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6月18日

【味.人情】做街市唔羞家 十檔.千貨.四仔爺

【味˙人情】
九龍城街市有一檔雜貨舖,已經有四十年歷史。由臨時街市搬上現址街市,由最初一檔做起,到現在有十檔,佔了半條巷。除了海味,還有各式各樣雜貨,過千種貨品,看起來很壯觀,開舖至少要個多小時。這是一家人經營的雜貨舖,老闆蘇來是潮州人,他有三個兒子,都先後到舖頭全職幫忙,每日做足十二小時,靠一間舖養起三代人。

九龍城街市屬舊式街市,無空調,卻一直是明星集中地。走上一層,在電動樓梯位隔籬,有一檔雜貨舖,天花板掛上不同價錢的海味,看似雜亂無章,還有各式雜貨,豉油醬料和涼果。「端午節前夕,最好賣便是糭葉及鹹水草,客人來來往往。端午節屬於我們叫『細節日』,農曆新年、冬至最忙,這是『大節』。」蘇來說。別看只是一間普通的街市雜貨店,共有十檔舖位,差不多佔了半條巷,在街市規模亦是數一數二。「不要以為我們好好賺,檔口細,貨品又多,隔籬檔做做吓又唔做,便租一間多一間,政府街市檔位都是一、二千元租,不會太貴,我們又開支不大都勉強生存到。」他見證了九龍城的發展,原本在另一間潮州雜貨店「潮發」打工,潮發至今仍在,但老闆已易手幾次。蘇來儲了幾千元在九龍城臨時街市開雜貨舖,清拆後再輾轉搬上現址。八、九十年代是雜貨舖的黃金時間,人流多,生意多,忙到無停手,但九七年機場搬去東涌後,完全變了另一個世界。「那時生意一下子跌得緊要,幸好我們儲到一班熟客,加上平租先頂得住,但每日要做足十二個小時,都是這樣捱過來的。」
他有三個兒子,性格各有不同,但都是在街市打滾中長大。大兒子蘇志成今年四十歲,樣子老實,寡言,怕羞,訪問時大多一句起兩句止。蘇來形容他,「這個仔性格最單純,又沉靜,要用螺絲批先撬到他說話,但鬧得最多便是他。」 蘇志成聽後便指着爸爸說:「我覺得他對兩個弟弟好過我,有時會懷疑我是否他親生,他鬧得最多是我,打得最多都是我。」三兄弟中,他最早到舖頭幫忙。「小時候不想好像爸爸般,每一日便是返工放工。以前覺得其他人做街市,為甚麼可以六、七時便回到家,而我們每晚都要等爸爸收工,差不多要十時先吃飯,很不明白。」他中三畢業,在職訓局修讀了修理電燈課程,做了五年電燈學徒。「覺得這份工作都是很悶,不適合自己,所以回來舖頭幫手。有時不是你能選擇,爸爸做落,你接手便一直做落去,不接手便會倒閉,這個是很明白的。」每日返足十二小時,「我們賣的東西過千種,叫貨亦要分開批發商訂,海味處理得不好又會變壞,所以其實工作量好多。」有否想過出去闖一番事業?「自己不是外闖的材料,自己知自己事,都是要靠爸爸,都是一句,自己不是好叻,我已經接受要過這樣生活。」

不是靠父蔭 不介意外人目光

二兒子蘇志堅今年三十六歲,長得眉清目秀。蘇來說:「他性格最似我,似我穩重又醒目,曾經做過貨櫃搬運工人,最後都是叫他返舖頭幫手。」阿堅十多年前已回舖幫忙,「夜晚返工,第二日下午先放工,做到驚了,不敢再做,加上新年舖頭很忙,乾脆辭了貨櫃搬運那邊,到舖頭幫忙。街市生活是較刻板,如果是做廚師,每日都是炒一碟揚州炒飯、星洲炒米,那不刻板嗎?我份人比較悶,不介意這些,我不喜歡轉變。」介意被人說靠爸爸嗎?「我都要有勞力,才有收入。這份工作經常要送貨、搬運,好天曬落雨淋,好像太陽猛時,伸隻手出來推架車仔都會變燒豬。不過,就算是外面打工都是一樣,只是幫外面賺錢,而不是幫爸爸賺錢。我都是自己賺錢自己食,叫做幫輕他,都要自己做。」
么仔蘇志傑,今年三十二歲,在舖頭幫了八年。「讀書讀到中五畢業,做過快餐店、售貨員、速遞員,都做過三、四份工,幾份工都是做三、四個月,最長半年。小時候經常問爸爸,為甚麼你隻手這樣多筋?那時不明白,長大後多了解爸爸的工作性質,因為經常搬運,太操勞,不停工作,便知道他養大我們很辛苦。」阿傑說。小時候很介意和人說是在街市工作,「朋友問你爸媽做甚麼?你將來做甚麼?做街市會有些羞家,我最多說是自己做售貨員。長大後覺得無所謂,都是一份工作,不是做街市代表無出息,這些都是以前一套的想法。」超市、網購競爭大,不是夕陽行業嗎?「現在較爸爸那時做,更艱難十倍,現在模式已轉了商業電子化。如果不是一家人做,未必做得住,最吸引還是一份人情味,其他難取代吧!見到爸爸這麼多年都是為了這個家,去負責所有事,我們長大了不如出一分力。」

蘇記海味雜貨
九龍城街市市政大樓1樓

記者:何嘉茵
攝影:伍慶泉、張志孟、鄧鴻欣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