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4年01月07日

登高見博:有沒有一生一世的愛情?

去年是一三,今年是一四,很多朋友把一三一四的交替想得很浪漫:跟誰一起倒數穿越一三及一四年,就會與誰一生一世。
到了一月三日,又收到很多朋友的訊息,把一三一四以月、日、年排序,再度浪漫地演繹一生一世。

這無疑是很具詩意的食字玩意,凡事往完美處想,推己及人地送上祝福,是很正面的態度,但老老實實,我從不相信愛情是一生一世的。
因為不相信,所以也不奢望擁有。如果真的出現,那是奇妙的額外獎賞!
我不浪漫,而且盡量不容許自己有浪漫的願景。
印象中,「你會永遠愛我嗎?」這問題,從未出自我口中,反正對方怎回答,我都不敢相信。而我說的甜言蜜語,頂多是I love you always。
Always──在愛的時候,經常都很愛,那已是極高境界;我不敢輕言「永遠」,免得不小心對心愛的人講了天下間最大的大話。
年輕的時候,每當遇上男朋友想穩定下來,成家立室,我便感不安,或設法逃跑,或盡量延遲被綁定的時間。
綁,是雙方互相約束的,天下間沒有你想綁人便綁得住,你想走人便走得甩那麼着數的事。越是不想辜負承諾的人,越是害怕交出承諾。
我總覺得,愛是一種感覺,或許一覺睡醒,突然發覺不再愛──這個人可能是他,也可能是我,我都不敢保證我自己。
我會對情人說:「如果有一天,你發覺不再愛我,不需要假裝,直接對我講就可以了。」這些話出自女人口中,男人不敢相信,不過,我是認真的。
我認真地認為世上沒有一生一世的保證,無論是幾好的東西,要一生一世帶着它,都是很沉重的負擔。又如果,我很愛他,而看見他與我一起表現痛苦,我也寧願放手。
聽朋友傾訴感情煩惱,我通常只會問一個問題:在愛情面前,你們還有沒有可以抬起頭來愛和被愛的自尊心?
愛情是很神聖的,兩個人頭上都要有個光環,不要有一方愛得卑躬屈膝。

八個始亂終棄的先兆

我們都遇過分手的難堪,始亂終棄不會是沒有先兆的。在一段感情中,需要保持一定程度的警覺。
第一,如果愛,他不會輕易流露「晦氣」的態度,一句說話,是商量還是知會,是打開話題還是撩交嗌,你應該很容易分辨。
第二,被愛者,一般是一個利益集團,如果愛,他必定會愛屋及烏,連同你的家人好友也受到善待,成為他生活中的重要人脈。如果有一天,他對你身邊的人無故挑剔,不尋常地出現敵意,意圖摒棄那個圈子,便要多加留心。
第三,報到是情侶間常做的事,基本上沿於善意,目的令對方安心。但當他很刻意地在你必然會感到安心的特定時、人、地組合下,才特別緊張報到,而在其他所有情況下,都對你的報到表示煩厭,這是很大的警號。
第四,如果兩人之間氣氛已有點不妙,而他突然待你特別好,卻又對你稍為遲緩的讚賞乘機動怒,似要在你身上連本帶利回收他的好意,這要當心。
第五,在你面前,所有事情,包括他本身的興趣,都不能讓他流露興奮,他由以前的活潑主動,變成木訥遲鈍,並處處以不耐煩回應你的建議,要特別留意。
第六,你成為了觸怒他的專家,他總是可以從你的閒話家常中,拉扯到他面對的種種煩惱上,而且越說越火,結論是你不會明白他的難處。
第七,你發覺他忽然間劃分了很多「你的」和「我的」,楚河漢界;而在他口中,不再出現以「我們」兩個字開頭的句子。
第八,你越來越被矮化,他的說話,處處在打擊你,很多你第一次聽到從他口中說出的你的缺點,場合是與至親的聚會中。
我問朋友,以上出現了多少項,朋友苦笑:「全中。不過這些始亂終棄的先兆,都出現在我這一方。原來是我已經不愛他了,他一直在默默忍受我的不耐煩。」
不耐煩是,她開始厭棄與他至愛的親人打交道;她對他周邊的人和事都失去了包容;她沒興趣知道他的行蹤,只為省卻麻煩才每天例行公事地報到。
她心有歉愧地安排了一頓燭光晚餐,卻因為他遲到五分鐘而在公眾場所大發脾氣,乘機冷戰;她只要跟他在一起便感到納悶,很多事情都只想一個人去做。
她每一個牢騷,都不會主動分享,當他閒話家常,她卻以滔滔不絕的怨氣作回應。
她不再有與「兩個人的未來」有關的任何憧憬;她希望分手由對方提出,但他對她給的打擊,只逆來順受。
她也不知道由哪一刻開始,他不再是她眼中的英雄。他在她面前,已經愛到沒有了自尊。
我這對相戀多年的朋友,在度過一三一四那一天後,分手了。

Profile:梁芷珊

作家、生意人、市場推廣專才。( http://www.facebook.com/leungcanny )

足本收睇《亂噏24》x鄭秀文@杜琪峯; 再有卓韻芝!
周一至周五《亂噏24》約定你: http://bit.ly/appletalk24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