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4年09月05日

老冰室的故事

45,148

曾幾何時,冰室是個時尚好地方,喝一杯西式奶茶吃一件西餅,就可以好好消磨一個下午,說它是香港西式飲食文化重要起點之一,也不為過。
最近有消息指市建局打算將旺角上海街十四幢唐樓活化成冰室,消息聽起來是好,但不難想像,他朝活化出來的疑似舊物,只不過是一間間以冰室之名的茶餐廳或Cafe,完全吃不出冰室的真味。現存老冰室執一間少一間,漸為人淡忘,你有興趣在冰室完全消失前,聽聽它們的故事嗎?
記者:區佩嫦
攝影:林栢鈞、伍慶泉、劉永發

祺森 五十年裝修不變

六、七十年代,香港漸受西方飲食文化影響,不過當時只有高級餐廳才提供西式食物,昂貴收費令平常百姓卻步,所以售賣西式食物、價錢相宜、模仿西式Cafe的冰室隨之興起。「冰室」名稱由來有二說,一,因當年冰室樓底高,天花板掛裝吊扇涼風送爽,加上以售賣紅豆冰、咖啡、奶茶等西式飲品為主,既以飲冰為賣點,故取名冰室;二,梁啟超有同鄉以其書齋「飲冰室」之名經營食店,為冰室之始。
現存的舊式冰室大概只有十多間,大多保留原來裝潢,像位於坪洲的「祺森冰室」,店內一枱一椅一磚一瓦均與一九七○年開業時無異,只曾在牆身髹上乳膠漆,或在卡座掃上瓷漆,負責人林耀山(Gary)說:「餐廳自開業以來也沒有大裝修,只間中自行髹髹油漆作有限度翻新,其實卡座的桌子已開始霉爛,須自行加固。」這位三十多歲的小伙子穿一身街坊裝,像食客多過負責人,曾當平面設計師的他,有一天突然厭倦打工生活便回坪洲,與家人手足胼胝打理老父心血。他眼見冰室有點殘舊,希望將冰室復修,可惜淺藍色的日本瓷磚已停產多時;堅固耐用的卡座設計全部是入榫的,沒用一口釘,但現在懂做入榫傢俬的師傅已買少見少,就算找到了師傅也造價高昂,小店那能負擔?「我現在還在為裝修一事徬徨中。」
時代巨輪並沒有在冰室留下痕迹,牆身電掣仍然是絕迹廿多年的黑圓掣;那張「勿將痰涎吐在地上 違者可被罰款二千元」的市政事務署告示仍掛在當眼處;白底紅字的手寫招牌仍然光亮如新……但店內食客卻敵不過歲月洗禮,Gary指指坐前排卡位的一位太太:「她由少女時代已光顧,看着我牙牙學語;那邊卡座的先生是我中學同學,現在他囡囡已讀中學了!」

餐廳的食物亦隨歲月而改變,「我太公年代已在坪洲做飲食業,老父年輕時行船,在商船上做伙頭,餐廳開業時除賣紅豆冰、三文治等小食外,還會賣上海麵。」Gary指老一輩認為麵食飽肚,就像其他冰室賣通心粉一樣,不過坪洲人老派一點,上海麵較通粉易被接受。雖然上海麵並不是自家打製而成,口感卻比市面出售的煙韌,當麵條沾上煎豬扒的油香時,麵粉香更突出。

街坊做義工 幫手賣蝦多士

舊式冰室由於只持小食牌照,故一般只賣三文治、糕餅等,祺森冰室則以酥炸小食最有名,如蝦多士便連出名嘴刁的蘇絲黃都讚口不絕,多年前在蘇絲黃效應下更引來不少遊客光顧,人龍由門口排至街尾,要街坊做義工幫手維持秩序,甚至落單傳菜收錢。
Gary:「蝦多士是我接手冰室時老父加設的小食,以白汁混入豬肉碎、洋葱碎及鮮蝦,這款蝦多士是五十年代流行的食品,因工序繁多,所以漸漸在冰室裏消失。」眼前的蝦多士,外貌像西式炸薯角,麵包糠內為原隻鮮蝦,「新鮮蝦肉會黐殼,剝殼很花工夫,以前由老父剝殼,剝到手都抽筋,現在已請蝦檔代勞。」平日,蝦多士已經限量供應,假日大約下午二時便售罄,而早前休漁期沒有新鮮蝦,這招牌美食更暫別了一個月。蝦多士很creamy,嚐到洋葱的爽和蝦的鮮,與市面那些只在麵包上釀入蝦膠的貨色完全不同,食物雖然美味。雖然眾人讚不絕口,但Gary慨嘆現在的食物已沒有以往般美味,「我覺得是原材料問題,如蛋治,即使用了有機雞蛋,但蛋香已不及十多年前。」人事物不斷在變,還好在懷舊冰室仍找到不變的人情及堅持。

祺森冰室

坪洲永安街3B地下

華南 一杯靚茶留熟客

老冰室的人情味是最令人依戀的,入店坐好,不用多言,夥計已經自動自覺為你落單,捧上你最愛的奶茶、卷蛋,這種感覺最令人窩心。只要坐在「華南冰室」一個小時,你會發覺這種你心知我心的情景不斷重演着,以為夥計料事如神,其實只不過這班顧客已經光顧了十多年,是真真正正的老顧客。
以前的深水埗並不如現在般被視為貧民區,當時聚集了不少小型鞋廠、製衣廠,華南冰室便成為工廠麗人或老闆的蒲點。華南冰室老闆周焯騰回憶:「以前飲西茶好高檔,一九五九年我在荔枝角開『豪華冰室』、『豪華扒房』和『豪華餅店』,一九七八在深水埗再開華南冰室,當時冰室一杯奶茶賣約三毫,而有數片車輪鮑的鮑魚通粉都則賣六毫,好矜貴的,所以很多人來冰室喝茶吃糕點,華南冰室附近有戲院,餐廳朝早到凌晨也擠滿人。」不過現在三間豪華也已結業,只餘下華南冰室。

滑溜秘訣黑白奶

已屆八十五歲的周焯騰,腰板挺直,說話中氣十足,雖然患有膽固醇高等老人病,仍堅持每天一杯奶茶、一件菠蘿油。「餐廳的奶茶很重要,茶葉不能用平價貨,我用斯里蘭卡的西冷紅茶茶葉,花奶要用黑白奶,茶才滑溜!有人鍾意飲茶走(以煉奶代替花奶及糖的奶茶),但我覺得若無花奶,茶就不滑,而且煉奶惹痰。」說時他大步走向廚房,拿起茶壺沖起茶來,「水要大滾才用來沖茶,茶要反覆拉兩次才入杯,茶同奶的比例要剛剛好,否則奶味會蓋過茶香。」年輕時的他曾於冰室及餐廳打工,難怪說起沖茶亦頭頭是道,偶爾還會因技癢而走入廚房沖茶。
門前餅櫃有合桃蛋糕、卷蛋、蝴蝶酥,還以為是自家餅房炮製,周焯騰說:「以前是自家製造,但師傅辭工開設麵包工場,加上請人困難,不如叫師傅直接供貨,所以味道如一。」卷蛋質地實淨,吃一件已經半飽,那塊大過手掌的蝴碟酥,亦是坊間罕見,「新鮮蛋球簡直是人間極品,不加發粉以全蛋及牛油製成,不過師傅嫌手工繁複,已經停做。」聽他如此說,我即時想起那甜甜的砂糖,鬆化的質感,可惜現在已沒有了這美食。
曾經作為扒房、冰室、餅店的老闆,究竟最喜歡哪門生意呢?「當然是冰室,我每日最開心便是到這兒與街坊打牙骹,做扒房怎能與顧客這麼輕鬆傾談呢?冰室九成夥計也做了十多年,街坊與夥計像一家人般。唉!不過人老了,兒子不肯接手,冰室現在由親戚幫手打理,希望可以繼續留存下去。」

華南冰室

深水埗桂林街87號地舖

榮華 藏身於百年老村

油塘隱藏着一條有過百年歷史的舊村,村內的大麻石老屋附有鐵皮,破破落落,有點像數十年前的九龍城寨,這條村叫茶果嶺村。茶果嶺村雖然殘舊,內裏的人情味卻滿滿,真正如一個大家庭般,只要到「榮華冰室」一趟,你會能感受到其樂融融的氣氛。
對村外人而言,要到榮華冰室並非易事,依地址由茶果嶺大街一直行,來回了多次也找不着,原來要入村才發現其蹤影。甫坐下,便聽到食客左一句鏡嫂右一句鏡叔稱呼店主二人,店主歐陽偉鏡已近七十歲,頭髮漆黑發亮,只是稍微寒背才顯出老態,否則我以為只是五十多歲的叔叔,至於鏡嫂則開朗健談,冰室的故事全部由鏡嫂娓娓道出。

孫兒歸來 冰室變兒童樂園

榮華冰室是由鏡叔老父開設的,在一九六二年領取飲食牌照前已經營業了多年,原址本是教堂,後來分割成多間小屋,其中一間便成為冰室。
店舖裝修與開店時沒兩樣,實木雕花的卡座、已褪色的海報、舊得只可成為擺設的汽水櫃,鏡嫂說:「天花板盞吊扇已有近六十年歷史,它是電威牌,以前很有名的,當時好多村民都在電威打工。」這時有位中年女子入店坐下,還未開聲,鏡叔已端出一杯以凍飲杯盛載的加大碼熱奶茶,鏡嫂:「這些村民日日都來飲茶,不出聲已知道他們的喜好。」店內一有街坊,氣氛便熾熱起來,有點像打麻雀時的閒聊感覺。看到那中年女士喝完奶茶後,拿着杯走到廚房要求添飲,我忍不住問奶茶好喝嗎?不願上鏡的她笑答:「你喝過便知。」我慢慢喝一口奶茶,味道濃厚茶香十足,而且帶淡淡甜味,原來鏡叔在沖茶時已悄悄加了糖,這甜度正中我下懷,不錯!還有鏡嫂親自滷製的雞翼尖,更是鎮店之寶,一碟十二元,數量足有十隻之多,滷水味濃濃的,骨頭帶化,的確很滋味。
吃着雞翼尖時,突然傳來小孩大叫:「爺爺!嫲嫲!」原來是鏡叔孫兒放學歸來,同行還有一個鄰家小孩,二人不理卡座還有食客,夾手夾腳在椅下的紙箱中翻出玩具,冰室霎時變成兒童樂園,這個樂園間中還有小朋友加入,這種感覺就像小時候爸媽外出,一班小孩暫託在鄰居一樣,非常親切。

榮華冰室

油塘茶果嶺大街106A

果然好玩,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返回最頂
香港 台灣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訂閱版: 飲食男女|    Ketchup|    壹週刊
© 2017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