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3年09月18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My Wardrobe:女人不是吹氣公仔

我不喜歡「穿得像個女作家」。好像這條Carven裙子,本來可以安安份份的配一雙矮跟鞋,我拿一支鋼筆扮沉思,就很符合大眾心中的作家形象。但我選擇配白襪和男子氣的軍鞋,加一串項鏈,完全是另一種味道。拿着一套衣服,我總是告訴自己:Wear it, and have fun with it!

寸嘴講語錄:「如果男人單純想找一個樣靚身材好的女人,就算沒腦袋也毫無關係,那不如買個吹氣公仔?」

常被問到:「Daisy,你做甚麼工作的?」「我寫字。」「嘩!女作家,型呀!」大家之所以覺得「型」,是因為文人在中國人眼中都是穿着長衫、戴着眼鏡、清高傲骨地在街邊乞米。
我從來不是大眾心目中的典型「女作家」。我拒絕乞米,因為我認為憑自己的努力應該換取合理的酬勞,正如醫生、教師或地盤工人,「出糧」是對所有職業的尊重。我也拒絕披上「女作家的制服」,輕咬筆桿扮沉思那種照片我是不會拍的,若裝出文人的「憂國憂民look」我都頂自己唔順。我經常都問這個問題──為甚麼女作家不能穿得漂亮?
我喜歡吃好東西,穿漂亮的衣服,聽美好的音樂。難得沒有投胎在敍利亞或伊拉克,生在一個和平的城市,come on,好好享受一下人生吧!我的生活態度不會因為我的職業而改變。有天當我轉工做太空人,我依然會穿得漂亮。女人一定要對自己有要求。
所謂「要求」並非單指化妝打扮。你的內心如何,你的樣貌也如何。有信念的人,對如何打扮也會有自己一套,可以穿出個人風格。我向來不太在意一個人的五官,那跟「吸引力」沒有很大關係。如果男人單純想找一個五官漂亮身材好的女人,就算沒腦袋也毫無關係,那不如買個吹氣公仔?如果單靠樣靚身材好就可以成功,那班𡃁模早就紅了。不紅是因為她們性格模糊。看「America's Next Top Model」,你會發現勝出的往往不是最美麗的女孩,有時甚至可稱得上醜。最醜那個勝出者名叫Ann Ward,身高六呎二吋,因為奇高奇瘦,外觀怪異,從小都是同伴們的笑柄,令她十分自卑。但當她站在鏡頭前,奇妙的事情發生了,有一點「甚麼」從她的內在釋放出來,「怪異」被轉化成一種神秘魔力。最後,她打敗十多個比她「美」一百倍的女孩。
Diana Vreeland是二十世紀最具影響力的女性之一。她是美國Harper's Bazaar、Vogue的傳奇人物,發掘了無數名模,專挑在常人眼中「醜怪」的女孩。脖子異常地長的模特兒,她要攝影師盡情捕捉她脖子最長的角度。雀斑像爆米花一樣的女孩,她要在照片中毫無保留地炫耀那些雀斑。她以獨特眼光顛覆了「美」的定義,最經典就是那句:「盡情自暴其短吧!讓缺陷成為身上最美的部份。」
平常人眼中的「醜」可以是弱點,但也可以是特色。因為擁有這些特色,你才是你,獨一無二的你,教人難忘。當然,我不是說每個人在日常生活裏都應該拚命揭示自己的醜。我想說的是,從模特兒身上我們看見甚麼叫「有危就有機」,醜也可以贏,坦然接納自己的不完美,然後將自己的缺陷化為最強的武器。出色的model都很有個性,就算她的五官外貌有不完美的地方,你會感到她不害怕讓你看見她的不完美,相反,她勇於表現真正的自己。時裝需要勇敢的人去展現設計的靈魂。平常人就算五官不美,也可以很有魅力。方法只有一個──真。虛情假意的人都很醜,用再多化妝品都沒有救。
我不是專業模特兒,但因為多次為雜誌和自己的書拍照,所以對拍攝過程也有一點體會。經常聽到攝影師或時裝編輯說,有些新入行的模特兒拍攝一會兒便哭了,她們雖然長得漂亮,卻做來做去也無法達到拍攝的要求,在鏡頭前只感到不知所措。那拍攝到底有甚麼要求呢?就是放鬆,但不是單純的放鬆,而是在放鬆之中抓住點「甚麼」。內心強大,展現方式卻是輕描淡寫。「放鬆之中卻又抓住甚麼」,好禪,跟書法是同一道理,每一筆都是自由之中的限制,跟彈琴、跑步和游泳一樣。做人也一樣,放鬆,卻不放任。It's not easy,你現在應該明白為何super model賺那麼多錢。

Profile:王迪詩

人稱「寸嘴女作家」,隱姓埋名寫作時被指由男人假扮。現真身後舉辦「王迪詩寸嘴講」,堅持「我不完美,so what?至少我沒有抑壓自己!」
( http://www.facebook.com/daisywonghk )

熱血青春電影《狂舞派》席捲今夏,柒良同阿花嘅夢想去盡未?
男女主角聯同導演黃修平齊上《亂噏24》,動Live預埋你!
http://bit.ly/appletalk24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