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8年10月13日

【美斯樂傳奇】抗共未竟流落泰北 國軍棄兵的後裔

14,189
建立時間 (HKT): 1013 00:06

從清萊市乘車上山,路上偶有雙條車緩緩徐徐駛過;山谷雲霧繚繞不散,氣候清涼,與印象中的泰國截然不同。這裏是泰北清萊府美斯樂,是當地最大的華人村。大多數居民原屬中華民國國軍及其後代,1949年後,因政局動盪而逃出中國,撤退到緬甸,輾轉流落到泰北。


築地搬遷,被稱為場外市場的周邊商店街會留守原址,《今日築地》mini guide 帶你吃盡築地美食 |travelseed.hk


我們在傍晚抵達美斯樂,來到一位老兵所開的民宿。「你們先休息,明天帶你們四處走走。」趙學淵是村內剩下為數不多的老兵,年屆79歲仍中氣十足,一口答應拍攝的要求。翌日,他把我們帶到村內的「泰北義民文史館」,這裏記載了國軍飄泊的往事。1949年國共內戰後,國軍被共產黨掃蕩,加上當時治安混亂,國軍隨同眷屬與難民撤退到緬甸;後來又被緬甸政府驅趕,才來到泰北,以美斯樂為基地。「這批人就好像大海裏的一個孤舟,到底會在哪個地方靠岸,沒有目標。」

趙學淵生於1939年,他憶述十多歲時,家裏被土匪搶得一乾二淨,於是跟隨父母與五兄弟姊妹逃到緬甸,並參與由國軍重組而成的「雲南人民反共志願軍」。1961年,國軍第二次撤退到台灣,蔣介石抱着「反攻大陸」的希望,在泰北留下兩支部隊、共四千多人,趙學淵就是其中一個。「他要在東南亞與中國的邊境留下一個『火種』,我們這一批人,就是被留下的火種。」據趙學淵憶述,因為國民黨內部鬥爭,他們長達八、九年無得到台灣的補給。為求生活,老兵不得不下田種菜、種旱稻、養雞。趙學淵搖頭嘆息道:「那時的生活真的很痛苦,不堪回首。」

入文史館另一個大廳,左邊掛着中華民國的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左邊豎着泰國國旗,牆上寫着「精忠報國」四個大字。這裏陳列的,是孤軍在泰國陣亡的士兵靈位。六十年代末,孤軍被泰國政府收編,政府願意提供泰國公民身份,條件是協助清剿泰共。歷經五年,一共六次圍剿,傷亡達200多人,孤軍最終獲勝。「當泰國公民是用血汗換來的,很多老兵一條腿沒有了、兩條腿沒有了,或被地雷炸瞎了眼睛。」

血汗換公民身份 「不想回到中台」

聽罷趙學淵的故事,他把我們領到一間雲南菜館。村內有不少雲南菜館,村民吃的是酸木瓜炒雞、燴魚、辣肉、涼拌粉絲等家常菜。「我爺爺那一代,中國局勢比較混亂,他帶着爸爸跟隨國軍逃出來。」菜館老闆王金祥說,現在他煮的菜大多是從小看媽媽做菜而記下來的,希望傳承家鄉味道。雲南菜以外,茶對村民亦非常重要。美斯樂位處海拔1,300多米,空氣清新,氣候適宜種茶。「美斯樂101茶園」老闆羅美英憶述,當地華人約在40年前開始種茶,最早的茶種是從台灣來的野生青茶,後來還有了烏龍茶,帶動村內的觀光茶園。「茶葉就是要涼,山越高茶越好。這裏山好水好土好,非常適合種茶。」另一方面,自孤軍指揮官段希文建了興華中學後,有很多外僑來駐校讀書,那時村民就有點收入,養雞、種菜、養豬,可以賣給學校,生活就漸漸變好了。現在有不少人專程上山,為了探尋孤軍故事,也為了一窺茶園風光。

美斯樂華人的根在雲南,過去的政治理念是台灣,現在的家在泰國。與村民聊天,他們都樂意分享對這種多元身份的看法。美斯樂市集旁邊有間小小的咖啡店,由25歲的張貽婷及丈夫開設。她在台灣出生,母親是美斯樂人,三年前她回來家鄉做小生意。「我媽那個年代去台灣讀書,台灣人會覺得他們是外地人,口音又跟他們不一樣,就會有一些排擠。他們感覺自己不是台灣人,但其實道理上他們是應該去台灣的。」她認為媽媽那一代對歷史的感受比較大,有一種羅大佑名曲《亞細亞的孤兒》所描述的感覺,但像她已經到了第三代,那種抗爭意識就沒有那麼強,而是融入這個地方好好生活。趙學淵則說,他已住在美斯樂近60年,沒有再想回到中國或到台灣居住。「我現在是泰國人了吧,曾是中國人,現在因為歷史原因而成了泰國公民。整個談判過程中,泰國政府很信守承諾,對我們確實不錯。」

記者:洪慧冰
攝影:張志孟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8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