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4年09月03日

味道不變 人麵依舊

我們都愛聽故事。食店背後的故事,雖然未必直接跟我們吃進肚子裏的味道有關,卻能讓我們更了解店家作風,有沒有用心經營。最近兩家新開的麵店,不約而同,都有一個動聽的小故事。一個是50年後再續前緣,一個是識英雄重英雄,叫人在熟悉的麵香之間,還能細味出一份感情。

記者:陳詠敏

攝影:陳永威

一個名字 兩代麵家

獅子山下,50年前有一間豪園麵家。50年後也有一間豪園麵家。
50年前爸爸梅鴻琳是老闆,50年後老闆換上了女兒梅樂文(Conina)。「以前住在黃大仙徙置區,我就在區內開食肆,養活了四個仔女。從前徙置區的位置,正跟這兒不遠!」梅爸爸說。六、七十年代,梅爸爸在黃大仙和慈雲山區經營多間食肆,包括麵家、茶餐廳及餅店。至八十年代中,舉家移民溫哥華,繼續在彼邦設店招待食客。
十多年前,一家人回流香港,梅先生亦已退休。沒想到事隔多年,一家人和獅子山的緣份依然還沒完結。女兒搬回黃大仙區的現崇山,發現商場內沒有一間中式食肆,「當時我想,不如自己開一間麵店好了!」Conina如是說。
看中舖位,下定決心,並請得爸爸出山相助,幾十年後的今日,黃大仙又再重現豪園麵家。Conina把獅子山作為店的主題,非但店內有一大幅山景相片,椅背亦以獅子山的輪廓來設計,她希望借助這座山,提醒香港人記住那份爭取拼搏的獅子山精神。這話是在提醒大家,也在提醒她自己。

兩老助陣 重拾滋味

從沒做過飲食業的Conina,還有很多事情需要學習。梅爸爸雖然一把年紀了,卻總是在旁盡力協助,幫忙定價、幫忙找從前的供應商、幫忙找從前的老夥計回巢,還要每天早上回來親手打墨丸蝦丸。梅媽媽也來幫手收銀,餐牌上端正秀麗的字體,也是梅媽媽負責書寫。你看兩老置身店內,比起任何一個年輕人都更有活力、更有拼勁!Conina笑說,現在才真真正正知道爸爸從前做生意有多厲害!
現在,她一點點學着把當初豪園麵家的味道重現。雲吞麵的麵條是特別做的,蛋香味非常重。雲吞是自家包的,九分蝦一分肉,蝦肉爽口,豬肉滲出油香。潮式蝦丸、墨魚丸亦很好吃,每天真材實料手打製作,外形看來雖不圓滑,入口卻彈牙有鮮味。
這間店亦把她和父母拉得更近。「從前一個月見爸爸媽媽也就只有兩三次,現在卻是天天見面!其實開這麵家最叫我擔心的,就是怕爸爸媽媽會辛苦。但我看見他們在店內跟老街坊聊天,落手落腳工作,我就知道他們做得很高興。而且我總是在想,能夠和爸爸媽媽再次經營一間豪園麵家,是做女兒的福氣。」

豪園麵家

黃大仙睦鄰街8號現崇山商場地下21號

伯樂與千里馬

阿信屋的故事,在香港本來就是一個傳奇。
為了$1.1的差價,阿信屋被大超市聯同汽水供應商施壓,沒想到卻反而得到市民力撐,近年發展如日中天,四圍都是分店,還開了化妝品店及超市,最新搞作就是759雲吞麵。
說是進軍飲食界,不如說是為了一個人開店,那個人,叫鄧子健,是759雲吞麵的主廚。
十多年前,阿信屋老闆林偉駿未發迹前,一直光顧一家名叫年運的茶餐廳。「林生的辦公室就在我們茶餐廳對面,那時他一星期至少來四、五天,吃的不是牛腩,就是雲吞。」鄧師傅說。就是這樣,二人相識。
彼此成了莫逆之交嗎?沒有。無所不談嗎?沒有。下班後一起耍樂嗎?也沒有。鄧師傅說,他們就是純粹的廚師和客人,不交心,不多話,只是天天一個在煮,一個在吃。
然而伯樂對於千里馬,就是欣賞。幾年前年運茶餐廳結業,林偉駿二話不說就向鄧師傅招手,說了一句:「開一間雲吞麵店你做。」在阿信屋蟄伏兩年當咖啡師,今年找到舖位,老闆果真開了阿信屋旗下第一間食肆:759雲吞麵。

咖喱牛腩 同樣出眾

千里馬被厚愛,能回報的就是加快腳步。鄧師傅找到一班同門師兄弟來幫忙,每天一大清早便預備各樣材料,包雲吞、燜牛腩全都親力親為。曾經在行家處吃過一個好味的咖喱牛腩,二話不說就找來食譜反覆嘗試,放在店內成為招牌菜之一。親身試過,果然味道香濃,帶有辣勁。我亦喜歡這兒的雲吞,餡料只有一大隻蝦和一小塊豬肉,口感特爽,自成一格。
桌上佐料亦有心思,有余均益的辣椒醬,亦放有阿信屋有售的日本麻油,任君取用。開業至今,每天還是有人龍排隊等食,繼承了阿信屋的人氣滿滿。

759雲吞麵

長沙灣長沙灣邨服務設施大樓地下1號舖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