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8年08月20日

【女裝男着】貪靚教授化妝着女裝返學 「我從頭到尾都是異類」

45,624
建立時間 (HKT): 0820 00:06

「這件衫XS碼,專程從英國訂來,它的設計像爛布一塊。」向來瘦削的中大亞太研究所所長馮應謙,很多尺碼都不合身,甚少買衫,反而喜歡自己做。「現在真的只能做地布。」他沒好氣看着身邊半歲大的寶貝——阿拉斯加雪橇犬,難得有一件合心水又合身的衫,卻被牠誤當地布,咬開一個接一個大洞。可笑是這些「後期加工」與原先設計融為一體,毫無違和感。家中的工人姐姐見狀,也幫理不幫親,「反指是我錯,這種設計她都會以為是地布。」

如果生於時裝界,可能會有人跟他討論「地布」的美態,偏偏馮應謙在大學做研究與教書。他直認不諱自己「從頭到尾都是異類」,連衣櫃都用非一般貨色,專程在內地找來榆樹做的實木書櫃,貪它比一般衣櫃更防潮。粗略估計他有數百件衫,以數量和衣櫃面積計,僅輸太太一點點。

打開衣櫃一看,齊全的Collection有條不紊、四季分明。他自幼習畫,有良好的設計根基,絕大部份的衣物都是親自畫紙樣,再請相熟的裁縫師傅手做,這個習慣一做就十多年了。師傅是傳統的上海人,對於馮應謙提出的鬼馬點子,起初有點吃不消。例如有一次他想要做一條低腰西裝褲,師傅瞪大眼睛,堅持西裝剪裁有規有矩,不能亂改。「他說我穿不了的,我說不打緊,於是他完成之後我試穿給他看:『係喎,點解可以咁㗎呢?』」後來馮應謙提出要幼邊企領的西裝褸、透視雪紡質地的裇衫,甚至用貌似櫃桶紙的膠質布料縫外套,兩人越玩越過癮。

不過過了裁縫師傅那一關,穿上身又是另一回事,要講場合。馮應謙特別喜歡穿裙,原因是很舒服、無拘束,但每次穿都會先考慮對方的反應。做新聞與傳播學院院長期間,他試過穿中間開口設計的黑布裙,跟當時的校長沈祖堯開會。校長知道他的為人,所以沒太大反應。反而有很熟稔的朋友,曾經因為他的穿着打扮,私下問他是否Gay。

社會或多或少會對衣着有種定型,「我都會感受到周邊的目光,其實是好事,這是一種對話,告訴他們其實大家不應該有性別定型,假定男士一定要某個模樣。」時裝於他而言,是與社會互動。他不認為做教授是個包袱,相反視之為優勢,「做學者的時候其實你探索知識,探索知識就是去探索一些新東西……我在任何方面包括做衫,都在Explore、接受新事物,我覺得這才是重要。

馮應謙讀新聞與傳播系出身,「改變社會」是他入學的初衷:做新聞如是,做時裝如是,做學術也如是。28歲由美國回流香港之後,他一直醉心流行文化研究,思想總是走得比其他人要前。90年代,他已經看到遊戲文化的研究價值,申請經費卻無人理會,後來過了幾年,資助自動找上門。另一項創舉是早期做的男性美容研究,吸引紐約《時代雜誌》訪問。

「那你今日有沒有化妝?」筆者忍不住問。
「在屋企,我習慣搽Primer(妝前乳)調整面色。」

他大方拿出一箱箱化妝箱,跟衣櫃一樣井井有條,粉底、眼影、眉筆、胭脂、唇彩、遮瑕膏一應俱全,連配掃都特別講究。零舍姿整的習慣,原來源於小二的煩惱:「我小時候媽媽見我滿臉都是暗瘡,有很多暗瘡印,她自然將自己某個品牌藍色的液體,我後來才知道是面膜,塗得我一整臉也是。」見效果不錯,正值青春期的他,於是自動自覺拿來敷,當成日常潔面的一部份。

到現在他經常飛外地工幹,代表大學跟其他國際院校開會,仍然面膜不離身,一落機就會把握時間「執執個樣」。「對方看起來,看不出你沒有睡覺,不知幾眼瞓我話俾你聽!
他哈哈笑了,又不忘補一句,「是一種尊重來的,尤其是出席會議。」

問他有沒有化過一個很難看的妝,他答得瀟灑:沒有。因為他從來不會為自己化很誇張,甚至不適合自己的妝。跟做衫一樣,他一直本着一個信念:「那不只是衣服,除了衣服你表達一些身份、價值觀。」與其說是做給別人看,他覺得有些事其實是自我滿足、自我要求。

「人家覺得我很奇怪,我自己卻很堅持。」他受得起別人的目光,受不起不能夠忠於自己。

採訪:江韻瑤
攝影:Billy Ho

即Like全新飲食專頁【籽想好食】: https://www.facebook.com/food.appleseed/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8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