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3月26日

【飲食籽】雪糕伯伯與八個有心人(小販故事三)

【飲食籽:識飲惜食】

與小販相遇,是一場緣份。

小販是浮萍,今天在這,明天在那。這次碰上了,不知再聚是何時。

在意緣份這回事的人不多,大部份人買過東西轉身就走。卻也有人注意到相遇的妙曼,會停下腳步,聊上一兩句。

黃廣,是全港年紀最大的街頭小販,因着這一點,他的因緣比別人為多,每天開檔至收檔,他都會遇上許許多多的有心人。藉由他,我們看到小販這門生意,不僅是買與賣的金錢世界,而是人與人之間情味的接近。

黃廣說記不起自己幾歲了,索性從褲袋拿出身份證讓我看,上面的出生日期一欄只有年份,寫着一九二八年。「但至少報細了八年。」他說。那屈指一算,至少是九十五歲了。怪不得他骨頭都沒力了,駝起了背,頭總是低着,走起路來要撐柺杖。倒是他說話、聽力、眼睛都好。我說的話他聽得清楚,嘴巴會耍滑頭,顧檔的時候看報紙,再小的字都看得清清楚楚。
黃廣喜歡人稱呼他雪糕伯伯,因為他賣雪糕七十年了。從踏單車到手推車,從荔園到石硤尾,從安樂園、鳳凰、巴黎美女這些雪糕品牌到今天只剩下雀巢,雪糕車就是黃廣,黃廣就是雪糕車。
九十多歲的伯伯,還天天開檔,我說不辛苦嗎?他答我:「做得都叫辛苦?做唔到就辛苦啦!」他把開檔當成過日辰,而且他喜歡看街、看人,那是他百看不厭的「魚樂無窮」。
這附近的街坊都對伯伯很好,每天把看完的報紙送給伯伯;他坐着的藤椅也是街坊送的,還另有一張小膠椅,讓來聊天的客人也有座位。伯伯近六十年來都在龍珠街的小公園擺檔,他說是因為喜歡旁邊瑪利諾神父教會學校的學生,「他們好乖。」而且這公園有涼亭,下雨了他就把車推入去躲雨,公園有樹蔭、有清風,有鳥鳴,是上好的地方。唯一是他的雪糕車,泊在南山邨的巴士站,每天開工收工,他都得把車推過來、推回去,不無辛苦。可幸的是一天之中,他總會遇到許多有心人。

前頭在推車 伯伯跟在身後

今天的第一個有心人,是莫小姐。
下午一時多,伯伯要開檔了。他用盡全身氣力推動那三百磅的雪糕車,車才寸進了一小段路。路還長着。他走走停停,莫小姐出現了。莫小姐住在附近,每次路過又正好遇見伯伯要開檔,她都會幫伯伯把車推到小公園。今次是第三次。她把車推在前頭,伯伯便跟在幾個身位之後,一步一步慢慢的走,把車和自己,都寄託於這個過路人身上。莫小姐說:「這車很重,連我年輕人推起來也覺得很論盡,所以碰上一定會幫忙。」但要是這天碰不上莫小姐怎麼辦?我問伯伯。「有學生、老師,或者其他街坊呀,總會有人幫我的。」雪糕伯伯說得信心十足。
到了小公園,伯伯會花一小時慢慢開檔。車子的構造他都了然於胸,縱然低着頭,貨架比他高,他一樣可以把各種糖果排得井然有序。

然後梁姑娘來了。她是旁邊中學的職員,廿多年來每次經過,她都會問候一下伯伯,天氣涼了着他多穿一件衣服,冬天時從學校給他帶點熱水,有時候給他買些吃的,今天,便給伯伯買了個蛋撻。

疼錫伯伯的也不只梁姑娘一個,瑪利諾的師生都把他當寶,好些同學經過都會跟伯伯打招呼,有時買零食的找續都不要了,讓伯伯多賺一點,好乖好乖。這間學校的幾任校長伯伯都認識,學校辦嘉年華會、校慶都有請伯伯出席,來買東西的呂同學說:「伯伯這兒的款式或許不夠外面多,但我都盡可能幫襯伯伯。而且伯伯很好,有時同學帶不夠錢,他都會說由得他。」同學們買東西還很自助,自己拿食物飲品,自己把錢交到伯伯手上,都不用伯伯走來走去。
伯伯一天最忙碌的時候就是學生放午飯和放學,其他清閒的時候他就看報紙打發,或者小睡一會兒,等着他的老友記來。

翁先生是他的老友之一。翁生是個的士司機,兩年前開車經過時見到雪糕伯伯一個老人家,便每星期來幾次,帶水、生果給伯伯,和他聊聊天,「他最愛吃柑,因為他是羅定人。有時碰上了他收工,我也會車他回去,阿伯說話好幽默的!」阿伯說話確是挺幽默,常常唱歌、說押韻,還會說有味笑話!

梁先生也是伯伯的老友,還是他的「外賣仔」。梁生是附近屋苑的保安,傍晚五時多他便會放飯,這個時候他總會先來伯伯這邊,幫他收拾好看完的報紙,問候幾句才去吃飯。吃完了六時多,便會帶回來伯伯的晚餐,有時是河粉,有時是粥,有時是豆腐、豬紅之類的東西,都是梁先生決定的。「總之是腍的東西就可以了,因為他牙齒不好,可以吃的東西選擇不多,有時我想想買甚麼都想得苦惱。」梁先生笑說。今天他給雪糕伯伯帶來了三色蒸蛋米線,給伯伯打開了,掰好了筷子,吩咐他小心別燙着,看見他在吃了,梁先生就回去上班。

幫伯伯畫肖像 來聽聽他說話

沒想到,來看伯伯的還有年輕人。
入黑的時候,李同學來了。他才中三,當其他同學去了打機踢波,他卻愛來和阿伯聊天,有時坐幾分鐘,有時坐幾小時。阿伯說那些打仗暴動的故事他都聽得津津有味,聽阿伯說荔園、木屋區他像聽奇聞。「我還教他追女仔呀!膽要大,心要細,男追女好易,女追男更易!」阿伯說時吃吃笑,他可是自命年輕時風流倜儻呢。

還有畫畫的Geeio也來了。Geeio喜歡拿着本子為不同的人畫素描。有一天他碰見伯伯開檔,便幫忙把車推來,並為他畫了幅素描。伯伯喜歡得不得了,把畫像影印了幾十份派給客人。今天Geeio又來了,為伯伯再畫一幅畫。伯伯深刻的皺紋、深邃的眼神,在他筆下活現。Geeio邊畫邊跟伯伯聊天,後來他告訴我,其實那些話伯伯早就說過了。我知道,因為那些故事我亦聽過了好多遍。「不過讓他再說一次,我再聽一次,就好了。」Geeio說。
Geeio走後,街上靜悄悄的,因為夜已深了。我說,伯伯,夜了,收檔吧。他又花了一句鐘,才把糖果貨架一一收好,預備要推車回去。街上沒有一個人。

但還有我。
我從伯伯的手上接過雪糕車,他走在我前面為我領路。車很沉重。走直路的時候還好,拐彎的時候卻老是碰壁,得花九牛二虎之力修正路線,途中還有一段小斜路,要是沒有抓牢,雪糕車便會衝出馬路。東歪西倒,氣來氣喘。走路三分鐘的路程,推着雪糕車我走了足足十五分鐘。
「要是今晚我不在,你怎辦?明天呢?明天有人幫你收檔嗎?」我問。我是真的憂心。
「不怕。會有人幫我的。」雪糕伯伯沒有和誰約定,但他信心十足地說。

一點至十點

雪糕伯伯的車平日停泊在南山邨對面大坑東道的巴士站,每天下午一兩點左右他便會推車開檔;每晚十時左右又會從龍珠街把車推回巴士站。那雪糕車很大很重,還不怎麼靈活。要是你在上述時段看見伯伯,不妨幫幫忙,你可能就是他在等的人。

記者:陳詠敏
攝影:黃子偉
編輯:劉健華
美術:楊永昌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