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3月22日

【辦公室政治學】不用害怕跟着世界轉,只要你夠了解你自己

圖片來源:電影《空手道》;圖片文字:陳詠燊。

【文化籽:辦公室政治學】
時代不停的轉,在就業巿場上最大的改變就是——你不要再以為一份工,可以打一世。

在我們父輩的年代,你加入了一家大企業,又或者一些比較穩建的中型公司,是可以「叠埋心水」打一世工的。先撇下悶不悶這個問題,同一份工打一世的好處是,你可以越做越熟練,挑戰少,也不用浪費時間去處理公司文化問題,因為長年累月下來,甚麼文化問題你都應該消化得到。
但在我們這一代,可以與同一間公司一生一世的情況,已經越來越少了。除了因為經濟環境問題,企業對員工的「責任度」也變得低了。無論大小企業,當你在職時,它會要你對公司忠誠;但當它們的收入減少,無論是環境問題,還是自己經營不善,都經常會反過來用裁員來「解決」問題。
輸打贏要,已經變成了今時今日的營商「之道」。人浮於事,面對今時今日沒有承諾的大氣候,我們要學懂的,是怎樣去將你的工作能力「轉化」。
有些讀者可能會覺得我自打嘴巴,「你不是早前有一篇叫人不要去搞multi-tasking嗎?」放心,我這篇講的,正正就不是multi-tasking。Multi-tasking的意思,是你本來是一位髮型師,卻同時走去賣保險、揸的士、做室內設計,還學習去淘寶入貨搞年宵;而工作能力的「轉化」,是將你本來已經有着優勢的技能,加以發揮與轉化,去迎合這個世界與際遇的轉變。
筆者在此故且分享自己的一個小故事。我一畢業就進了電影圈當編劇,那個年頭算是香港電影業的最後輝煌,一年寫三、四個劇本是等閒事。電影拍攝的時候,我會在現場改劇本,同時亦經常被公司安排做一個「厭惡性」工作,就是製作「電影製作特輯」。為甚麼是厭惡性?因為成本小,拍攝時亦因為容易影響到拍攝工作而被人罵,同時間,成品出來後看的人其實也不多。
然而,安排到都要做吧。業內大部份的製作特輯,都是拍了一大堆片段後,回去才去想怎樣做,但由於我是編劇出身,所以我和其他人不一樣,都是想好了流程,寫好了稿才去現場拍攝。那時候其他人都覺得我有點怪--哪有人會為製作特輯寫稿的?
但我堅持那是我的工作方式。
幾年後,電影北移,我失業了。就在我當freelance編劇的時候,接到了一個job,是香港賽馬會想找人為馬王「精英大師」的特輯寫稿。紀錄片的稿,其實我不太懂得寫,而當我硬着頭皮寫着寫着的時候,我才發現--那不就是我以前為電影製作特輯寫的那種稿嗎?
終於,那份精英大師的稿得到很高的評價,之後我更借着這個Project入了馬會當長工,讓我安全渡過了那段時間的電影真空期。
先了解自己的長處,之後好好發揮到其他的地方去,探索當中的化學作用,最後--那場化學作用,可能最後還會救你一命。

撰文:陳詠燊
電影編劇、專欄作家、專上學院講師。曾於香港十大企業之一擔任製作經理多年,見證及參與過無數辦公室戰役,是香港少數同時具備電影前線製作與企業行政經驗之電影人。facebook:Sunnyhahaha

編輯:謝慧珊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