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2年12月10日

元氣堂:簡等於殘?眾字平等

幾年前簡體字書籍進駐香港,大家說又平又靚,今時今日網民卻痛斥「殘體字」,齊齊捉字聲討。上月尾,理大中文及雙語學系與孔子學院合辦「中文節」,展板出現簡體字,即被網民譏為「殘體中文節」。棄繁用簡是死罪?先請態度較溫和的中大學者替簡體字解解畫,再問高登男神,香港人的憤怒是否無理。
記者:周燕 攝影:黃子偉、楊錦文、陳永威

處處簡體

網民聲討

簡體字的古字背景

歐陽偉豪是中大中文系高級講師,他對簡體字的看法並不負面,「我們應該持平一點看,簡化了的東西是否一定是『殘』?一定沒有文化?比起舊時,現在結婚也沒有鳳冠霞帔,也沒有繁文縟節,是否就等於沒有文化?從語言學角度看,不同文字都是平等的。」漢字是歷時三千年的演變成果,簡體字卻是數十年的人力所為,是否所有簡體字都是共產黨造出來的?不,根據《汉字寻根300例》,有些簡體字原來不是憑空創作刪改而來,而是確確實實的一個古字,如「幣」的簡體字是「币」,本義指絲織品,秦末漢初才引申為貨幣。
坊間流行這句揶揄簡體字的話:「親(亲)不見,愛(爱)無心,產(产)不生,廠(厂)空空,麵(面)無麥,運(运)無車,導(导)無道,兒(儿)無首,佇(伫)無腳,飛(飞)單翼,湧(涌)無力,有雲(云)無雨,開(开)關(关)無門,鄉(乡)里無郎,義(义)成凶,魔仍然是魔。」無非說簡體字刪去一些部件後,令到漢字表意特色大減,更諷刺的是,這句話閱讀起來,更彰顯繁體字原來多麼有意思,不過歐陽偉豪說,不是所有簡體字都沒有邏輯地簡化,如「尘」,即「塵」,微小的泥土;「泪」簡化自「淚」,倒也傳神。

馬英九維護正體字

歐陽偉豪說:「簡體書籍不是近年才有,如果覺得簡體字反感,應該一早就覺得反感,其實是其他事情,好像雙非問題,觸起這些反簡體字的情緒,平民沒有力量反抗這些事情,惟有透過反抗這些文字渲洩。」作為中文學者,他認為香港人寫繁體字,內地人寫簡體字,各有習慣,各安其份,根本沒有甚麼問題。作為普通香港人的他,「餐牌有齊繁體字、簡體字、英文、日文,無非為遷就遊客,我並不抗拒,」但如果簡體字太反客為主,「例如在大大支柱寫簡體字,我就覺得是滲入。」
回看歷史,漢字演變是一個歷時三千多年的過程,但現代出現的簡體字卻是有意識及人為的成果。1949年,共產黨開始在中國執政,漢字在筆畫及字數方面都被簡化,1956年政府公佈《漢字簡化方案》,1964年出現《簡化字總表》,該表成為社會上的書寫用字規範,共收錄2,238個簡體字,有人籠統地以為簡體字是共產黨新造出來的,其實並不盡然,部份簡體字採自歷代的簡體字或俗字,有的是古字。除香港外,台灣也有繁簡體字之爭,2009年,總統馬英九接見海外華僑時,提出「識正書簡」(馬總統稱繁體字為正體字),鼓勵華僑認識繁體字之餘也可書寫簡體字,引來炮轟,結果在2011年,馬總統以維護中華文化為由,下令要求政府文件、網站應以繁體字為主,又移除政府網站的簡體字。

本土文化受威脅

范國威參選立法會時以維護本土價值為政綱,為他吸了不少票,最後順利晉身議會。有「高登男神」美號的他坦言,維護繁體字(他堅稱為正體字)是他其中一條重要戰線,agnès b.餐牌被捉棄繁用簡,就是出自他手,「我住在將軍澳,港鐵站上有個走高檔次路線的商場。今年三月,有天我如常乘搭港鐵上班,碰巧看到agnès b.餐牌用簡體字取代正體字,除此以外,它的用語,好像『沙拉』、『巧克力』等等,全是國內用詞。我並非如陳雲老師般從文化角度作為切入點反對簡體字,而是從香港人本土意識出發,為甚麼一個商家,為了賺錢,向自由行傾斜?」他在面書上載這些棄繁用簡的商店,得到網民熱烈討論及轉載,他不是鬧着玩的,更跟助理分頭寫信給有關商戶,要求它們更正,並整理及跟進他們的回應。
「有報章笑我是認字特警、捉字虱,但我不認同,文字這回事其實茲事體大!」男神講明自己不是陳雲,不是陶傑,是從政者,着眼從法理及政治層面看簡體字問題,「談政制改革,我們常常會觸及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公民社會等議題,因為所有制度改革去到最後,都關乎價值觀。有好的政治文化、價值觀,政制改革、民主來臨時,才可以持續下去。文化一樣,當文字、語言開始出現質的改變時,我們不可不關注。所謂見微知著,從一粒沙看世界,如果連文字也堅持不了,一國兩制、港人治港如何守下去?」

殘體中文字鬧風波

最近一次的簡體字鬧出風波,要數理大中文及雙語學系與孔子學院合辦「中文節」,展板用簡體字,惹來網民反感,校方回應是因為對象是國際學生。是否過於小心眼和神經質,令中港矛盾火上加油?范國威直言:「香港作為一個弱勢社群,當大陸文化強勢君臨時,我們站起來維護,絕對是理直氣壯的。」他反問:「大概你不會說一個被非禮的人反抗非禮者是挑動矛盾吧?」
中港矛盾熾熱,簡體字是代罪羔羊?假如簡體字沒有滲入香港社會,男神會否正面一點看簡體字?他直言同樣對簡體字感到反感,「簡體字是大陸運用權力由上而下推動的,與民國初期由知識份子推動的白話文不同。文化傳承,應該是逐步逐步發展,透過時間累積,再經知識分子修訂而得來的。社會是有機體,文化在逐步轉變過程中,當然會吸納新字,但簡體字的流行全因為官方強推。」不過他也反對貶簡體字為「殘體」,也不覺得繁簡體字是你死我活之爭,海關有簡體字正常,「但連將軍澳這個新市鎮、民居也出現簡體字的話,就不能容忍。」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