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10月08日

【翻尋薇】南瑞典出海捕鰻魚 - 謝嫣薇

Matt和Max兩兄弟徒手把鰻筒拉上,裏頭有許多雜魚都會放生,只要大鰻魚。

【翻尋薇】
來自斯洛文尼亞的著名美食作家Kaja在此次出海後有感而發說:「真正的媒體工作是很辛苦的,不管你是在哪一個領域。」對的,即便是寫飲食,如果只是穿得漂漂亮亮去餐廳吃飯喝酒,所寫的飲食文章會有深度以及深入的故事嗎?

Kaja為甚麼會這麼說呢?因為這一天,我們在南瑞典的Skane,一行七人的美食作家,穿上全副裝備出海體驗傳統的捕鰻魚。之前知道這個行程,因為不知道過程嘛,非常單純地想:「哇,可以看到和吃到真正的野生鰻魚啊!」後來才驚覺,這單純的想法來自於人生目前為止對鰻魚的認識,只限於餐桌上,所以無法延伸更深的想法。

漁船簡陋無遮無掩

這天早上風大天冷,我們先坐車來到樹林的入口,然後再由漁夫開着簡陋的「拖拉車」把我們載到海邊。一下車,發現接載我們的漁夫Matt還有另一位雙胞胎弟弟Max已在等待。寒暄幾句後,他從小屋裏拿出不同尺碼的吊帶褲漁夫裝給我們穿上——每一套的內外都可見到鹽花點點,都是與大海親密共處的痕迹。接着還要穿上救生衣,才正式登船。所坐的漁船傳統又簡陋,無遮無掩,只有一副引擎供以運作。我們這一艘較大的漁船連同開船的漁夫坐了七人,另一艘由Matt和Max兩兄弟掌舵的,體積較小,僅能容下另外兩位作家友人。漁船離岸沒多久,被大浪拋得上下顛簸,各人暈頭轉向,忽然一個大浪打過來,儘管已經盡本能彎身閃躲,但仍然濕了頭又濕了半身,雙手冰冷。這時候發現自己手上的Leica Q被濺濕了外殼,我的天,從來人生第一原則就是保護相機,馬上要求坐在旁邊的葡萄牙作家友人Joao,把我的相機收到他的相機袋背囊中,他也義不容辭地伸出援手。接着全程都是用手機拍攝,此刻真正發現iPhone X的防水功能無花無假,絕對經得起考驗,被大小浪花潑濕過幾次都操作如常,夠硬淨。頭身皆濕的身子還要被呼呼作響的海風包圍着,絕不好受,但還是要勉強支撐自己,去聽講解去拍照去拍攝。轉頭看Joao,他因為暈船浪已經雙眼無神臉色發白,想要吐又吐不出來,真慘。

戲肉是來到大海中央,看Matt和Max兩兄弟收網。他們捕鰻魚,仍是沿用傳統的技法,即是以鰻筒捕鰻。這是因為看準鰻魚有鑽洞的習性,設計出有漸縮式入口的鰻筒,裏頭置放一些誘餌,然後請君入甕。兄弟倆是昨天已把裝了誘餌的鰻筒施放在海裏,所以我們這天去到就可看到收網的過程了。收鰻筒時,就是全憑臂力將之拉起,越重代表魚越多,但不一定全是鰻魚。漁夫會把絕大部份的雜魚和小鰻魚都會放回海中,僅僅保留大鰻魚。如是者重複收網、「選鰻」七至八次吧,終於宣佈收隊回岸,此刻我的頭髮也差不多被吹乾了。漁船靠岸後,褪下一身漁夫裝,亦恍如褪下了重擔,行動靈活多了。我們被招待在兄弟倆只有一張長桌的小餐廳裏,吃Skane這個地區的傳統鰻魚大餐,五道菜,四道都是鰻魚!先是來個鰻魚湯,接着是炸鰻魚,然後是蒸鰻和熏鰻,最後是甜點,蘋果派。活捉活宰的海鰻新鮮肥美,魚脂香濃,肉味甘甜,沒有一絲腥羶氣息,食材本身無可挑剔。只是傳統鄉下菜,烹調技術平平無奇,自然無法把食材優點推向極致。我邊吃邊忍不住想:如果這海鰻用來做日式鰻魚飯,又或者落在高級壽司店的壽司師傅手中,變身為一道穴子壽司……哇!哇哇!光想也開心!

素食者反捕鰻吃鰻

在享用鰻魚大餐的時候,哥哥Matt透露,原來Skane甚至瑞典其他地方都有一些素食極端分子激烈反對捕鰻及吃鰻,他們不只會上街遊行抗議,還會在供應鰻魚菜式的餐廳砸石頭搞破壞。問起兄弟倆原因,他們說實在很難理解,可能是認為海鰻應該受保育吧!

學習本身就是一種很真實的力量,這一天出海追蹤捕鰻的過程相當辛苦,但大家甘之如飴,無人抱怨。在漁船上因為暈船浪而捱足全程的Joao,更是因此不舒服了一整天,第二天開始生病,但行程繼續,如常進行採訪。在這些沒有華麗沒有享樂沒有特別待遇可令人羨慕的地方,我們仍然熱愛自己的工作,那就是真的愛了。這是要給自己一個掌聲的。

撰文:謝嫣薇(Agnes Chee)
食評人、飲食旅遊專欄作家,作品散見於中港台星馬主要媒體。電郵:mailto:yanwei@agneschee.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