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4年07月05日

悠遊芊陌:我們還有反抗的自由 - 蕭煒春

今年7.1,我沒有上街。因為離開了香港一星期,有點體力透支;孩子要參與泳隊操練,鋼琴課也要補課;滿屋不是污穢就是洗滌後等待熨平整理的衣服,亂得不像樣;還有好多篇稿要趕,死線全在星期三;自問絕對是個懶惰的人,近年出動遊行的次數既多且頻密,感覺身心俱疲……結果,7月1日那天,以為可以留在家中整理內外的亂局,結果甚麼也幹不成,像個逃離戰場的士兵,整天內疚得坐立不安。
內疚,是因為明知應該站出來,用腳向政府說不;內疚,是明知為人父母更應該身體力行,為下一代爭取自由的空間。卻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沒有盡上作為一個香港人的責任,感覺相當難受。
原來可以有一百個不參與的理由,但沒有一個理由可以勝過良心的責備。
晚上,跟家人吃飯,話題很自然聊到7.1,不幸地,無綫新聞一直在播映遊行人士在崇光外衝鐵馬的場面。「這些人,警察應該全部拉返差館。」從來不問政事的妹妹,以極不屑的語氣斥責。
「這是人為的。」過去十多年,在公在私參與過近百次遊行,即使03年的50萬人大遊行也進行得很順利。近年衝突頻生,關鍵是有人要減少進入維園的人數。某次我在灣仔下車,準備逆流步行往維園。隊頭明明人流疏落,至接近崇光一段,警方訛稱因前面人多擠塞,三五步便設立一個關卡,分段阻止人流向前進。結果在崇光外呆站一小時也無寸進,旁邊一位少女在烈日當空下暈倒。「他們是刻意留難,總有人因不耐煩而發難,於是就會出現所謂的火爆場面。」未參與過遊行,單看電視鏡頭的選擇性畫面,的確容易產生誤解。
「其實無論誰做特首,這班人也一樣會走出來反對的。」對,誰當特首也會有人反對,因為一日沒有民主選舉制度,所有特首都是經小圈子內定欽點,不會向香港人問責。
「遊行沒問題,但之後不肯散去,說要佔領這佔領那,那就不對了。」我哥加入了討論。他參與了網上全民公投,但說到身體力行就免了。其實不用說甚麼,只要翌日睡醒,看到警察如何對付手無寸鐵、和平靜坐的學生,就應該明白雞蛋與高牆應該站在那一邊。
「若小悠要去佔領中環,你會讓她去嗎?」成年人一定要尊重年輕人的政治情操,若確定女兒明白行為背後的意義與後果,「作為母親,我會跟她站在同一陣線。」
輪到左派工會出身的老父插嘴。「香港有七百萬人,即使真的有五、六十萬人遊行,又怎能代表六百多萬人支持政府?」一次躲懶,竟然就被歸類為梁粉!「爸,不去遊行,不等如就是支持政府,起碼我就絕對不是你口中所指的那些人。」
時至今日,政治與任何人都息息相關,我家人的想法,相信也是不少沉默香港人的想法。朋友的面書傳來一句:「我們還有反抗的自由。」是的,今天我們還有反抗的自由,但明年呢?後年呢?過幾年我家孩子跟黃之鋒一樣年紀時,身處的社會又是怎樣的一副光景?The world will not be destroyed by those who do evil, but by those who watch them without doing anything.今年7.1錯失了表達自由的機會,不能再容忍自己因偷安而成為千古罪人。

蕭煒春

傳媒人、兩女之母。徘徊於工作與家庭之間,終日嘔心瀝血。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