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7月24日

【有個台灣家】移民後的上一代和下一代 - Cass

上一代的父母,因我們移民了,令他們的人生下半場,迫不得已地出現了很多遷就和改變。

【有個台灣家】
我承認,當初我們一家人決定移民是帶着一點衝動,不只是為着自己的生活,也是希望我們的下一代,可以在一個更好的環境中成長。當初從沒想過,我們會有第三個孩子在台灣出生,看到三弟的台灣出生證明書,突然驚覺我們的孩子,是一個真真正正在台灣出生的台灣人。

媽媽幫忙坐月子 自責愧疚

我們在家中還是堅持着和跟孩子用廣東話溝通。「我接受不了我們的孩子不懂說廣東話!」我跟老公說笑。來台灣兩年,我們兩個大兒子說的國語已經完全是台灣腔,半點也聽不出有其他口音,但在講廣東話的時候,也開始偶有些怪怪的口音和詞不達意,然後每次聽到我和老公講國語的時候,他們都在旁邊暗笑我們講得不標準!有時候會在想,他們的下一代、我們的孫子,還會懂得講廣東話嗎?還會說他們是香港人嗎?就是當初我們的一個移民決定,改變了我們家三個孩子的國籍,改變了自己最熟悉的語言,也可能改變了他們的將來和生活。身為父母的,我們不能保證孩子移民後的將來是好是壞,只能把我們相信的最好帶給他們,將來的路要怎樣走或走到哪裏?就要看他們自己的造化了。

我在台灣誕下三弟,媽媽特意從香港來台灣照顧我們一個月,幫忙坐月子。媽媽是個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不懂講國語,但偶而看看電視,也會學懂聽一點點國語。因為我們移民了,媽媽學會自己一個人從香港坐飛機來台灣,學會自己拿着悠遊卡坐公車到菜市場,也學會硬着頭皮地用半鹹淡的國語,在菜市場內和商販溝通買餸。媽媽同時要努力習慣在台灣吃不到菜心,也很難找到藥材煲老火湯。因為媽媽不懂開車,也要習慣每天安分守己地待在我們家中,無法每天去飲茶和逛超市。有時候看到媽媽苦悶地坐在梳化上,望着窗外「人影都唔多隻」的行人道發呆,彷彿有着那種老人與海的無奈,我心裏都會有一陣自責和愧疚的感覺。

又因為唯一的孫兒移民了,所以媽媽學會用WhatsApp和我們視像通話,學會了用語音輸入法寫訊息給我們,也學懂了每天上facebook看看我們的相片和日常分享。

這一切生活上的改變和配合,有無可奈何的、逆來順受的、甘心情願的……對一些已經走到人生下半場的上一代來說,情何以堪,更談何容易呢。回想當初要跟我們的爸媽說,我們要離開香港移民台灣時,那是一種難以啟齒又無可奈何的感覺。慶幸和感激爸媽都是開明的人,放手成全我們去選擇自己想要的生活。

因為我們選擇了移民,原來會深深地改變着我們的身邊人。無論是無法選擇的上一代,或是不懂選擇的下一代,移民都不是瀟灑走一回、不帶走半點雲彩的簡單。一髮動全身,這根頭髮不到最後一刻,真的不敢、也不想去動……

撰文:Cass(King Kong 媽媽)
80後爸媽,兩年抱兩後,做了全職爸媽陪伴孩子成長,2017年5月舉家移民台灣,重新出發,帶著孩子找另一片新天地!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