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7年08月17日

【飲食籽】棄做交易員承繼父業 大學生:賣魚更有意義

【飲食籽:識飲惜食】
學歷和工作種類,看似是有必然關係。「讀得書多,將來必有出頭天」,小時候總有聽過這番話,學歷越高,賺錢自然越高多,付出的勞力亦越少,梁國浩(Jason)卻有別的想法。他可能是在旺角濕街市工作的首個大學畢業生,在魚檔工作,劏魚賣魚、送貨搬運……,做的大部份都是勞力工作,身上經常沾滿難聞的魚腥味,人人聞到味會敬而遠之,他卻自得奇樂。

記者小時候經過魚檔,總是被那血淋淋的畫面、那難聞的腥臭味嚇怕,長大後做了一個師奶,那恐懼感不減,尤其見到魚檔老闆劏田雞,儼如看恐怖片般心不禁揪一下。 我告訴Jason自己最怕田雞,他二話不說用兩隻手捉實田雞,「用不用劏給你看?哈哈」他一臉稚氣地說。他今年29歲,穿上圍裙、水鞋,在身和臉上都有魚鱗,雙臂手瓜起𦟌 ,卻經常滿臉笑容。他是一名大學生,城市大學金融學系畢業,副修會計,畢業後在證券行做交易員,做了3年,平均月薪有3至4萬。「我爸爸的魚檔,一路都缺人,見阿叔、哥哥做得辛苦,所以6年前來舖頭幫手。」

他負責開舖收舖,天未光,每朝5點半便要回到魚檔,劏魚,將魚的各部位分類,送往酒樓食肆。「如果多魚劏,要做到中午一點多才吃飯,有時可以睡一、兩個小時,再回舖頭預備明天的工作,如開定單、落貨,做到下午5、6點左右才收工。」訪問三小時,見他劏了至少過百條大魚,先刨鱗,鱗片橫飛,再按不同部位分類,看起來熟練得很。

日做12小時 腥臭味纏身沒假放 

「我一開頭聞到死魚味真的想嘔,又試過整塊面都是血,隻手累到痠痛又震,都要用時間去適應。我小時候,無想過會來魚檔做,一向都是這樣說,讀得書多便不用做這份工,哈哈!不過,出來社會工作後,覺得還是要自己開心。」不過,有時受傷亦是難免。「刨魚最容易整親,一打鱗魚一痛便會彈,不小心便會打到自己。我劏魚不算快,始終都要小心。」他劏魚的工夫由叔叔梁治光教,已劏了廿多年,劏大魚頭要用最大力,Jason劏起碼要四4至5刀,叔叔最多兩刀,兩叔姪一齊劏,叔叔至少快一倍。「他劏魚數量多,日子有功,我要再勤力些就會像他這樣快。 黃鱔白鱔起肉很難,到現在我仍然起得好差。剛才我說每日要做12小時其實不算多,我阿叔剛入行就要做足14小時,無休息,所以不算辛苦。」

他續說,「做這份工都要犧牲,一般晚上11點前就要睡,始終體力勞動需要充足睡眠,放假時間又不穩定,約朋友好難。當見到其他朋友去街玩時,你還在工作,有時叫我星期六日去唱K睇戲,但我要看舖都無時間,甚至去旅行都少去,對上一次已是3年前,和太太去度蜜月了。」要數最要克服的,一定是那難聞的魚腥味。「這份是厭惡性工作,好簡單,如果只除件圍裙行出去,人家離遠已經避開你,因為聞到腥味,有些小朋友童年無忌,大大聲話好臭。好正常,每個人都不喜歡腥臭味,不會怪人,好彩屋企離舖頭近,惟有沖涼沖密些啦!」

月薪3萬 「最好是收工無煩惱」

他以前做交易員,有時會需要穿西裝,出入金鐘,和魚檔完全是兩個世界。「我覺得賣魚有意義過做交易員,兩份工都是對住一堆數字,但賣魚是當我送到過去酒樓食肆有得用,大家又有得食,幫到這個社會運作。」但不怕知識不能學以致用嗎?「 你見到一條魚分開不同部位,怎樣去定價,其實都是會計管理,只要你識便自然融入到。」Jason爸爸梁治本和很多怪獸家長不一樣,希望兒子自然發展。「社會每份職業都要有人做,不是你,便是其他人,我們不理別人眼光。賣魚劏魚都是服務社會,沒有甚麼問題,隨他自己選擇,做人始終都是搵兩餐和服務社會,做甚麼都無所謂,他做甚麼都支持。」

現在他出固定糧,月薪3萬元。現在不少年輕人投訴現今社會缺乏向上爬的機會,他反而覺得,「所謂無得向上流,有時是自己限制了自己,其實行行出狀元,條條大路通羅馬,要成功有很多條路,只要你肯做肯捱,萬幾兩萬起薪做體力勞動是好簡單,肯做耐些3、4萬是不難,自己會喜歡這份工亦不定,不要收窄自己的選擇。」他說,自己不喜歡太靠運氣的工作。「對比起交易員工作,我還是喜歡賣魚,只要習慣了便不辛苦,但金融的壓力是好難習慣。我比較實幹些,一來穩定,二來工作簡單,甚至街市人和人相處都較簡單,最好是收工無煩惱!哈!」

民信肉食公司 旺角南頭街3號

記者:何嘉茵
攝影:蕭志南
編輯:施明慧
美術:黃創泰

2017果籽繼續認真知味。識買惜用。行以求知。好事多為。重修舊好。
緊貼果籽報道,即like: http://fb.me/AS.AppleDaily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