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5年03月09日

【飲食籽】為一口清脆菜聲 我要做農夫

【飲食籽:清恬淡食】
「飛機是給人坐,而不是給蔬菜坐的。」就是這麼的一個簡單原因,馬來西亞出生、加拿大長大的許輝,放棄自己財務及科技界的專業走去做農夫,在上水展開他的農夫夢。他深信只有親手拿起泥耙,才會知道一口咬下沙律菜時發出的清脆聲響,其實得來不易。
問他家人有沒有反對時,他用那半鹹半淡的廣東話說:「都係嗰啲啦!」反而他的太太彭凱恩(Rachel)斬釘截鐵地回應了一句:「So what?為甚麼你們總是這麼的庸俗?工作為甚麼一定要高薪厚職的才是成功?」對她而言,許輝不過做他喜歡的事,根本沒甚麼大不了。相反,我們是否應該反思這個社會,為甚麼容不下另一種更深層次的價值觀?
說到底,沒有像他這種願意投身日灑雨淋工作的農夫,我們還能安心地吃新鮮即摘的本土好菜嗎?

如果你知道許輝突然歸園田居,只為吃一口聽得出清脆聲音的沙律菜,也許跟他的親戚一樣,感到十分意外。但跟着他走到一開始誘發他自己種自己吃的沙律菜田去,就會明白他的看法。這個沙律愛好者,剛到香港,就跟很多人一樣,習慣去超市買一盒盒看起來很美、很新鮮的沙律菜,但每次打開把一片生菜或火箭菜放入口中,他就是覺得不對路:「菜沒有菜味,更沒有我最喜歡的清脆口感,吃沙律就是應該要有菜的crisp嘛。」看着他隨手摘了一片翠綠的生菜葉,擦一擦就放入口裏,嚓!嚓!嚓!的清脆聲在我耳畔響起,「這翠綠色在雪櫃裏可能留得住,但這crisp的質感,卻只有兩三天的壽命,是不是本地種的,騙不了人!」就是為一啖清脆口感,他改變了自己的人生。

有機本地菜 營養價值不流失

若不是因為生了兩個孩子,不是經常聽到有關農藥超標、有毒蔬菜的新聞,我跟大部份師奶一樣,別說對所謂的有機菜從來漠不關心,到認識到有機菜是寶,也不過是去超級市場買「懶貴」的來路貨。「你所講的有機菜,亦可能只是坐飛機來的外國有機菜,又或者掛着有機標籤,但卻是在大陸種植而已。」許輝說只有支持本地有機菜,我們才能獲得百分百的營養,享受到有機菜的好處。而所謂好處,除味道之外,是避免長時間運輸而引起的營養流失問題。許輝引述Harvard Medical School “Center for Health and the Global Environment”的一個研究報告,指出蔬菜採摘後經過一至兩星期的冷藏和運輸,最少已失去百分之四十的營養價值。更別說那些不是有機耕種,甚至是受污染影響的大陸菜田,所以當大部份人開始理解有機是甚麼,許輝和太太已再多走一步,堅持「我口吃我手」,吃在這片土地種出來的有機蔬菜。
所以,三年多前,許輝開始過半農半工生活,尋尋覓覓下,花了九個月才找到上水的這片荒廢的六斗(約四萬二千平方呎)農地,再用了一年時間開墾,最終可以正式過全職農夫生活。

由零開始 到考取農務證書

許輝最後下定決心落地生根做農夫,當中遇上最大的困難,並非失去高薪厚職,而是如何做個好農夫,種出好味蔬菜。
為了做農夫,他飛到台灣一個大型農場,學習如何有規模地種菜,最重要是學會了如何將菜賣出去,因為我們清楚知道,香港農夫最大問題是種好的菜無處可銷。逗留三個月後,他再透過英國的皇家園藝學會(Royal Horticulture Society, RHS)考取認可的農務證書,正式地由零開始學習農務的理論,但紙上談兵始終意義不大。所以,他最喜歡跟本地農夫交流,因為做個好農夫,先要學會跟天氣、土壤、季節交朋友,而這些知識一定要跟老農才會學到,所以一開始他就跟隨附近的農夫,人家種甚麼,他就種甚麼,在適當的時候下適當的種子,就是靠農夫的經驗。有時他更會主動問他們的意見:「好似白蘿蔔,鄰居做了三十年農夫會教我澆太多水蘿蔔會爆開,澆太少水蘿蔔又會苦。」畢竟他始終不是香港人,種沙律菜就拿手,但本土菜種如白蘿蔔、芥蘭等,真的要靠他們。不過耕田最重要的,還是「不時不種」這大道理,像菜心其實只有在冬天才會好吃,夏天就應該吃通菜。但科技發展到超市可以全年都有菜心賣,你就會明白這菜心靠的是甚麼才能長大了。

讓人吃得安心 比賺錢更滿足

但年半的土地,暫時只開發了一半也沒有,「冇人手呀,幫我的都是義務性質,一對手做極都有限度。」許輝直言,他並不急於開墾更多的土地,因為讀經濟出身的他,深明多不一定代表好。他現在種的,剛好夠供應自己網上菜店的客群,許輝還笑着告訴我就是甚麼也種得剛剛好,有時連自己都「冇得食」。也因為他知道貨量,可以安排在最好的狀態收割。「香港農夫最大問題是經常希望將農作物種到最肥美時才收割,但我不會。」他會刻意提早兩三天收割,體積上可能比別人細一點,但味道一定最好。然後,一收割好就立即包裝,自己開車又或找van仔送貨,總之即日收割的,客人就算不是即日收到,也一定不會遲過明天。吃下肚子的,就保證最鮮、最甜、最脆也最有營養,最重要是令其客人,約三十個家庭吃得安心,這滿足感比賺錢更難得到!
怪不得當初其太太Rachel聽到另一半說要做農夫,是開心也來不及,就算收入少了很多,就算老公不再是世人眼中的專業人士,但能創造一個自己專屬的土地,跟大自然打交道,就是最好的回報!所以Rachel亦會在空閒的時候下田,一起播種除草,看着種子露出芽葉,再長高長大,收割時嗅着菜香,然後客人由一次生兩次熟,再漸漸成為朋友,看見他們兒女健康成長,安心享受每一口美味蔬菜的樣子,那份滿足與快樂,簡單,卻踏實多了!

時令菜

蔬菜營養 隨運輸烹調流失

根據Harvard Medical School “Center for Health and the Global Environment”的報告,蔬果經過長時間運輸以後,營養一定被本土栽種的比下去。很簡單以維他命C作例子,研究指出維他命C在蔬菜剛成熟時就最豐富,烹調過程中已經會流失15至55%,而不同植物在不同時間和溫度下,單純儲存七天亦可以失去15%(青豆)至56%(西蘭花),可以想像吃進身體時還有多少維他命C可以留低。
2007年《New Oxford American Dictionary》的年度之字是“Locavore”,意思是要吃就吃在地生產和種植的,毋須要很長的移動距離,以保證吃下的是最新鮮和最高營養的蔬菜。

本地菜為何營養好?

1.本地農夫因為是全人手收割,能減少蔬菜的損傷。
2.本地農作物的種類比外地多,農作物符合本地的土壤生長,口味更適合本地人,而且營養亦會更多樣化。因為是小量生產,所以農田不會只種一兩款農作物,像許輝的農田,就至少種了十款。
3.一般本土農作物會在廿四小時內出售,確保蔬菜仍處於最佳的狀態。

許 輝(輝哥農莊主人,曾為財務及科技界專才)

曾在北京工作兩年,活在長期灰濛濛的天空下,令他醒覺環保的重要。單靠賣菜不易維生,所以許輝還要靠配苗和教書來賺取生活費。

彭凱恩 Rachel(許輝的太太,本職律師)

喜歡大自然,支持本地農業,跟老公成立Go Green網頁,經常發表有關環保和農田政策的文章。

Kristian(美國人,來港兩年,私人英語導師)

去年九月開始每星期會到許輝的農場三次,幫忙除草、鬆泥、收割等,純粹義務性質,沒收取分文,原因很簡單,支持本地農業,他認為本地種的,味道就是與別不同。

英國RHS 給園藝者持續培訓

英國皇家園藝學會(RHS)創立於1804年,並於1861年正式獲授予皇家憲章之名。RHS是英國現時最大的園藝慈善機構,其宗旨是鼓勵其所有分支機構,透過科學及藝術,改善及提升園藝之層次。RHS會透過不同渠道包括網上學習平台、正規專業課程、定期園藝展覽等,給園藝者及從事農業的人士提供持續的學習或培訓基礎。
查詢: http://www.rhs.org.uk

耕具還是本土好

許輝好不容易在上水買到最後兩把用作鬆土的泥耙,要一百元一把。雖然貴,但一比之下,短一點又重一點、價值三十元的國貨立即被比下去。因為香港做的較長,不用刻意彎下身子也能把泥土翻鬆,不用太辛苦。除草工具也是許輝在粉嶺找人特意做的,許輝說這是他參考美國的工具,再跟五金師傅商量和設計而成,好處是夠長,不用蹲下來,減少腰痛。製造這把工具的五金師傅之前也是耕了幾十年田的,但「搵唔到食」,所以最終放棄。曾經,香港是小漁村,也是農村,農業沒落,連農耕工具也沒出路,香港製造的農耕工具如鋤頭、泥耙等,就如一條叫人吃得安心的菜一樣,都買少見少。

記者:李 莉
攝影:黃子偉
編輯:吳碧霞
美術:黃思仲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8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