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3年01月16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元氣堂:觀塘頹廢美

裕民坊九成住客和商戶已遷出,一幢幢巨型屏風般的舊式樓房一致地拉閘上鎖,綿密並列的小窗口一致地漆黑,一個將要消失的時空,輪廓反而清晰起來,人去樓空,才發現觀塘的頹廢美。

記者:周燕 攝影:伍慶泉、黃子偉

小巴站的迷你神壇

由觀塘地鐵站走到裕民坊,十分鐘路程一條行人天橋之隔,已經是兩個世界,一面apm如常擠迫熱鬧,另一面則整排樓房不見燈火,人聲零落。「仁愛圍的房子特別殘舊,你知道是甚麼原因嗎?因為它們是四大探長的物業,當年廉署調查他們,他們着草逃離香港,業主不見了,就沒有人維修。」「飛雁洞其實是道觀,現在已經搬到工業區。」「這裏有些賣衫舖頭,是鳳姐必定幫襯的,為甚麼?因為老闆們很好人,鳳姐遇到變態嫖客,會向老闆訴苦,老闆又會跟其他鳳仔講。」說起觀塘掌故和街坊小故事,原人滔滔不絕,他不是觀塘街坊,幾年前知道觀塘市中心一帶要清拆重建,跟幾個朋友成立了網站「活在觀塘」,記錄這個小社區的故事趣聞,加上他性格健談,很喜歡跟街坊聊天做朋友,幾年以來,儲下了一堆觀塘奇趣軼事,「我在科大讀社會科學碩士,畢業論文也寫有關觀塘的城市規劃。一有時間,我就把聽來的觀塘故事整理做筆記。」
重建區人去樓空,但裕民坊的紅色小巴穿梭往來,依然熱鬧繁忙,仁信里的紅色小巴站由「潮聯」經營,站頭竟有一個迷你神壇,「盂蘭節時,小巴司機會一起辦祭祀活動,很有趣的。」裕民坊休憩公園附近有間小店「振鷹水電潔具工程」,經營了四十多年,老闆葉先生從小幫父母手打理生意,樓上的住戶已經全部遷出,就只有他們一家仍在做生意,人流少生意差,「本來十時關門,跟住九時半,跟住九時,現在八時半收舖。」有報章還拿店名來開玩笑,因市區重建局主席是張震遠,故戲說:「張震遠逼『振鷹』摺埋。」葉先生苦笑:「我也不知為甚麼叫『振鷹』。」從小在這裏長大,但他沒有感慨和不捨,「沒甚麼捨不捨得,拆了更好,不用這麼辛苦,自己找工作更好。」外面租金貴,要找新舖位艱難,他早有打算,「我有健身教練牌,電單車牌也有,救生員牌正在考!」看他大大隻,原來十多歲時曾在觀塘很出名的「洛奇健美中心」操練,這健美中心座落唐樓,現已遷走,剩下的大隻佬招牌在裕民坊鬧市顯得很奪目,器材不及連鎖集團的光鮮先進,「鐵餅都生銹了,玩完一定要洗手。」但總有一班街坊支持,「一班師兄弟,玩得很開心。」
原人不健身,但也很好奇,「下午看到幾個大隻佬(洛奇職員)買菜做飯,好有趣!初時也不敢進去,見到這麼多龍哥虎哥,個個有紋身。很多想考警察的人都會去洛奇,你道為何?因為那裏有班退休警察會員,他們可以乘機請教。家長也很放心仔女去洛奇,因為那些退休警察要他們做完功課才可以玩。」

無心情憶苦思甜

七八十年代,仁信里一帶有很多雀仔舖,現僅餘梁伯一家「國際鳥行」。1949年,為逃避共產黨統治,梁伯逃來香港,在茶果嶺做過苦工,又在火水石油氣公司打過工,七十年代退休,本身喜歡養雀仔,就開鴿舍。現在店舖主要賣鴿,開業三十多年,見證昔日賽鴿流行一時,後來遇上禽流感疫潮,政府禁止賽鴿,他賣的鴿只可作觀賞用途。
梁伯已經九十一歲,六個仔女,最大的也六十多歲,現鴿舍由他最小的兒子阿洪打理,阿洪說:「我想走!絕對走!」以為他不捨才緊守至最後一刻,原來是煩惱搬出去後能否繼續賣鴿,躊躇生計問題,沒閒情憶苦思甜話當年。「1980年,我十四歲,讀到中一,讀不成書,就幫手賣鴿。」雖然現在仍有老街坊幫襯,但生意淡薄,「九七後都不好,共產黨搞亂檔!」說起昔日興旺的情景,梁伯還是很雀躍,「一籮籮雀車來,幾百隻!」

要回憶的人都走了

市區重建局於2007年啟動觀塘市中心重建項目,重建區集中在觀塘道、康寧道、物華街、協和街一帶,預計2021年完成,是香港史上最大規模的市區重建項目計劃,目標是把觀塘市中心裕民坊一帶重建成新觀塘市中心,集住宅、商業、交通、酒店及休閒用途設施於一城。
漫畫家甘小文自小在裕民坊長大,老家在重建範圍,家人早已遷出,他也早早搬出觀塘,現在看到舊居一帶既無燈火也無人影,也沒有太多感慨,「要回憶的人都走了,大家都想改善生活環境,那些房子不如天星碼頭般擁有甚麼歷史價值。」但說起昔日觀塘種種,還是很懷念,也很高興,「最難忘是翠屏道的雞寮,有些同學住在那裏,常常跑去玩,最開心是燒炮仗。有次,有個小孩從屋子把貓掉出街,我跑上天台,胡亂搞他家的電視天線,為貓兒報仇。」
觀塘老戲院銀都、寶聲早已結業,只遺下牆身名字,別具一格的字體,在招牌又多又密的觀塘街頭還是很奪目,前者1963年開業,是有名的愛國戲院,專門播放內地電影,2009年結業;後者1965年開業,由邵氏擁有,自然播放很多邵氏電影。兩間戲院後期都分別變成娛樂場所和酒樓了。甘小文難忘昔日逃學去寶聲看邵氏武俠片,「當年的戲院比現在大得多,可以跑來跑去,分前座、中座、後座,還有昂貴的超等座。」對於觀塘印象,甘小文腦海飛快浮起一間間小本經營的涼茶店,「可以播歌,還有很多飛仔打躉,現在也有涼茶店,但都是海天堂。」昔日還有很多小販檔,賣炒蜆之類的風味小吃,還有類似大笪地的戶外空間,一班街坊興高采烈地圍着看表演,「但一有人出來賣陳皮梅,那個圍圈就散了。」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