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4年05月03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短片】英皇新四俠再發和弦夢

左起,黃志榮、何卓彥、莊庭皓、黃駿彥。
建立時間 (HKT): 0503 06:00

四位來自英皇書院口琴隊的儍小子,在2010年組成Veloz,如當年「女子十二樂坊」,以活力搖滾風格讓人眼前一亮。他們在口琴界薄有名氣,連內地綜藝節目《出彩中國人》都邀請他們表演,紅館演奏夢似乎有望!演出《出彩中國人》前,在後台等候數小時,冷氣咄咄逼人,喉嚨變乾,緊張氣氛令他們心情起伏,時而站立時而呆坐,時而吹口哨時而大笑,最後還是靜下來。

回憶過去,他們最快樂的日子都是在中學口琴隊裏度過。有成員中一時因沒錢而選擇較便宜的口琴,長大後卻拿到世界級比賽冠軍。他們都希望,從「英皇五重奏」一班前輩中接過重振口琴隊聲威的火炬。「Veloz準備出場!」節目導演大喊,隊員深呼吸,握緊口琴慢慢步出亮起燈的舞台。

八十年代,英皇書院校友組成「英皇五重奏」,為口琴拼出一條新血路。如今的何百昌醫生是當年一員,曾於1981年帶領書院口琴隊,於香港校際音樂節重奪失去近十年的口琴大合奏獎杯。2003年香港爆發沙士,倡導以口琴及音樂治療傷者心靈。在後輩眼中,他的頭頂有道不滅光環,每年聚會中都對他和一班前輩肅然起敬。

Veloz半音階口琴手何卓彥說:「何百昌是我爸爸。」未出娘胎便受父母音樂細胞感染,6歲起跟爸爸學口琴。「8歲時父親教我切分音吹奏方法,技巧實在太難掌握,他懶理我嚎哭,竟把我關在房裏練兩小時直至練成。」為免影響關係,卓彥便跟名師李尚澄學習。「英皇書院口琴隊對我影響更大,有十多位師兄指點,對口琴才有了方向。」他才明白,為何父親在當年自己的組合名稱冠上「英皇」以示感恩。團結,就是令口琴音樂豐富的元素。「四大天王?張學友?老餅,行開啦!」新一代英皇口琴隊視團結是老套。莊庭皓不甘母校口琴隊淪為散沙,遂放棄高薪厚職回校教琴。「現在學生崇尚個人主義,要以身作則灌輸他們團結精神。」

莊庭皓會考有6A成績,為讓父母脫貧,在大學選修工商管理,獲一級榮譽畢業,之後因熱愛口琴,到不同中學教授。「平均每個月只有$8,000收入,同系畢業生每月儲蓄比我收入還要多。」當年接觸口琴,緣於學校的「一人一樂器」計劃。「家境清貧,且住南丫島,口琴便宜又輕便,是唯一選擇。」手執幾個世界級口琴獎項依然未能脫貧,心裏掙扎。幸得黃志榮介紹往一間有音樂傳統的學校當音樂行政工作。兩年前日本亞太區口琴節比賽中,莊庭皓看見母校校隊低年級學生被師兄們忽略,失去昔日薪火相傳的精神。「母校校隊奪冠本應高興,但我在台下幾乎哭了出來,亦沒有上台跟他們大合照。」黄駿彥就是當時校隊的隊長:「當時校隊處於嚴峻時期,大家完全不團結,出場前我一直冒汗,能奪冠真的意料之外。」後來莊庭皓成為他的老師,笑言:「黄駿彥都經常缺課。」

重踏母校悲喜交集,腦裏盡是師兄們當日的鼓勵。莊庭皓自稱永遠慢拍,當年做學生時,首堂口琴課便被嚴肅氣氛嚇退,課後其餘七位新隊員都退出,他連遞交退隊信都慢一拍。那時隊長問:「其他人都退出了,你可留下來嗎?」一時心軟便留下來。每天放學回家將師兄贈送的樂譜練兩三小時,那年進步最大。直至2002年日本亞太區口琴節,害怕孤軍作戰的他猶豫是否參加。「隊長要求我參加,說『你參加吧!我送你一支口琴。』我總不明白他為何要這樣做。」每周練習令一眾師兄弟建立親密友誼,其他同學在學業上則鬥得你死我活。「我說未溫書他們總是不信,但口琴隊員卻互相信任,因此我才堅持口琴教育工作。」黃志榮比莊庭皓高兩屆,他補充道:「學校口琴隊50周年音樂會是我們音樂路的轉捩點,最深刻的不是音樂,而是大家的努力。莊庭皓中二時已練八個樂章,我亦負責重要職位。音樂會完結時我十分不捨,那刻肯定這輩子都要吹口琴。」

半音階口琴吹出的旋律固然動聽,但觀眾眼睛總定格在黃志榮身上。和弦口琴長得像一把劍,閉上眼左右兩邊快速跳動,表情繃緊像要三秒內刨掉一個西瓜。中學時他首次參加日本亞太區口琴節,見識到和弦口琴,第一眼就認定它是真命天子。想不到一身斯文打扮的他說:「我一直感到搖滾樂的細胞從體內湧出來,和弦口琴正給我搖滾樂感覺。」

Veloz的組成,是因香港藝術節邀請何卓彥及黃志榮合奏。「選何卓彥是因他的才華,選我是因香港很少樂手專長於和弦口琴。」那次合奏讓他們上癮,然後找莊庭皓當半音階口琴手,另一位朋友Ryan當低音口琴手。後來Ryan出國讀書,就由黄駿彥補上。黃志榮:「在大學主修口琴四年都是吹奏古典音樂,一直掙扎,直至組成Veloz,搖滾精神才得以發揮。」2013年在香港搖滾派對MagicoftheReeds的演出是轉捩點,四位書呆子竟租鏡房練走位,加入口哨、叫喊、無伴奏合唱。「我們還派每個觀眾一個小口琴教授簡單吹法,來個大合奏。」

他們還記得,當日在《出彩中國人》的台上吹奏耳熟能詳的賽馬音樂,越追越趕,還跳加入江南style的「馬步」。平日婆婆用來哄人睡的口琴聲,在他們口裏像嗎啡似的樂曲。「我們一定要推廣口琴,在紅館開很大的演奏會。這是一個夢想,一個方向。」節目中黃志榮突然「爆肚」,打動了評判之一的李連杰。何卓彥對記者說:「我們不是有偉大的理想,只是不甘心吹了13年口琴,只有班坐在演奏廳小眾知音。我們的音樂不止於此。」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