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3年07月06日

至靚係阿姐

如同歌星有「打歌服」,我也有「打書衫」:每次出新書接受訪問,都會準備衣服。

寫綠色生活,找到魚類統營處出品的T恤,上面有各種各樣本地海魚,攝記喜歡找植物做背景,我就想像自己是大自然裏的一尾魚,游來游去。「魚Tee」超級平宜,一件才幾十蚊。

寫食物,在大型連鎖時裝店找到「菜Tee」,一大把菜葉在心口,上鏡扮正菜。這就知道Fast Fashion有幾快,過了兩星期走遍分店都找不到同款T恤,想買多件都無。
這次寫死亡,T恤有點太隨便,左找右找,意外走進一間小店,嘩!那服務好久沒遇到;每件衣服穿上身,老闆娘都立即上前「修理」:「這衫尾放番少少,就會合你身形多一點。」「手袖這樣摺吧,啱你!」「恤衫這裏加兩個摺,吃完飯都唔覺有肚腩。」
分別好大!站在連鎖時裝店的鏡子前,每件衣服都彷彿告訴你:「好肥好肥你點見人!」但在老闆娘手裏是改變衣服去遷就身形,要改的不是身體,是衣服!那些腰臀比例到底是哪個女人的?買褲子,永遠合了臀部,腰部就太闊:「份工成日坐,下圍當然會大啦!」老闆娘說得理直氣壯,權威地把褲子的腰圍收細,又蹲下來摺褲腳。
價錢便宜,拍得住連鎖時裝店。其實也不會知道真正的價錢,老闆娘已經主動打八折,加上免費修改,感覺就是好抵好抵:「我知道你的Size了,下次入貨幫你入多條。」老闆娘講完,「下次」光顧頓時順理成章。
這種招呼,真是久違了。想起以前見到好多時裝店,明明衣服也不怎樣,可是總會好多熟客,靠的就是老闆娘殷勤招呼和貼心服務吧。實際修改縫紉工作可以交給師傅,但開得時裝店,基本功包括車衣,可以隨時替客人出主意修改。而大型連鎖店的店員,無論站在門口多大聲打招呼、多快手拿衣服給你試、甚至報上自己的英文名,也不見得可以這樣「大幅」修改公司的產品,幫你拿多兩個尺碼試身,頂多看看褲腳要剪多少。有修改服務已經很好,額外付費是當然的。然而,租金一直加,全港老闆娘的小店一直在倒閉。

如今這種買與賣之間的「溫馨關係」,去哪找?其中一個機會,可能是社福界用社會企業形式開的街坊小店。揭開社聯即將出版的《閒行社企》,不時看到「老闆娘」的身影閃過,像「大角咀麥太」糖水店裏的玲姐、上環「銀杏館」的店長陳Sir、「豐盛髮廊」的髮型師阿Ken……他們的態度都不止是「打份工」,而是掏心掏肺「做好件事」。
坦白說,有時香港社企小店賣的東西並不算特別吸引,更可親的,往往是裏面的店員:「好像你們辦公室入口的社企小店,沒很多東西賣──」我對着社聯的朋友話口未完,她已經醒目地接上去:「但最好傾就是那看店的哥哥仔嘛!」
還有,有些社企,背後的社福機構好大,店員是接受「培訓」聽指令,但有些社企會標榜「民主參與」,像灣仔的「土作坊」大大聲:「人人都是老闆!」負責向農夫收菜的仙姐、做蘿蔔糕的尾生、賣蝦子麵的芬姐,都有份開會決定業務發展,甚至同事升遷,有新計劃,就會開一個新小組,讓大家一起管理,顧客點反應?產品味道得唔得?要改要變,大家都可以話事。
土作坊背後也有社工阿民,他主要協調人事和協助生產,更多是推動店裏街坊參與管理。土作坊的創辦社工鄭淑貞,今年亦製作了一張「社會經濟地圖」在七一遊行派,想不到原來全港九新界,都有不少這種希望「人人是老闆」的街坊合作小店。例如屯門的「群芳陪診」,是街坊婦女一起成立的合作社,她們除了要修讀起居照顧或者陪診課程,每個月還要開例會,決定如何提供服務。「『社會經濟』最大特色,就是互相合作,不單止要有錢賺,還是大家一齊有錢分!」鄭淑貞說。
今時今日,一個老闆娘服務再好,都可能頂不住舖租,一班街坊老闆娘走在一起,力量可以大一點嗎?

作者:陳曉蕾(mailto:leilachan@hotmail.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