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5月28日

【幕後功臣】孩子臉漁民子弟鮮活日日幹 「出海就係博,中到就有10萬」

【幕後功臣】
一條魚或蝦從海而來,要經過甚麼過程,最終變成一頓佳餚?大陸休漁期由5月起開始,一直至8月中才完結,這時才是本地漁民捕魚的黃金時期。南海海域少了拖魚,反而多了魚進入香港近岸海域,本地漁民便趁機捉新鮮海魚到魚市場賣。一條魚得來不易,由漁民從海裏捕捉,再送往伶仃島集散地,之後再到魚市場、街市,最終落到廚師巧妙的雙手,變成一頓佳餚,每啖都是最鮮活的味道。

相關新聞:【幕後功臣】李彩華12歲揸旗 「24小時運作,海鮮就係海鮮價」

誰人都知粒粒皆辛苦,一條魚亦不例外。漁民要睇天做人,日曬雨淋,24小時候命。漁業式微,仍堅持留下的已寥寥可數,但他卻例外。梁子成,32歲,長洲土生土長水上人,長得很孩子臉,做圍網漁船約年半左右。「這架船是我爸爸和其他人夾錢買回來的,用了300萬元左右,所以投入這個行業都是新手。開船對後生仔來說,應該沒有很多娛樂,未必每個人接受得到,但賺錢便是這樣,我早已知道了。」他曾經上岸做過不同行業,後來覺得自己是水上人出身,已有一定網絡,便決心去闖。
梁子成的父母現在仍是做漁業有關的工作,在伶仃島附近和漁船進行海鮮交收,作為中間人運去魚市場賣,對捕魚卻是一竅不通。「我們這隻是圍網船,都是靠燈光圍網,不靠燈光便要靠測魚機,知道魚群在那裏,便嘗試用魚網包住它,通常清明後到8月15日,都是燈光圍網最適合時機。」

記者跟拖網船 夜出伶仃島

採訪當天,我們傍晚六時由長洲出發,前往伶仃島,當日為四級風,看似是風平浪靜,但一上船卻左搖右擺,事前服食了暈浪丸亦無效,嘔吐不止,只得靜靜地坐下來休息。「我們要先等燈光吸引了大量魚群聚集,大約到凌晨零時許便開始進行圍網,你們先休息吧!」全船漁工待凌晨便投入工作,梁子成找了資深漁民進行指揮,一個網每次要約十位漁民才拉得動,起勢放網到盡頭後,由艇仔加上引擎動力將網拉出進行收網,每次需時半小時。首兩次魚穫不算豐富,到第三次放網時,更發生突發狀況。「我們有些網卡住車葉,現在引擎開不動,所以靠隻艇拉過去,希望可以離開個網,如果繼續卡住車葉就大問題,網又會整爛。當天的收穫不理想,200斤魚都沒有,只值約二千元,他說賺不到成本。「我們做這架圍網船年多,都未完全掌握到水流,水流對捕魚好重要,知道魚群如何走,如何圍網,如果風越大、水越凍,魚便不會出現。」漁民要望天打卦,收入自然不穩定。「出海是要博,但有時一中到魚,就不會千多元,圍網行業便有這個可能性。聽過有些船,一中魚便有8至10萬元魚穫,只是一次網,最賺錢反而是蝦和黃花魚,有一次捉到大約一千斤,最後賣出3萬多元。」他續說,「這些數應該拉長去看,如果連一二千元都不去博,永遠找不到大錢。我都想快些學會,想早些賺到錢還給他們(父親),始終不是自己出。」梁子成媽媽說:「我們做漁民是很辛苦,除非後生不做,如果願意入行,我們一定會支持。」梁子成圍網捉到的魚,便交去父母的船,早上便會運去香港仔魚市場做批發。

相關新聞:【本地海產3】每日到旺角街市入本地海鮮 中環名廚:花竹重質感赤米夠甜

記者:黃依情、何嘉茵、張欣頤
攝影:黃敦為、倫星揚、葉嘉麟、廖璟熹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