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12月17日

【飲食籽】咖啡店老闆多熟客 擔心加租「小店生存不了」

【飲食籽:邊走邊吃】
黃竹坑像是一個天隔一方的名字,我沒甚麼事不會特意來訪,頂多是乘巴士去海洋公園時順道經過而已。籌備近八年的南港島線,卻似要將這區重新和市中心連結,「其實南區人爭取港鐵已近二十年,現在通車在即,他們都很開心。」徐遠華當黃竹坑區議員逾十年,親眼見證黃竹坑的變遷。然而黃竹坑一帶的商戶,卻未必有同感,「我們經常說黃竹坑港鐵通車後,也不會變成銅鑼灣。」感味宮匠的老闆許孝榮說。趁港鐵通車前,我們還是捉緊機會細味這區獨有的味道。

相關新聞:【飲食籽】趁南港島線通車前 搶先食遊黃竹坑

「黃竹坑店是我們第一間元祖店,我們希望盡力保住它。」「感味宮匠」的老闆許孝榮說。喜歡喝咖啡的人大概都聽過這間店的名字,兩年前黃竹坑的工廈活化後,他們算是早期在這區開店的租戶。許孝榮和柏檔原是批發咖啡豆和烘焙機,初時店內只像一個示範單位,讓客人試用咖啡機和品嚐咖啡。「我們沒料到會吸引了一些咖啡的愛好者。」他說,後來才慢慢發展成為咖啡店。然而黃竹坑仍屬於偏遠地區,較少客人會跨區到訪,「那時咖啡店人流少,我們只有一位女店員,碰巧有天無故爆場,她身兼收銀、咖啡師、廚師三職,雖然忙碌卻得到不少客人讚賞。」多得社交媒體的力量,這位女店員的本領被廣傳,也引到不少新客人來一探究竟,至今已儲到不少熟客。

這裏的咖啡用上非洲耶拉雪夫的水洗咖啡豆,再配上非洲西達摩的日曬咖啡豆,沖出來的濃縮咖啡有一陣果香和花香,卻不會太酸且口感濃厚。「我們提供的咖啡豆都是保存了十至十四天,亦是我們覺得最好喝的時段。」他笑說,他們掌握整個供應鏈,因此能好好掌握咖啡豆的變化。店內還有各種花樣的咖啡,像氮氣咖啡喝起來就像啤酒,卻有一陣淡淡的咖啡香。有氣咖啡則是以梳打水混合咖啡,剛入口時梳打水會蓋過咖啡的果香,落到喉間才慢慢滲出來,算是有趣的體驗。然而我還是最愛薑汁牛奶咖啡。喝咖啡我總要熱的,也不下一顆糖,這裏的薑汁是店家用新鮮薑磨製,不像坊間的糖漿,喝起來順喉微酸,也很暖身。

這個月他們還加入新餐單,成為少數賣起丼飯的咖啡店。「我本身很愛吃飯,丼飯只是我和員工吃的福食。」許孝榮笑說自己愛吃飯的程度,甚至當上了日本米的鑑定師,「日本米即使變涼了也很軟熟、很好吃。後來好幾位熟客看到我們的員工餐覺得吸引,就要求加進餐單。「我們吃的米飯不僅是日本產,還是玄米。」他自豪的說,玄米其實即是未打磨的米粒,店員在煮飯前才會用精米機磨走米穀,吃下特別有飯香。我吃了一口鰻魚飯,鰻魚夠厚身,飯底香軟,不自覺又吃了第二口。
「這盤生意,我們愚蠢的放了很多感情去做。」他幽幽的說,黃竹坑港鐵快落成,附近一帶的租金也順理成章調升,「加租後我們是生存不了,我們只是想可否少蝕點,或者不賺錢卻能留住這間店。」在外國,只要記下心愛餐廳的地址,即使多年後過來也還在原地。在香港可能只要隔數個月,整條街道的店舖都變了樣。「我經常想,香港可不可以有些改變呢?所以想盡可能堅持下去。」說時他的眼睛垂下,雖然無力卻還是想拚命掙扎,「元祖店還是應該留住吧?」

感味宮匠
黃竹坑香葉道2號One Island South G01店舖

記者:黃映嫚
攝影:周芝瑩
編輯:謝慧珊
美術:黃創泰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