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11月09日

【故味重嚐】滿清貢品留種復耕 元朗再飄絲苗香

【故味重嚐】
米飯是大部份華人自古以來的主要糧食,相信不少「嗅米氣」的人主餐中也需有一碗白飯。上世紀50年代,香港種米業曾興旺一時,曾幾何時,元朗、錦田、天水圍一帶都滿佈米田,種米是不少老一輩人賴以為生的行業,可惜行業式微,本地稻米於90年代一度跌至零產量。現時本港逾九成米糧由泰國、越南等地入口;新界米場只剩下絕無僅有的七間,在「土地問題」之下,光復本地米業困難重重,但就有一班都市人決意化身米農,體驗何謂「粒粒皆辛苦」,付出汗水與時間,復耕曾為清朝貢米的一代「米王」——元朗絲苗。

踏入秋天,又是秋收好時節。位於元朗牛潭尾的新興農場迎來今年的「晚造」,四塊金黃的稻田已結出豐碩的稻米,而準備收割的是一位80後放射師,「我在牛潭尾長大,土生土長住了30年。阿爺的年代種菜、養豬;爸爸年代養雞,我在四年前才開始種米。」自小在農田長大的楊俊武(Mole)說。適逢朱凱廸在2016年發起「新界有種米」計劃,其中一個選址鄰近Mole的家,令他開始了種米之路。

「在香港,種米對很多人來說是聞所未聞。以前常聽老一輩人說元朗絲苗香味比其他米香,煮出來的飯香三、四十米以外都聞到,是非一般的『隔籬飯香』。可惜70至80年代農業開始式微,90年代後已沒有再出產元朗絲苗米。到底元朗絲苗有多好吃?很想種出以前的味道。」阿Mole說。

他現時和農場種米團隊一同努力復耕,團員平日都有其他正職,「此處米田佔地五斗﹙約30,000呎,近八個籃球場面積﹚,我們名副其實是『為五斗米折腰』呢!從60後到90後,IT、大學教授、HR等行業的人都有,我們最初都是對種米一竅不通,幸好有經驗豐富的信哥﹙梁日信﹚帶領。」

清朝貢米 遠銷歐美

元朗絲苗一度在香港農業史稱霸稱王、名聲響亮,清朝時曾被上繳作貢米,而據記載香港開埠前歷史的文獻《新安縣誌》所載,此種米曾遠銷東南亞、舊金山和葡萄牙等地,堪稱為當時香港的農產名物,「在50年代,一斤元朗絲苗索價6元,較普通香米貴5倍。當時的人做一天苦力去擔擔抬抬日薪都只是3元,可想而知當年這種米有多昂貴,不是人人也負擔得起,但一推出墟賣會瞬間售罄。」步入農田近50個寒暑、已年屆67歲的元朗花農信哥回憶起當時的物價,仍然覺得不可思議。信哥幾十年來在田間料理農務,主力種向日葵、百合,四年前更踩入米田,和阿Mole合力復耕元朗絲苗,為報當年的一飯之恩,「50年代時,我和村民在中山投奔怒海,初到澳門氹仔,有一對年老的夫婦好心請食飯,他們以元朗絲苗煮好了飯,自己都未吃便攞了半盤給我們。記得那米飯很甘香,米身修長、較乾身,上一代稱之為『粒粒向東』;煙韌有咬口,那是別人的一飯之恩,一直銘記在心。雖然老一輩常言『米字兩個八,種米要有八十八項工夫』,但就算工序繁複也想藉復耕報恩。」

台東取經 廣西米種自家種植

農場所處的元朗牛潭尾是少數未經發展的非原居民鄉村,位處山腰故不易水浸,有利耕種,而更重要是有水源優勢,「此處的土地較少有傾倒泥頭等土地污染問題,加上政府於60年代在山谷開拓水源,建設引水道,水源相對潔淨。」

雖然有地利優勢,但阿Mole為了種出好米,特地在2017年赴台東向當地的米農「取經」學習種米之術,「當地種池上米的農夫一人可以負責很多畝田,因為有機器輔助,可以大量生產。我們現時每年投資十萬營運農場,起初因為大家都是門外漢,以為播完種便可等收成,結果是零產量。之後又舉辦農田導賞、釀米酒等工作坊,到了去年才達收支平衡。」他預計今年全年收割約1.6噸的稻米,可發售出近千包米。相傳當年的元朗絲苗由廣州一帶的米種變種而成,為復耕元朗絲苗,阿Mole和隊員四出訪尋,終從廣西帶回米種,「以前的元朗絲苗米是由非原居民帶來的米種,適應本地氣候後變種而來。現時我們每年收成後自己留種,米種會因應元朗氣候、環境變種,重複經十造種植才能成為本地絲苗米種。」結果從2016年至今,他們以生態友善的方式使用有機肥料種植了第四代米種,未經完全變種,名為「信心米」。米種開始適應本地水土,米身較飽滿、體形變大,「一碗飯得來不易,證明香港的土地種到香港的稻米,自己的主糧可以自己種。」

信心米發售點:田嘢 荃灣白田壩街36-44號信義工業大廈14樓A室03號
新興農場 元朗攸潭美村南區第2段8號牌水對坑前

記者:李美琪
攝影:劉永發、鄧鴻欣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