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4年01月02日

式芝識之:我們可以改變世界 - 趙式芝

John-Paul Flintoff寫的《如何改變世界》,說就算做些微不足道的小事,都可改變世界。

自小在香港長大,小時候的香港是個舒適宜居的地方,有足夠的休憩空間,澄藍的天空讓人看着都充滿希望,閒時又可跟媽媽去避風塘船上吃海鮮……印象中的香港是特別且有個性的地方。 但現在的香港,到處是針插不入的建築物,抬頭看到的是灰濛濛的天空,晚上看到的不是星星,而是飛機和衞星,海灘佈滿垃圾,這裏就是現在我每天生活的地方。香港的空氣、海洋,受噪音污染、環境污染情況嚴重,幾乎去到不能接受的地步,但香港人卻如溫水煮蛙,未能感受到危險訊號的逼近。十二月某個周末起床,看到整個維港被霧霾包圍,讓我感到頭痛和窒息,忍不住拍了張照片放在facebook上,呻了幾句。

如果我是外星人,以抽離和客觀的角度來看,會很奇怪人類為何要摧毀自己所居住的地球。互聯網上流傳一個笑話,說如果樹木可以用作無線上網,地球上必定種滿密麻麻的樹木,但可惜樹木只可以發放對人類來說是珍貴的氧氣。現時人類對於通訊科技的追求,已經到了上癮的地步,我自己也不例外,我們需要付出一些代價來取得平衡點,為地球的健康和人類的下一代出一分力。
正因為資訊發達,我們不能再以「我唔知」為藉口,不去關心地球發生的事情。保護生態環境的方法其實大部份人已經知道,但只要未去到敲響警鐘的狀態,有些人仍然覺得經濟發展比保育發展重要,但我們不能因此而灰心、放棄,反而要更積極宣揚保育意識的重要。

環保難以金錢衡量

環保確實是要付出,因為費用不菲,我現時所駕駛的電動車,要慳十多年油費才能回本,甚至有人說環保車用電池一樣不環保,電池作廢時掉到堆填區更加會造成污染。現時政府總部安裝的扶手電梯設有感應器,有人才會運作,但有人指摘安裝感應器的費用比慳到的電費更多。支持環保不吸引,是因為我們往往只懂得由利益和金錢角度出發,但環保並不是可以金錢衡量的,那是以地球和人類的整體為出發點。不要以為拯救地球、改變世界是很偉大的事情,覺得太難做到而放棄,個人力量微小,但聚集起來卻是很龐大。已故南非前總統曼德拉也曾經說過,「我們可以改變世界,讓它成為一個更好的地方,有所作為的關鍵就在你手裏。」
曾看過John-Paul Flintoff寫的《如何改變世界》(How to Change the World),書中說某些人做着看上去是微不足道的小事,簡單如自己車一件衫,都已經改變了世界。對小孩子付出愛心和啟發創意的幼稚園老師、願意放棄工作專心照顧患病婆婆的青少年,能夠和人分享並感染他人,就去到了更高的層次。一位朋友近年自己種植對人體健康有益的紅茶菌飲用,並送贈給朋友,影響到身邊一些朋友也開始種菌。以 Flintoff的理論來說,朋友已經改變了世界,令世界更美好。

媽媽迷上織冷衫

媽咪近來也迷上了一種環保活動──織冷衫。這兩年她共織了七件冷衫給我,有些很漂亮,喜歡的那兩件我幾乎每日帶在身邊,我很珍惜媽咪送給我的冷衫,會吩咐工人用手洗,且不用洗衣液。媽咪年輕時就有織冷衫的習慣,她自小家貧,在未做歌星之前,少女時期曾經是一名工廠車衣女工,我的公公是一名裁縫,有段時間媽咪和公公一起經營服裝小生意,他們做定一些登台用的靚衫,去歌廳向女歌星兜售,以此為生。媽咪很喜歡唱歌,有時會邊賣衫邊隨口哼幾句,一晚剛好一位女歌星臨時請病假,歌廳老闆便向媽咪說:「你,着起手上那件衫,上台唱歌。」就是因為這次的臨時替工,媽咪踏上了歌星和演藝之路。
我小時候曾跟隨媽咪和uncle(後父)去美國生活,那時香港製造業還很蓬勃,uncle曾提議媽咪可做回老本行搞些時裝生意,媽咪雖對做生意沒信心,不過還是會想想自己是否錯失了機會,偶爾提起七十年代曾和她一起車衫的那位某某,在大陸已有幾間工廠,似乎很欷歔。我跟她說現時在大陸設廠的廠家經營很艱難,媽咪又會點頭同意說「咁又係」。

Profile:

趙世曾女兒,卓能(集團)有限公司執行董事及慈善機構相信愛基金創辦人,愛好駕駛直升機。( http://www.facebook.com/foundfaithinlove )

有料放?想收料?入嚟【蘋果互動】啦!
【蘋果互動】是蘋果日報與讀者緊密互動、放料及收料的聚腳地。
http://fb.com/AppleDailyExchange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