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3年08月24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蔡瀚億 我本柒良

電影中柒良耍紙巾一幕,拍了三個版本,最後還是要用特技。事有湊巧,幾年前他的紙巾男廣告演出也很爆──應該很少演員像他經常要跟紙巾做對手戲。

蔡瀚億來了。一張乾淨的臉,唇紅齒白,是行行吓街會被發掘去拍「城市驚喜」的類型。用多啦A夢圖案的電話殼,又叫自己做BabyJohn,不是不合適的。這張臉讓他拍過容祖兒的MV,但「真面目」演出沒人注意。前幾年冬菇頭一剪扮戀物紙巾男,他拿到最佳廣告男主角;留撇鬚演《狂舞派》柒良,發哥讚他有潛質做周星馳接班人。說他跟騎呢角色有緣,他不以為然,「也只有這麼兩個角色。」「我也演過孫中山。」那真實的BabyJohn是?「我係一個……幾悶嘅人。」
撰文:劉連 攝影:伍慶泉

休學入演藝

1986年出生的「柒良」,即將27歲。同戲女主角顏卓靈(Cherry)才20,「那天我問Cherry,人生中第一張買的唱片是甚麼,她答Juno,我發現自己原來老了,我第一隻碟可是謝霆鋒《VIVA》。」
當電影男主角,這個年齡不算老,但從他織夢開始算起,他等了足足十三年。讀中二他就想做明星,「一天在學校見到張poster,有話劇徵求演員,我見有得玩、有得識朋友、可以去西灣河文娛中心演出,立即報名。表演完,台下掌聲如雷,我感覺良好,決定大個要做明星。」定情劇是《西城故事》,他的角色叫BabyJohn——名字被他沿用至今,就是不忘初衷的意思。
做明星有很多方法,BabyJohn選了公認最hardcore而又慢那種,入演藝,「想學演戲,不外乎TVB與演藝,當時我想,TVB藝訓班讀一年,演藝五年,可以完全浸入那個世界喎,夠正統,就去演藝啦。」
好不容易等到中五會考放榜,一鋪熱血而又年少無知的他,居然錯過了演藝報名日子(演藝早一年接受入學申請)。不想重讀或亂讀,BabyJohn索性用那一整年自我裝備,學結他打鼓、又跟張崇德學聲樂,課餘教琴維生,一心一意等入學。

我演戲冇Enjoyment

他一直以為自己掂,中學時代未試過做配角;入演藝第二年,被踩到一文不值,「最記得一次上堂,要同粒糖做對手戲,我埋位才兩秒,就被老師叫停;不甘心,我舉手試多次,又係兩秒就cut;第三次舉手時,全班同學不出聲,我眼角已經標淚。」死因報告,老師說他演戲沒有Enjoyment,不是真心喜歡演戲,他開始懷疑自己發錯夢,「原來我一路只想證明自己掂,我只是喜歡得到掌聲;經過那一次,我才知道自己對夢想幾咁膚淺。」
他想過退學,「好彩」學費貴,不想半途而廢,死撐由文憑讀上學位,天天排戲十幾個鐘,總算磨出癮來,「演戲到底是甚麼,我到今日還在找,但起碼我覺得我鍾意做。像演柒良,我真係鍾意耍太極,會去思考角色,如何演得似呢個人。」
「現在我覺得,一個角色做了出來,滿足感不是來自觀眾的掌聲,而是讓觀眾發現世界有這樣的人,讓他們自己對人生有個感受。」哪裏跌倒哪裏成長,昔日一粒糖把他難倒,幾年後他勇奪香港電視廣告大獎最佳男主角,憑的就是幾幕跟紙巾的對手戲。

「我寧願有casting的冇」

常人搵工,搵三個月叫苦;09年演藝畢業後,BabyJohn一心在電影幕前搵份工,三年無所獲。鬼叫近年香港電影,不是打打殺殺,就是攬攬錫錫;他在演藝拿過獎學金、有八級鋼琴,但在電影圈完全派不上用場,「不斷有casting,但全部冇下文。(灰心嗎?)做演員就係咁,其實有得casting已經開心,因為得一幕戲,要即刻做,很考你有幾靈活,每次都學到嘢。」使唔使咁積極?「我寧願有casting的冇(下文),好過冇casting的冇。」
家裏不等他養,但人總要生活;畢業幾年來,他戶口經常跌入兩位數,11年把心一橫加入中英劇團,換點穩定收入,代價是一星期規定工作44小時,也就離電影越來越遠。一年後他離開劇團,恢復搵朝唔得晏的日子──如果他不那麼執着拍電影,或者可以教琴、教學校話劇團,「事情是,這些工作需要長期commitment,定時定候出現,我總不能教一兩堂,又請假去casting,這樣對學生不公平。」

目標是廖啟智

接《狂舞派》,直情是孤注一擲。「電影09年已經試鏡,中間三年冇消息,一天聽朋友講起導演正式開戲,我即衝上導演辦公室耍多次太極。」耍畢導演又叫他回去等消息,此時香港話劇團找他演《魔鬼契約》,「我掙扎了很久,話劇團出名制度好收入好,又有機會跟萬梓良合作,但唔知《狂舞派》中唔中,忍痛推了。」好彩中了,接下來是不見天日的練太極、搜集資料、拍攝──每年4至6月,本是freelance演員安排下半年工作的黃金時間,但他沒有為自己鋪後路,「電影9月拍完,之後幾個月我零工作。」就死得之際有師兄臨時拉伕找他演舞台劇,埋得位已經一月,「每次都這樣,銀行戶口得番兩位數,就會有工作。我認為,做這一行是上天畀的,既然我做的事冇傷害人,又斷斷續續有機會,應該冇行錯啩,應該餓唔死我啩。」最近才簽了經理人。
想做明星,是中二的事了,BabyJohn現在的目標,不是周星馳,是廖啟智,「咩叫紅我唔知,我只想keep住有戲拍,電影舞台還是電視都好,我覺得都有困難的地方,都要學一世。(一世!)對,一世。」
雖然他三番四次講過自己不似柒良,他對演戲的專注與鞠躬盡瘁,其實很柒良。

後記:

BabyJohn本人真的不好笑,我未見過26歲港產男生腰板坐得如此直、說話不帶半句爛gag。訪問當晚他要演舞台劇,叫個沙律只吃了兩口。他說,舞台劇演員普遍會發同一種噩夢:整裝完畢,出台,突然腦海一片空白;情況恰如他現在,《狂舞派》成功了,然後呢?跟住點?他手上沒有下一個角色。不知道幾時再有戲演。一個隨時準備就緒而又表現不差的年輕演員,對自己的演藝之路居然如此無計可施,我說這根本就是《喜劇之王》裏的尹天仇,他笑得出,「那天彭秀慧說我像《我要成名》裏的潘家輝。」
仔呀仔,但願你兩個都唔好似。

一副24字的對聯影響蔡瀾一生,今集《亂噏24》,蔡瀾為你逐句解釋!
點擊以下連結,全集即時重溫!
http://bit.ly/appletalk24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