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6年05月20日

【文化籽】做人要做變種特攻?

【文化籽:西遊記】
《變種特攻》(X-Men)算逆向版《復仇者聯盟》(The Avengers),計劃是先推出大雜燴,再將受歡迎角色逐一分拆上市。眼看Marvel的按部就班大受歡迎,近八年,系列電影的全球累積票房超越一百億美元,Fox這一齣最新的《變種特攻:天啟滅世戰》(X-Men: Apocalypse),就算口碑再好,恐怕都追不上《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Captain America: Civil War)。為何做人還要做個失敗者?

電影版《變種特攻》,第一次出現於2000年,全球票房接近三億美金,算是新一波美漫電影熱潮的先鋒。以一班被社會邊緣化的異種人作主角,連套戲都好似擁有同一命運。兩年後,Sony版《蜘蛛俠》(Spider-man) ,全球狂收八億幾美金,才開天闢地,一手引領後來的Marvel大戰DC Comics。
《變種特攻》有甚麼不好?複雜、沉重。《變種特攻》有甚麼好?複雜、沉重。第一代《變種特攻》,單計有名有姓有戲份的重要角色,至少有X教授、磁力王、狼人、靈鳥、暴風女神、雷射眼、妖后,還未計打後陸續加入的夜丑、藍獸等等等等。想像是美好的,以為可以買一開十,本小利大。現實是殘酷的,搞來搞去,只有狼人倚靠曉治積曼(Hugh Jackman)威名,獨立成外傳,其他角色,強如由荷爾芭莉(Halle Berry)飾演的暴風女神,也只聞樓梯響。很正常呀,就似參加speed dating,一次過介紹十幾個女士給你認識,如果你真係記得晒,而唔係只認得最靚女或最好身材的一個,我跟你姓。
複雜未算很大問題,加埋沉重才殺傷力驚人。第一、第二集的導演拜仁辛格(Bryan Singer)本身是同性戀者,感同身受,一直有種自覺要將被社會壓迫的情緒透過《變種特攻》拍出來。事實上確係絕配。狼人的身世、磁力王的報復心理、靈鳥對自身能力的憂慮,不是一句「能力越大,責任越大」便簡單總結得到。去到2006年的《變種特攻:兩極爭霸》(X-Men: The Last Stand),由於拜仁辛格同期接下更重要任務,忙於炮製《超人:強戰回歸》(Superman Returns),將親生仔的導演筒交了給拍開《火拼時速》(Rush Hour)的畢維納(Brett Ratner)。他將《變種特攻》當作成龍爆谷片看待,順利換取一致劣評。即是,本來冇深度一味柴娃娃的,突然有少少覺醒,大眾自然驚為天人;而一直有深層次思考的,為討好大眾口味,刻意將自己變得淺白一點,即會被唾棄。真悲哀。
拜仁辛格其後重新主導《變種特攻》的reboot計劃,先監後導,2011年《變種特攻:異能第一戰》(X-Men: First Class)採用另一批演員,是整個《變種特攻》系列中最精采的一集。作為小總結的《天啟滅世戰》,不算差,但遠遠不及。為免又給人鬧我劇透,比屈穎妍更賤格,我只談其中一幕:雷射眼與靈鳥去約會,時為1983年,入戲院欣賞《武士復仇》(Return of the Jedi),看完,討論《武士復仇》抑或《帝國反擊戰》(The Empire Strikes Back)較好。結論是作為第三集的電影,一定最差。一面自嘲(《天啟滅世戰》是reboot版第三集),但同時抬高自己抨擊他人(《兩極爭霸》,拜仁辛格沒有參與 )。我幾乎笑出眼淚。
就讓我向《變種特攻》學習做人吧。忠於本性,不為他人的成功而改變初衷,不為討好大眾而忘掉小眾,具勇氣向他人作出批評,但同時也為自己所作所為反省。而且,能屈能伸,珍妮花羅倫絲(Jennifer Lawrence)大紅大紫,本來是反派配角的妖后,在她手中,變成正義主角,出真人靚樣仲多過出藍色彩繪。最重要是,生生不息,演員老了,可以讓劇情回到過去,換另一批演員演同一個角色,創造另一個時空,又長拍長有。據說,連狼人都快將整個女版出來,取代不能老的曉治積曼。
在生活越來越困難的時代,打不死,已經是一大成就。請原諒我再沒有甚麼大志去做破紀錄的人見人愛的美國隊長。

撰文:方俊傑

觀塘長大,壹仔打滾,偏愛西片、西劇、中日韓美女。利物浦悲慘球迷,非西人一個。

編輯:陳國棟
美術:楊永昌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