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8年05月21日

【食德是福】寺院深處茂葉飄香 佛系甜品佛誕吃欒樨餅

12,991

【食德是福】
原來佛誕要用欒樨餅(粵音「聯西」)供佛、要吃欒樨餅。皆因這時候欒樨葉最香。欒樨樹,盛夏開花。相傳花開以後,葉就不再香了。造期有限。便有了所謂機緣。

這是一個真.佛系故事。從前,新界有一所佛寺,寺內園圃,栽種各種各樣草木。有一株欒樨樹,枝葉茂盛,春夏尤香。幾位住持比丘尼,對這灌木茫無頭緒,就當平常,灌水打理,沒想過使其枝葉作何用途。因寺院老舊,至少住過兩代。很久很久以前,師公、師叔們(佛門慣用男性稱謂)似曾採葉作過糕餅。卻皆身故,無從追問。緃悵然,但無謂心存罣念。
日子如是。直到七、八年前,因日久失修,屋爛垣頹,住不得人,老弱尼姑迫不得已向外籌錢求助。「我初初去到時不停說,嘩,這間佛堂好破爛啊!記得我還問師傅:『你這道門快要塌了!』那時覺得真要幫忙。」賴銘芳嗓音鏗鏘的說。由於興奮,有點兒高了八度。她是佛教皈依徒,自小與佛結緣。童年家住鄉郊,常跑上山間的佛堂,一邊聽經一邊給尼姑撥扇,「法會通常在7月,熱到不得了,我還要出力撥那把大葵扇。」累透,卻甘願,「喜歡佛學的哲理,幫人也是做功德。」新界那所破寺,過去七、八年,密密往訪,出錢出力,修葺竣工,又籌辦其他,親手煮齋菜宴請善信,廣納香火。往多了,與住持釋秉鴻法師熟稔如親人,師徒相稱。

一種善因 開素菜舘煮慈善餐

銘芳正職做寶石生意,年屆六十,踏入人生下半場,「生意穩定,仔大女大,現在但求隨心。」做善事從興趣出發,嗜好烹飪,除了去佛堂煮齋,在家也不時煮一大批飯菜送弱勢社群。發展至今年年初,索性開辦一家素菜館,營業之餘,又好有個專業廚房煮慈善餐。至於欒樨……實在位處幽深,來者甚稀,佛堂本身都沒多少人知道,更莫說一株樹。初訪不久,有回問起:「師傅,佛誕人們用來做欒樨餅那些欒樨葉,你知否哪裏有?」師傅其實不知,且領觀園圃,百香果、玫瑰、雞屎藤、艾草……團團圍着一株高及人頭、幼枝細葉的,與她兒時鄉間所見一模一樣,還不是欒樨?

一道善果 千層糕濃郁甘澀

自此,寺院年年佛誕都有糕餅香。這皈依徒,每年依約到,採嫩葉、榨汁、搋麵粉、壓餅模,蒸成新鮮欒樨餅。又因即摘即製,供應不愁,葉子用量比誰都多,吃起來濃郁甘澀,以澄麵為主的餅皮口感煙韌,是很耐人細嚼的滋味,一試難忘。
今年有了自己的餐廳,寺院糕餅不會停做,更有所增添。「今年我想多做一款欒樨千層糕。」她特地預習一遍,「那個一層欒樨、一層椰漿的結構,很考耐性。每一層至少蒸五分鐘,熟透才傾注下一層,最後一層要蒸夠廿分鐘。」周章如此,為了甚麼?「新穎一些吧!傳統都是做欒樨餅,不如來個新嘗試。」鑽研廚藝那股癮沒有竭止,「我打算做三百件欒樨餅、四底千層糕,給佛堂供佛,師傅、師叔、來禮佛的善信一齊分享。其他朋友,佛誕當日來我餐廳,也可免費品嚐。」佛誕糕點她想多點人吃,情願不收費,「自己一手做出來的東西,有人分享才叫開心。分享是一種樂趣。」
那日,師徒倆在寺院後山除雜草,坡上種了幾列紫紫紅紅沙律菜。師傅似是隨口道:「你拿些回去餐廳用嘛!我們吃不了那麼多。」餐廳新近幾道菜式,又有了寺院菜作伴,分享給客人。

欒樨=亂世

欒樨餅由鄉村糕點,演變成佛誕供齋,相傳是有典故的。神話不贅,大意是蟒蛇化身、消除瘟疫,傳說中欒樨樹本稱亂世樹,似是透露了讀音玄機。欒樨,又名煙樨,齋舖常見的「蒝荽」、「櫞茜」,甚至「芫荽」,都是誤寫。學名菊科屬「闊苞菊」(Pluchea indica),灌木,生長在近海地帶。花粉紅,葉全緣或有小尖齒,花期全年,夏天最茂盛。欒樨葉芬芳卻清淡,昔日取汁做餅並無餡料,味道甘飴平和,現在大多以蓮蓉或豆沙作餡。

嚐聚素食
尖沙嘴海防道38-40號中達大廈7樓

採訪:李英儀
攝影:梁建民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8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