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2年06月14日

非常爸爸:港心異國爸 融入本地生活

有人說中國父親嚴,鬼佬父親放縱;中國人講團聚,外國人追求獨立。兩位娶了香港女人的鬼佬爸爸,就要告訴你,天下父親對兒女的愛是無分地域和國籍的!

記者:周燕
攝影:楊錦文、周旭文

我是假鬼佬

人家看到Lorraine眼窩深深,皮膚白皙,活像一個洋娃娃,都喜歡逗她。看上去,她還是像我多過老婆吧!別看她鬼鬼哋,其實她會說廣東話,也會說法文,只是有時會把兩種語言混在一起。小孩的心靈特別澄明,最近竟然曉得投其所好,跟我說法文,跟老婆說廣東話。Jenny一說:「baiser嗲哋。」她就會親我一口。我看到她可愛的模樣,心都軟了,從來捨不得打罵,在她面前,我永遠是好人,跟她騎牛牛,盪鞦韆,看到她笑得吱吱聲,我便快樂了。
(記者問Lorraine最錫誰,她即刻答:「嗲哋!」哈哈,總算她知道屋企誰是老細!)

會看周星馳

人人都叫我Chris,因為對於香港人來說,我的法文名Jean-ChristopheLambert太長了!Jenny常常說我是假鬼佬,因為我會說廣東話,會看周星馳,也會聽陳奕迅和周杰倫,但也有蝦碌的時候。好像,記者問我,中國人與法國人的婚姻觀念有甚麼不同,我還以為她問我婚禮儀式,幸好Jenny即時矯正我,說是marriage,不是wedding。有甚麼不同嘛?唔,我想分別不在於國籍吧!我2006年來香港從事科技保安工作,然後認識了Jenny,我父母從沒有想過我會娶香港女人,他們一直以為我會娶法國人,或者廣州人。因為我十多歲時已經踏足廣州,更在當地讀大學。Jenny不是崇洋港女,至今也不會說法文,對法國文化無甚興趣。她一直覺得法國很悶,消費太貴,四個人吃一頓飯,動輒過千元,不像香港般,今天日本菜,明天中國菜。她從沒有想過嫁鬼佬,反而因為她曾經留學日本,幻想過嫁㗎仔!我們如何認識?那是秘密!只能說我們拍拖三四個月,已經認定對方是終身伴侶,至今已經結婚四年了。

第一次去迪士尼

與其說是國籍差異,不如說是成長背景差異。我家鄉在法國東北部,一個叫Longwy的地方,爸爸很有學識,是醫生,他向來都我的管教很嚴格,我對他又敬又畏,可以說,在家裏,他就是老細。Jenny甚至說他是軍訓式教育!我跟Jenny去迪士尼拍拖,二十多歲仔,才第一次去AmusementPark。叫Jenny更驚訝的是,我十八歲才第一次吃麥當勞。你們可能覺得很不可思議吧,但我老爸會不苟言笑的回答你:「有甚麼出奇?我六十歲才第一次吃麥當勞!」所以別以為,鬼佬都放縱孩子!
去年聖誕,我們一家三口回法國,老爸不太說英文,整天沉默,板起樣子,叫Jenny不太習慣,因為她的父母完全不是老爸這套,是很有親和力的。有次,老爸說用紅酒送止痛藥,效果好一點,Jenny怎樣也不相信,可我會相信他,因為我一直覺得爸爸很叻,甚麼都懂。我現在三十二歲了,做人爸爸了,老爸不會再把自己的話當成order(命令),而是advice(意見)。其實,父子之間保持這樣的距離沒有不好,最少兒子會很尊敬父親。爸爸該沒有地域、國籍分別吧!硬是要說的話,我只會說,在香港做法國爸爸較廣州容易,因為香港有法國國際學校,在亞洲來說,香港的教育體制,可算很完備,只僅次於新加坡。假如我在廣州生活,可能要煩惱女兒的教育。

懶理怪獸家長

我很投入香港生活,連上教會,也不選說英語的,專登選說廣東話的,但我不認同香港家長那一套。仔女年紀小小,已經要學外語、音樂,谷他們十項全能,然後考名校。明明父母都是中國人,卻跟孩子說英文。Jenny的媽媽曾經問我們為甚麼不跟Lorraine說英文。為了學英文而犧牲她跟外公外婆的溝通,值得嗎?

鬼佬賣米線

觀塘廣場都是地痞食肆,人多又擠迫,我跟老婆Wendy開的「雲南阿老表黑羊湯鍋米線」就在其中,門面一點也不光鮮,但開業不足一年,已經有傳媒來採訪。老婆做的家鄉羊肉米線固然是賣點,但我想我的白人臉孔也吸引了不少眼光。街坊看到鬼佬賣米線,好奇心大發,總會跟我攀談幾句,可惜我來了香港只有十個月,一點廣東話也不會講。現在最叻是收錢找錢,因為只需要看數字、銀碼就成了,不用溝通。我們每天早上八時開工,一直工作至晚上九時。我老婆英文不太好,但總是拍拍我手臂,笑着說我是好幫手。
我叫Rick,澳洲人,其實我不太習慣香港生活,這裏生活空間很小很擠迫,跟我成長的柏斯完全是兩個世界!在家鄉,我不用跟人擠港鐵、巴士,可以開自己的車,一出門是青山綠野,環境多好。我不會用筷子,有時會懷念澳洲的漢堡包,有間叫Deli的,特別好吃!香港的麥當勞、BurgerKing滿足不了我。

第三次婚姻

這次來香港,可算是義無反顧。我已經四十六歲了,經歷過兩次婚姻失敗,這次結婚,我希望兩人好好過日子。Wendy皮膚黑黑,廣東話口音濃重,不太像本地人吧。其實,她是雲南苗族人,二十年前嫁來香港,經歷過三次婚姻。2006年,Wendy獨自去悉尼學英文,後來去柏斯旅行,在酒吧認識了我。Wendy說:「兩個苦命人,互相照顧吧!」
我本來做機器維修的,跟前妻離婚十年了,有四個孩子,最大一個已經二十四歲,最小的都十六歲了。他們一直跟隨前妻生活,偶爾見面,我跟Wendy結婚時,他們也有來觀禮,為我感到高興。可是,他們知道我要來香港長住時,很不開心,甚至有點憤怒,因為他們很掛念我。我們現在惟有用Skype溝通。Wendy也有一個十八歲的女兒,我們關係不錯,像朋友,當然,不可以說情同父女,她有自己的爸爸嘛!父親節如何過?想是如常在店裏忙吧,或者孩子們會給我傳個短訊吧。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