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07月17日

【短片】【幕後功臣】搬冰工人話你知凍飲點解要加三蚊

建立時間 (HKT): 0717 06:00

初見鄭俊傑,比起靦腆的笑容,我更留意到他的「A字膊」,大概比一般搬運工人來得更斜,是如假包換的「A」字。訪問中他不曾說過一句粗言,全程輕聲地說話,錄音時好幾次還要他提高音量,跟一般人我所認識的「搬運工人」南轅北轍,也許跟送冰這行尤關。「送冰是底薪加佣金,公司沒銷售部,客人靠我們找來。每當經過剛開業的餐廳便遞上卡片,若對方有意買冰便跟我直接聯絡。每隊人至少負責二百個客,加單、改單或跟單都由自己負責。」傑仔說。01年經濟低迷,當年只有16歲的傑仔一心升讀中六,卻被同樣從事送冰的父親硬拉入行。那時他的身型比現在瘦削得多,要單肩托起兩袋冰,再手執一袋,到僅僅只能走動的程度,數量跟其他人的相差一倍以上,同事們笑他是來當「暑期工」。
後來,父親轉行,他選擇留下繼續送冰,擺脫被約束的陰霾,反而使他重新投入工作。「餐廳通常不會因價錢而轉冰粒供應商,很多客人一叫冰便是四、五年,見面時會聊天問好。每天工作就像四出探朋友,夏天請飲汽水,冬天送暖手包。」送出冰換來問候,就是他每天上班的樂趣。

搬貨二十年托不起三袋冰
長年累月地接觸冰,使他手掌微微發脹,每朝出車前,傑仔習慣塗抹潤膚膏,從手心到手指縫間反覆搓揉,直到連掌上的繭也得到滋潤,才可繼續搬運超過一噸重的冰。送冰行程遠比想像中緊密,每朝六時,陽光乍現,傑仔與其他司機陸續抵達位於油塘灣的冰工廠,與拍檔換上工衣,便匆忙地駕車而去。首站是紅十字會,除了餐廳,還有很多機構會用到冰,紅十字會是其中之一,他們要在保安交更前把用於保存血液的乾冰運到。至於麵包店和魚蛋工場,天熱時要加冰製作食物以防變壞,而他要趕在對方使用前運到,還有很多茶餐廳和大排檔,一天送百多檔,朝六晚四做到沒停手。

「送冰簡單?我做了二十年搬運,肩托兩袋冰已覺吃力,第三袋直頭走不動。」好兄弟餐廳小廚老闆梁振權說得擲地有聲。權哥從餐廳剛開便向傑仔買冰,至今已有四年,試過突然急着加單,他自行上車抬冰,才發現這份工作不簡單。
托冰不能靠蠻力,而是要平衡,傑仔邊示範邊解釋。一包人人也托到,兩包大部分人也可以,到第三包上肩,他會稍稍靠側移動重心,嘗試取得平衡,然後以同樣原理把第四、五袋托上去,每加一袋都尤如玩層層疊般增加難度,還要微微地蹲下拿起餘下兩袋。背負着六十公斤重的冰急步走進餐廳,融化的冰水與汗水無差別地把衣服染成半透,他卻只有空顧慮冰袋裏的水會否弄濕客人的地方。
夏天的用冰量是冬天兩倍,茶餐廳的空間不大,早上運來的十包冰倒滿冰櫃,不到一時便幾乎用完。同一間餐廳有時一天內要送三次,師傅無暇報告用冰量,靠傑仔自行到冰櫃觀察後加冰,最後那次才按當天的總用冰量結賬,交易講求信任。「一袋冰十元八塊,最重要不是賺多少,而是利用我們工作上的靈活度,確保他們不缺也不剩冰。多想一步,別人便煩少很多。」

香港製冰及冷藏
油塘灣茶果巔道422號

記者:蘇健進
攝影:伍慶泉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