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9月21日

【脫北得唔得】年年50億買難受 北區居民硬食純東江水

【脫北得唔得】
對任何一個地方而言,Water is Sovereignty──水是主權;當一個地方連水也控制不了,基本上就是被人牽制。

相關新聞:【脫北得唔得】大陸斷水斷糧 香港點收科?

立法會東江流域考察團副團長黃碧雲2017年向立法會提出前往東江流域考察,她向記者分享當時見到水質的情況,「第一站,我們去了接近源頭的萬綠湖。萬綠湖是一個大型的集水區,目測是好乾淨的;但然後放水到惠州時,水質已經開始混濁。在下游,亦即是供港水源一帶,有些橡皮充氣水壩擋住石馬河的污染物。岸邊會看到一些污水,從渠口流入東江,然後流至東莞附近,東江水的取水口。東莞是世界工廠,無論製作玩具、傢俬、皮革也好,排放大量污染成份。」

想飲本地水 要住大澳梅窩

環保觸覺義務總幹事譚凱邦也曾親睹東江一帶的水質情況,「由河源一直到香港,整段應該有六至七成沒有上蓋,挺多污染物。」東江水到港後,經輸水管道,分別會送往大欖涌水塘、大埔頭抽水站、船灣淡水湖、萬宜水庫,然後輸往濾水廠過濾消毒。抽水機便會將水輸送到不同地點的配水庫,利用水向低流原理,透過水管將水輸送到不同地區。譚凱邦表示,很多人會問他住哪區會喝較少東江水,「貼士就是距離北面越遠,喝東江水的比例會越少。粉嶺上水等地區,基本上是直接將東江水抽到北區濾水廠,所以北區居民基本上是純喝東江水。而香港南區,東江水由於被各個水塘稀釋,會被溝淡。如果大家只想喝水塘(本地雨水)的水,只有大澳、梅窩、赤柱這些地方。大澳用石壁水塘,赤柱用大潭水塘。」對於市民對東江水水質的憂慮,水務署回覆指,一直對東江水水質進行嚴密監測,符合世衞標準;食水亦經過濾消毒程序才供給市民飲用。

除了對水質充滿質疑,水價更是不合理。黃碧雲說:「我們用一個統包總額的方式,每年廣東供應8.2億立方米的東江水,無論我們用多少水;可能只是用8億、7億或是6.5億,我們都要付足8.2億立方米的錢。2008年,全港只用了6.53億立方米的水,那一年多付了5億元。每年都多給幾億元,10年就多付了幾十億元。」譚凱邦續解說:「統包總額是欺騙香港人的食水大騙局。粵海投資三分一的收入來自供港東江水,換言之賣水量或水價下降,該公司的股價會下跌。斷水的話,他們自己也會受害。好多國內上市公司大陸政府也有份擁有,香港買水是在養部份大陸的省市。」

東江水佔香港食水供應近八成,水質未必受到保障,有人也因為健康問題,只喝礦泉水。黃浩維(Andy)是全港最年輕的品水師(Water Sommelier),2017年在德國考取品水師資格,課程長兩星期,共100小時。修畢後會有七個考試,包括筆試和實試。

品水師 月花600元買礦泉水

「我之前真的不知道水有味道,但我現在可以告訴你,水是有不同的。我已沒有煲水的習慣,好多時也是買樽裝水、礦泉水回家;就算上班也會自己帶水,每個月花費約500至600元。除了考慮水質的問題,也因為口感差異。礦泉水的口感比自來水和蒸餾水更佳,能嚐到礦物質的味道。鈣質在水裏的口感會乾一點;鎂有澀澀甜甜的感覺;鈉就有鹹鹹的感覺。在外國,儘管有水源很好的自來水,但人們仍然會每天買礦泉水飲用,自來水甚少喝,只會用來洗碗。通常家中也儲存至少四至五箱水,一箱內有24支水。但他們的做法亦比較環保,就如我們喝牛奶或可樂的做法,喝完之後有人來收樽,再給你新的食水。」

2006年香港用了約25億元購買東江水,到2019已是約50億,十多年間漲價足足一倍。若加上運輸和濾水等生產成本,東江水每立方米約$9.5,價錢已逼近海水化淡技術的每立方米$12。按現時趨勢,有學者預計到2023年,東江水將會貴過海水化淡造水。其實港英政府時期,於屯門設有樂安排海水化淡廠,惟37年前因成本太高而關閉。「中國政府常說,東江供水從中國角度而言,是政治水、經濟水、民生水。政治水,代表香港是中國的一部份;供應食水給香港對他們而言,是一個政治正確的做法。我們是否要有點危機意識呢?萬一中央政府因任何經濟、民生,或是政治原因,突然改變政策,減少供應或是將價格調到好高,我們到時有甚麼應變的措施呢?」黃碧雲說。

記者:飲食組
攝影:〈果籽〉攝影組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