事而已,只不過有點熱血,當中有點政治元素而已。」三期書,一個冒險故事已夠港人如此捕風捉影,不得不說面對我們偉大的祖國,香港人的焦慮和恐懼是難以平息的。
鄭健和一向擅長編繪武打技擊漫畫,如《魔神傳》、《武神鳳凰》等等,筆下世界正邪忠奸大小角色打個翻天地覆,完全脫離現實。他坦言並非一心畫政治諷刺漫畫,《脫北者》不過是他間雜在長篇漫畫《封神紀Ш》之間的「唞氣之作」,實在沒有微言大義的動機,但作為香港人,面對如此政治氣候,看後實難無動於衷,「那段時間,有關國民教育的爭議不斷,我開始想想香港以後會變成怎樣,就把這個想法放進《脫北者》。其實我本身都想寫個短篇故事,已經有幾個題材在手,碰上國民教育這話題,感覺比較深刻,就寫了。」向來難以討好的高登網民形容《脫北者》是香港漫畫的清泉,他卻說:「香港書報攤的薄裝漫畫以打鬥為主,《脫北者》這題材很少見,可能因為這樣,一出版就比較多人留意而已。」他早前出版的短篇《野狼與瑪莉》也同樣口碑不俗,那是個錯手殺人故事,滿是黑色幽默,又有點血腥和色情,套用本版編輯的說法:「就是Cult!」

自由是權貴的專利

《脫北者》前後三期,每期書名分別是〈中央車站〉、〈純真〉和〈飛奔〉。
「脫北者」,這三字本來是指逃離北韓的難民,鄭健和借來命名漫畫,主角小源是專權國家北國的子民,父母在示威中被殺,由叔叔照顧,叔叔把「零號」火車票交給小源,着他登上列車投奔自由國度。「零號」火車票十分矜貴,只有北國特權分子才買得起。在火車站裏,小源遇上想把車票私吞的警察洪峰、敲詐賠償的老人、麻木不仁的「國民前鋒隊」,如此故事架構,不難令讀者對號入座。相信高登網民最難忘這段故事──「國民前鋒隊」小頭目雷欣頸繫小綠巾,揪打老人時大叫:「偉大領導要把國家治好,花了多少心血!但就給你這種犯罪分子破壞!我恨不得打死你!」又對隊員之一的小娥同學訓話:「剛才一起唱國歌時,我發覺你投入的情感比較少,而且也沒有流淚。」實在太明顯了吧,這個雷欣,讓人聯想到把香港校園染紅的國民小先鋒和文革紅衞兵的混合體。「小源代表純真的人,像他這種純真的人在社會已經生存不了,因為故事中的城市,已經變成一個要講大話、要互相欺騙才可以生存的社會。」
小源在「零號」火車遇上四眼妹麗娜,麗娜父親是北國有錢人,乘搭過十多次火車往自由國度購物,她淡淡地對小源說:「其實那邊跟北國也沒甚麼不同嘛。」麗娜跟大部份北國子民像是活在兩個世界,令人聯想起中國權貴二代。「我初初也沒想過故事會這樣發展,寫到最後,我覺得小源要在火車上遇到一個與他身世有強烈對比的人。北國沒自由,但對麗娜來說,北國卻充滿自由,因為她霸佔了全國自由。她不了解為甚麼小源如此拚命才可以上火車,也不明白他對自由的渴求。」鄭健和發覺《脫北者》的讀者與愛看武打漫畫的讀者是兩批人,「可能讀者跟漫畫中人有相同憂慮,我在香港土生土長三十多年,看到香港有些變化,擔心香港變差,碰巧看到這個故事,就有少少共鳴。」

港燦漫畫?

講到包含政治隱喻,別以為《脫北者》內容很複雜,其實故事起承轉合十分簡單,場景也只在一個中央車站。
「因為是薄裝港漫,每本大約只有三十頁,而整個故事只有百多頁篇幅,我想盡量把範圍縮細,所以故事只發生在火車站。出版這類題材的漫畫其實有點局限,」鄭健和說:「一本薄裝漫畫,每頁有七八句對白,你一句我一句,再加一點描述,就完結了,沒有足夠空間說故事。」《脫北者》另一主角是自小在火車站成長專責維修機器的鐵釘,他聰明世故,被小源的純真所感動,設法助他登上火車,最後被打死,以悲劇姿態結束生命,「漫畫人物性格要比真實世界更極端,純真的要很純真,世故的要很世故。」鐵釘的出現,令整個故事更有血有淚,他答應小源努力掙錢買車票,而讀者都知道那只是一個夢。若要加入一個完全代表香港人的角色,他會如何塑造?「我會畫一個很努力很努力掙錢的人,因為香港人實在太勤力。」
漫畫中的一些對白,總是說中香港人要害,令人看得夭心夭肺,鐵釘父親凱爾遇上小源後,感慨說:「為甚麼我和當時大部份國民一樣,自甘放棄自由,讓這樣的一匹豺狼上台?現在我遭受報應了。」還悔疚地說:「我對不起你這代人。」鐵釘卻冷冷的說:「這個國家的命運,是這裏的人自己選的。」硬是要對號入座的話,不難聯想到有人競選時不是也擁有大量民意支持?善忘的香港人在選舉後才如夢初醒。還有還有,還有雷欣的收場,她最後被火車站的防衞系統射殺,躺在血泊奄奄一息,路過的人有的裝作看不見,有的冷漠地說:「行過一點,別弄髒雙腳。」北國人的道德淪喪,在現實世界又是否似曾相識?有趣的是,《脫北者》不但在香港網民引起討論,連內地網民也有留意,但他們的解讀跟香港人不同。有網民覺得《脫北者》真的在影射脫北者,在講北韓難民,也有網民覺得是在諷刺「天朝」,即中國,還有一批網民揶揄《脫北者》是港燦漫畫,目標在貶低中國:「把大陸描繪成放大的朝鮮,深處是營造一種扭曲的優越感……我是受不了有些港燦赤裸裸不把自己當中國人的嘴臉了。」漫畫本身好看,引起的中港討論,更有趣得多了。

對號入座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