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2年11月26日

蘋果聲色:
城市與藝術節的共生? - 小西

【文化KO】
踏進10月,兩年一度的「新視野藝術節」正式開鑼。「新視野藝術節」由康樂及文化事務署藝術節辦事處主辦,自2002年開始,主力「推介以亞洲為焦點、跨文化、跨界別的創新藝術表演,以及具當代新銳風格、前瞻性的國際演藝節目,期望在區內藝術領域中注入多元化的色彩」。其實,若果我們把與「新視野藝術節」梅花間竹、隔年舉辦的「世界文化藝術節」也算進去,藝術節辦事處過去十年的亞洲及全球視野,是十分明顯的,而這又跟八十年代以來全球的「文化轉向」(Cultural Turn)現象,密切相關。

全球的文化轉向

當然,藝術節並非全球化年代獨有之產物。就以大家所熟悉的「香港藝穗節」為例,早在港英殖民時代已經誕生(創辦於1983年)。然而,跟殖民年代的文化啟蒙取向略為不同,隨着近十多年來全球的文化轉向殺入亞洲,文化變得越來越「有用」,且與城市的發展緊緊結合,自1999年開始,香港藝穗節乾脆以城市為主題,且易名為我們所熟知的「乙城節」。
但何謂「文化轉向」?簡單來說,八十年代以來,隨着全球化步伐加速、創意文化經濟抬頭,面對全球經濟的激烈競爭,全球各地城市越來越着重加強自身的基建以及軟體(所謂硬實力與軟實力),來吸引全球流動的資本、人才與消費者。在這個全球化競爭效應下,越來越多的城市把大量資源投放到文化領域,一方面希望將文化產業化,製造創收,另一方面也通過文化為企業增值,再者則企圖借助文化為城市刷新面目,建立令人眼前一亮的「城市品牌」(City Branding)。而事有湊巧,這一股重新打造「城市品牌」的風尚,正好在上一個世紀九十年代末,配合文創產業論述的興起,吹進不少的亞洲城市。而這也解釋了為甚麼藝術節越來越受到重視,成為城市發展的亮點。
回到藝術節的話題。可以這麼說,在這樣的脈絡下,文化變得越來越重要。在此,文化概念的內涵自然比藝術廣闊,「文化是一套體系,涵蓋精神、物質、知識和情緒特徵,使一個社會或社群得以自我認同」,而藝術只是文化的其中一種體現形式。因此,藝術交流便不再局限於美學上的交流,而是以藝術為媒介,進行更深刻的文化跨界流動,而藝術節正是其中一種最重要的文化交流平台。

藝術如何改變城市機理

事實上,現在藝術節可謂無日無之,就以紐約、倫敦、香港、台北等全球城市為例,就更是年中無休,連帶地,它們也就成為了各地文化朝聖客的常到熱點。就以筆者熟悉的文化界圈子為例,其中便不乏這類的文化朝聖客,他們有時會趁着假期,甚至周末,到「台灣藝術節」看台灣本土以及歐美國際級的演出,有時則會花個多小時的船程,過大海,看「澳門城市藝穗節」中種種稀奇古怪的實驗表演。
或許,我們會疑問:藝術/藝術節到底可以在城市發展的過程中,扮演着一個怎樣的角色?簡言之,筆者認為,就城市的發展而言,藝術具有兩項功能:一是潔淨都市空間,讓城市變得更可居可愛可親;二則是為城市提供大大小小的節慶,既讓城市生活變得有活力和多元,也吸引人流,製造創收。可以想像,在全球的文化轉向的年代,藝術將徹底改變城市空間的機理。
不過,正如國外不少都市研究者所指出的,以文化介入都市空間,可謂雙面利刃,有利有弊。例如,過去10年,隨着大大小小的畫廊、潮流小店、食肆的遷入,中環蘇豪區一帶的地貌變得光鮮了,但與此同時,該帶的租金也變得越來越貴,有該帶地膽畫廊的東主曾經向筆者表示,高級食肆的遷入慢慢逼走原來的大小畫廊,它們不是向西移至上環,甚至西環,便是乾脆結業,至於那些老舊的小店就更不用說了。
或許,你會疑問:文化藝術真的擁有這麼巨大的威力嗎?我不肯定,但可以肯定的是,在全球文化轉向的年代,文化的確變得越來越重要,而城市則是各路「創意新貴」(Creative Class)大展身手、與資本家共舞的競技場,城市的機理亦由此而徹底改變。
(本欄由本地知名文化評論人小西與梁偉詩輪流執筆,縱論種種文化現象。)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