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8年09月15日

【類固醇上癮】貪靚化妝師戒藥兩年 由爛面滲血水到回復靚樣

348,049
建立時間 (HKT): 0915 00:06

「嗰度啲光線靚啲,張正面相可唔可以影多次?」、「個化妝袋好污糟好核突,黑色一笪笪,唔好影啦!」如此貪靚的Coral是個化妝師,自認貪靚程度以10分計有8分,愛靚如命。訪問前重溫她三年前關於鋼管舞的訪問,看着皮膚透亮無瑕的她拿起唇膏介紹化妝品,又緊握鋼管擺動身軀,再對比一下她最近兩年戒類固醇的相片,臉部血肉模糊、乾燥龜裂、皮膚粗糙,一切無不令我懷疑自己認錯人。毀容,居然會是一個化妝師的選擇。


搶先睇全新GadgetGuy專頁|fb.com/gadgetguy.appleseed/


現年34歲的Coral,大學三年級開始學化妝,畢業後做過美容編輯兩年,之後轉行做化妝師,日日都要化全妝示人,漸漸發現眼周皮膚變得敏感,經常紅腫。「一有敏感就去睇醫生,而醫生都係會俾啲類固醇藥膏我搽,一敏感就搽,搽就即刻好,咁我好自然咪繼續搽。」後來她發覺敏感發作得越來越頻密,甚至要每日都塗一兩次藥膏才能控制敏感,「嗰時我睇到報紙報道,話外國有人用咗類固醇兩年之後停藥,全身爛晒甩晒皮,呢次係我第一次見到『類固醇上癮』呢個詞語。」她問過不同醫生,醫生都無法解釋為何她一不塗藥膏便會敏感發作,只是繼續處方強度更高的類固醇藥膏,「當時我要搽最重藥力嘅第一級藥膏先控制到,醫生係真係見太嚴重先會開呢種藥。」

長期使用強度極高的類固醇藥膏,可能會導致皮膚變薄,甚至有機會影響腎上腺素,引致糖尿病、高血壓等問題。Coral說:「唔係搽一世就得,係會越來越嚴重,所以長痛不如短痛,戒用類固醇。」所謂類固醇上癮,即是使用類固醇兩星期或以上後,停用會令病情加劇,需要使用更高強度的類固醇,甚至用得更頻密方能控制。在主流醫學角度,類固醇上癮相當罕見,有醫生認為病人只要跟指示使用類固醇,便不會有問題,有醫生甚至否認其存在。亦有部份醫生眼見類固醇再無法控制病情,或會着病人轉用免疫抑制劑,直接壓抑免疫系統,「最初只係少少敏感,點解我有機會要用到呢啲藥?我唔係一個亂嚟嘅人,我真係做晒資料搜集先決定。類固醇藥膏係醫生開俾我哋,冇一個病人唔係跟醫生指示去搽,但事實唔係跟足醫生指示就冇問題。」在男友鼓勵下,她扔掉全部藥膏,決心開始戒類固醇,至今已有26個月,「開始戒嘅時候,我同男朋友先一齊咗大半年,即係呢三年入面,我有兩年幾臉部都係爛晒,而佢居然肯陪我一齊行呢段路,我都好佩服佢。」Coral笑言自己經常都會問男友一個問題:「點解我咁醜樣、完全變咗第二個樣,你都仲喺度嘅?」,而男友就只會拋下一句:「咁你會好番㗎嘛。」這句話很簡單,對Coral來說卻又很有力,成為她在痛苦中堅持下去的原因。

說Coral痛苦,因為戒類固醇會出現反彈反應。在她身上,就是紅腫、大幅脫皮、脫髮。「頭一個月冇乜嘢,好似敏感咁,會痕同腫。由第二個月開始就惡化得好快,由頭頂去到心口、膊頭都受影響。」對她而言,身體當時的變化和痛楚絕對是刻骨銘心,「甩皮係甩到冇晒表面嘅皮膚,掂落去係濕,好似生牛肉,好raw。甩皮個份量係會令你驚訝點解人類可以每日都造到咁多新嘅皮出嚟。」當時,她的皮膚脆弱得連輕微的郁動都會令其裂開、出血,「係坐都唔可以坐直,一坐直就會拉到皮膚,繼而裂開、爆開。」

最嚴重的一段日子,Coral推掉大部分工作,只做婚禮化妝工作,「新娘預早搵你,就係想你幫佢化妝,所以我一定要照做。」當時每逢工作,她都會全副武裝上陣,「由頭包到落腳,戴帽、戴口罩、着有領長袖恤衫、長褲,總之就一定要包到冚晒先出去。」她怕的不是微風吹在身上所帶來的劇痛,而是為了減少客人的不安,也是為了令自己心靈上好過一點。「我覺得身為化妝師,最緊要係乾淨同整齊,我成身濕立立又爛晒,我唔想客人同我咁近距離接觸會覺得不安。」她會跟客人解釋自己的身體狀況,強調不會傳染,客人都會明白和理解,從未試過令她難堪。

「我係好貪靚,如果唔係都唔會做化妝師。」Coral說外在美最基本是乾淨,「喺乾淨同合適嘅前提下,你用自己鍾意嘅方式打扮,咁就係靚。」對美有態度又有要求,反彈反應最嚴重的時候,自然是她人生最醜陋的黑暗歲月,「係咁出水同甩皮,正常人都唔會覺得當時嘅我係乾淨,我都覺得自己好核突。」她選擇戒掉類固醇,明知此舉會奪走她重視的美貌,但她依然堅持,為的全是自己的健康,「康復嘅過程好反覆,係進三步就退兩步。我每日都好想放棄,每次一想放棄就望一望之前影落嘅相,逼自己堅持落去,因為如果我選擇放棄,到將來因為身體有事而想再戒,我又要再經歷多一次呢種痛苦,我真係唔想。」就這樣,她捱過了最痛苦的半年,情況轉趨穩定,現在皮膚還是有一點紅腫,很乾燥,會脫皮。

戒類固醇令Coral失去原本的美貌,卻重拾健康,還有額外收穫。在反彈反應最嚴重的時候,Coral大部份時間都留在家中休息,朋友、男友都會前來探望,他們臨走都想跟她來個擁抱,「但因為我皮膚太差,輕輕掂一掂都會痛,加上係咁出水,一攬就會整污糟佢哋,我唯有話唔攬得。嗰刻我發覺,原來當我乜都做唔到嘅時候,我最想做嘅就係一個擁抱咁簡單,工作上要做到乜、自己有幾出名,都已經唔再重要。」她說自己以前是個工作狂,工作排得密密麻麻,「我以前係個放假會內疚嘅人,一個月只會放一兩日假」,現在的她,不再將工作放在最高位置,取而代之的是休息,還有真正屬於自己的時間和健康,「以前會跳鋼管舞,但開始戒類固醇之後就冇再跳,變成去做瑜伽。喺瑜伽蓆上,我唔記得咗自己有病,我學識好好享受慢慢進步嘅過程,唔再執着自己要做到啲乜成果。如果係以前,我一定會因為自己做唔到某個動作而發脾氣。」Coral笑言自己以前是個極為心急的人,想要做到的就要立刻做,一切都要在她控制之中,偏偏戒類固醇就不能心急,也不能控制,「逼住要接受,逼住要放開,如果唔係每日都諗住自己幾時好番,真係會顛。」

在這兩年多期間,Coral一直有在自己的臉書分享整個過程,因而認識到另外兩位同道中人,三人決定開設群組「我不是濕疹,是類固醇上癮」,分享戒類固醇的經歷,也讓病人互相扶持。「香港嘅醫生基本上係唔認識、唔會同意、唔會支持類固醇上癮呢回事,所以我哋要靠自己。」群組只准正在戒用類固醇的病人及其家屬入內,當然,亦因為此法始終是非醫學主流的做法,所以群組也標明「群組內的資訊只是各人的個人經驗及網上資料轉載,並非專業意見,只供參考。在嘗試任何方法前請多搜尋相關資料和報道,自行判斷並衡量其成效及風險。」Coral做過很多資料搜集,評估過風險,也鼓起無比勇氣,終選擇了這條路,「我呢個咁注重外表嘅人,竟然選擇令到自己毀容,而呢件事係為咗自己嘅健康,嗰種辛苦係我冇諗過。望番轉頭,我都唔知自己點樣捱過,我都好欣賞同佩服自己。」

記者:李煒汯
攝影:黃智琳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8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