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6年08月07日

【即時文摘】猛鬼與奇寃(馮睎乾)

6,331
建立時間 (HKT): 0807 23:59

八號風球鬼故夜,翁靜晶在臉書寫她的印傭「撞邪」:印傭近日常夢囈,頸胸發癢,口腔長出膿包,左腳又平白瘀青一大塊──這些似乎都很平淡。令我眉頭一揚的是她接着說,當年「屍體案」後,常有人目擊一個二十多歲的女子在家中徘徊;翁相信,女傭就是跟她夢中對談。很多人立即想起彭楚盈。
1995年彭楚盈失蹤,四年後骸骨在方曼生的物業內被發現,當時身首異處,頭顱掉進垃圾桶,壓着一個用過的避孕套。疑點重重,西九重案組只列作骸骨發現案,更提議毋須召開死因研訊。2005年彭楚盈家人得翁靜晶協助,向傳媒披露事件,律政司黃仁龍決定召開死因研訊。翌年死因庭裁定彭楚盈「死於不幸或意外」,彭家不服,但無可奈何。為甚麼不服?多年後翁靜晶在網台透露,不但證人口供矛盾,且重要證物落入警方手後,多離奇失蹤,例如那避孕套,根本不可能查出真相。名副其實的鬼故事現在來了。
我從臉書順藤摸瓜,追蹤到翁靜晶的網台訪問,終於聽到一個令人毛骨悚然的故事。在彭楚盈死因研訊期間,有晚半夜,翁靜晶在書房忙着準備明天的盤問,突然聽到「咿──咿──」的高頻率叫聲。她熄掉所有電器,怪聲依然響個不休,更發現聲音來源如影隨形地跟着她,嚇得她大聲呼救。丈夫劉家良聽說有鬼,堅持在樓下看電視,最後只有一個印傭夠膽上樓作伴。印傭也聽到尖叫聲。翁靜晶鼓起勇氣問:「係咪彭楚盈?」那把聲音只叫得更淒厲。翁想出一妙法溝通:她問是非題,若答是,叫一聲,不是則叫兩聲。花了半晚,憑着精密的推理,翁靜晶終於明白「女鬼」想說甚麼:明天原定的證人不會來,將臨時換上三個道友,現在該做的準備工夫,就是盤問那三個人。翌日發生的事分毫不爽。翁靜晶沒必要多年後才編這故事,我相信是真的。
網台節目聽下去,就是余偉發冤案。1998年,兩姊妹在百德新街某大廈電梯內遇劫,兩賊兜心口刺姊姊一刀,搶走巨鑽,逃去無蹤,姊姊命喪當場。警方給妹妹看有犯罪前科者的千張檔案照片,妹妹認出有偷竊案底、時年三十歲的余偉發。兩日後警方把他拘捕,翌年判終身監禁。但此案疑點太多:多數證人(包括曾與匪徒面對面談話的證人)均認不出余偉發;余的特徵與證人口供不合;現場沒有余的指模;沒找到凶刀、鑽石等證物。他在獄中寫給法援局的陳情書還說:案發時他在大角咀家中,曾用固網電話致電朋友,可查證,但原審辯護律師失職,竟未把證據呈堂;他最初不認罪,警方即鎖住他手腳毒打,更編造一個故事,逼他對着錄影機照講;他以為上庭可推翻口供,不料事與願違。
案中死者其實是翁靜晶的嬸嬸。余偉發後來寫信給翁,請她翻案,而翁看了文件,確信他是冤枉的。董建華時期,翁靜晶在一個飯局提及這冤案,在座有梁振英,各人聽了都大表同情。翁本想通過梁振英找老董幫忙,不巧老董腳痛。曾蔭權上台,對此事不聞不問,反而梁振英很熱血地答應跟進。2012年,翁靜晶滿懷希望到特首辦見梁振英,梁說很想幫忙,但不能特事特辦,只承諾會依法交有關部門處理。結果不必多講了。
「黑警」打人,銅鑼灣書店五子鏡頭前認罪,全港嘩然,但同等荒誕的事,早在十八年前已發生於余偉發身上,在香港。據說「人之將選,其言也善」,梁特首會不會做包青天,我說不準;但人生沒有幾多個十年,是沉冤,就該趁早昭雪。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8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