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5年05月24日

【飲食籽】香港淺草 日本人愛紅磡 下町飲食街

【飲食籽:搵食地圖】
待在紅磡十年的原田充說:「紅磡就像東京某個下町,沒有銅鑼灣旺角的人聲鼎沸和繁囂,卻有着生活一切所需,實實在在的。」
下町,在日語裏的意思,泛指大都市近海靠川的低窪地區,混集了小店、小工場和屋苑住宅。像東京的淺草,就是典型的例子;紅磡,由船塢化身成大型屋苑,再夾集着紅磡工業區,然後小巷裏散佈着星羅棋佈的小店小廠,根本就是活生生的一道香港下町風情。
近幾年,住在紅磡的日本人越來越多。本來,日本人聚居地只要有一間日式超級市場,就足以令他們安心過日子,但一間間日本食店逐漸落地開花似的攻陷了德民街和民泰街,為旅居這兒的日本人提供了思鄉時的一絲慰藉。

日本人喜歡紅磡的理由

日本人聚居的地方,日本餐廳可以沒有,但一定不能沒有一個大型日式超級市場,於是,打從八佰伴於一九八八年開業,紅磡的日本人便越來越多,慢慢成為了太古城外的另一個小日本。日本人聚在一起,便能安心也很快適應這下町生活。現在紅磡海逸豪苑的日本人最多,他們還不時會舉行聚會,在屋苑的燒烤場舉行BBQ派對,交流在香港的生活情報。以下幾個日本人住在紅磡一年至八年,每個都有不同的理由喜歡紅磡。從他們口中,也讓我們看看紅磡有甚麼值得推介的日本菜餐廳。

苦練半年廚藝 得米芝蓮推介

雖然,很多日本人都依然說紅磡的日本菜選擇其實不多。
又或者,他們自己對日本菜的要求往往跟現實的味道有落差,所以,六年前離開了西松建設的原田充,決定在當時生活了四年的紅磡,開設一間正宗的日本串燒店,「那時深夜下班,不想回家煮飯,在街上卻找不到一間合心意的日本菜。」原田先生說那時公司正逐步關閉海外的分公司,他早早知道自己喜歡在海外生活,所以膽粗粗決定在紅磡開一間讓日本同鄉下班後,可以吃正宗日式味道的小店。
所謂正宗,味道之外,還包括專注,意思就是決定了做串燒,就只是一心一意賣串燒,不會像香港的日式料理店,拉麵壽司串燒烏冬炸豬扒等等甚麼都有。從來沒有正式學過烹飪技巧,說開店,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苦練自己的廚藝。開店前半年,他日以繼夜在家中廚房煮飯,太太和朋友就天天幫他做味道品評,直到有一天他自己和太太都認為夠好味了,「竹家」也正式於二○○九年九月四日開業。
竹家很細,細得只容得下十多個人客,卻做得有聲有色,至今仍最少要一星期前預約,而且多年被選為米芝蓮推介。原田先生卻一直低調,情願繼續這小小的家庭式經營,因為他希望甚麼都要自己做,「就連穿肉上竹籤,我也一定自己做。」他一邊為自己按摩右手,一邊強調換了別人穿,連味道都不同、不好吃。所以,一天最多穿上二百串,穿到手痛要看醫生,他還是繼續默默地穿。他對味道的執着,可能比起專業廚師更嚴格。店子小,價錢不特別高,但雞是德島來的走地雞,豬肉只用鹿兒島黑豚,他亦不盲目堅信只有日本食材才最好。例如被喻為全香港最好的薯仔沙律,一晚只做五、六個,卻嫌棄北海道的男爵薯仔太鬆散,堅持買香港的。難怪,竹家早已在日本人圈子裏成名,「日本客人都很遲下班,他們不敢隨便預約,怕自己不能準時。」原田先生笑笑說,出身白領的他曾經也是這樣,所以店子最後落單是十時半,但他會開到十二點,為的就是讓九時多才來的日本同鄉,可舒服地享受像回到東京某燒鳥店的一夜,吃個痛快,也飲個暢快。

竹 家
黃埔新村德民街31C1安華樓地舖

清甜雞湯底 海產代味精

沾麵在香港日漸受歡迎,中環麵鮮醬油房周月算是帶起這潮流的先鋒之一。排過隊的都知道周月沽清速度之快,有時確令人心淡。不少日本人,特別是住在九龍的,經常向周月的行政總廚高島吉浩「投訴」,希望在九龍開分店。最後在去年八月,同樣由中川周平創立的沾麵真中,看中紅磡的下町情懷,在民泰街的小巷,開了首間海外分店。真中跟周月一樣,麵條全部每日在店內製麵房新鮮即製,配方、麵粉以至拉麵機全部由日本輸入。店內兩款拉麵,包括22度的幼麵及12度的粗麵,雖然沾麵以後者、用做拉麵麵粉和烏冬麵粉做成的粗麵最受日本人歡迎,不過香港人吃來可能會覺得硬了一些。
至於湯底方面,真中主打濃郁雞湯底,每日一早花六小時新鮮熬製,並且以瀨戶內海產的沙丁魚粉、鯖魚粉及北海道昆布代替味精,入口湯是濃卻帶清甜味,喝畢一碗也不會有口乾感覺,難怪日本人可以整碗喝乾。

沾麵真中
紅磡民泰街2-20號黃埔新邨二期安華樓地下J舖 

街坊小店 築地新鮮直送

坦白地說,紅磡沒多少優質的壽司店,而街坊坂本桃太郎推介的壽司將軍是區內少有的正宗日本壽司店。
前身是誠壽司的壽司將軍,跟中環高級壽司店銀座いわ屬同一集團,總廚鈴木克明之前在東京銀座工作九年,所以技藝完全是水準之內。不過說到底,吃壽司及刺身,鮮味是王道。雖然說是銀座いわ的副線,但所有海鮮魚類全部跟足銀座,同樣由築地專人選購,每日新鮮直送,質素絕對有保證。不過,最為驚喜的是這兒的マグロ竟然全部是最高級數的黑鮪,油脂分佈均勻,咬一口,油香幾乎佔據整張嘴巴,一口都是鮮和甜,跟在銀座吃的,味道有九成相似。畢竟是街坊小店,這個質素算很不錯了。如果要嫌棄,大概是外觀實在太不起眼,要我來來回回好幾次才找到了像隱藏起來的門口。

壽司將軍
紅磡黃埔新天地聚寶坊G22A號舖

店員赴秋田上課 跟足總店味道

稻庭養助的幕後老闆是山野邊剛,是秋田有155年歷史手做烏冬老店佐藤養助的香港總代理,兩年前他選擇在民泰街開店,也全因看中了龐大的日本人市場。烏冬由老字號供應,要保證麵質和味道跟日本吃到的一樣,他要店員先到秋田總店上一星期課,由控制火候、烹調時間、怎樣捲好烏冬等都必須一絲不苟跟足日本程序。所以他刻意打造一部跟日本一模一樣的濾水機,好讓烏冬烹調三分鐘後,在過濾時也能完全保留麵條的彈性。過濾水沒有香港水質經常存在的氯氣味,烏冬才會好吃。
鳥冬是主打,但這裏九成的日本食材,很多在別的日本菜餐廳也不易見到,這也是出身福島的老闆跟很多日本供應商有聯繫,才可以取得貨源。例如初夏時間獨有的水茄子,由大阪泉州新鮮送到,味道清清甜甜,蘸麵豉醬生吃已經美味無窮。

稻庭養助
紅磡黃埔新村民泰街27號地下A1舖

花之戀發源地 泡菜冧自由行

說起紅磡日本菜,不得不提加太賀。約二十前的一個以五片三文魚砌成如玫瑰花的花之戀,幾乎風靡全香港,聽說連日本也派人特意前來香港取經,因為在那之前,日本人根本不會吃三文魚壽司或刺身的。也就是這一個花之戀,帶領了港式日本菜平民化的潮流,而加太賀本來不被看好的崇潔街小舖,也從一九九三年的一間小店發展到變成幾乎佔據了小街上九成的店舖,而且這些舖位都是自置的。加太賀的老闆更索性從日本購入各式日本的裝飾,紅燈籠、拉麵燒肉旗幟飄揚,甚至扮日式神社,插上全年都盛放的假櫻花,創造了屬於香港的一條日本街,也曾經成為明星名人光顧的著名日本料理店。如果,你不理會兩旁殘舊的一列崇字大廈,其實這條日本街,驟眼看也真的有幾分日本風情畫的感覺。
今日,花之戀在日本都見其蹤影,只是我們的口味卻隨年月改變,嘴刁的連三文魚也不再放進口內,更別說追求味道正宗的日本人了。這一條藏身於紅磡的日本街早已成為了自由行的景點,不少在附近工廈「鳩嗚」以後,都會如識途老馬,來這條街大吃一餐份量驚人的港式日本菜。
創造花之戀、加太賀第一任老闆之一的「華哥」亦早已退股,並且隱身元朗另起爐灶。加太賀行政總廚在七年前換上了曾在韓國打滾多年的蕭木虎(虎哥),虎哥除了保留加太賀本身的日本菜式外,見這幾年韓風強勁,也加入不少韓國食材的菜式,如泡菜鍋之類,知道自由行客人喜歡「啖啖肉」,於是食材如阿拉斯加長腳蟹、虎蝦等,都會刻意挑選最大最重的。可是,加太賀熱潮這十年間早已退卻,也就如其電視廣告,早已沒有了蔡國權的「從美麗得似花之戀愛,尋找到跟你編織的夢想。」裊裊歌聲,年輕人對加太賀的印象就更模糊了。

加太賀
土瓜灣崇潔街37號G/F

記者:李 莉
攝影:潘志恆、林栢鈞、許先煜
插圖:麥震東
編輯:黃子卓
美術:黃創泰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8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