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2月28日

【再見裕民坊】拆先來打卡 港人只識趁墟善忘 廿年街坊記恨: 龍蛇混雜一地尿 人人當呢度公廁

建立時間 (HKT): 0228 00:06

觀塘裕民坊今日清場,不少人特意前往拍照留念,貪其夠懷舊夠有風味。不過曾在此生活廿載的Andy卻不以為然,「我覺得是繼城寨之後,另一個三不管的地方。」在他眼中,裕民坊是個龍蛇混雜之地,「試想一下,你住在一個有道友、家人被嫖客問價,再加上每日都有人在你出入的樓梯小便,我想很難會為此開心。」

相關新聞:【再見裕民坊】86歲神隱小販推車賣古法生曬涼果40年 「第時起晒樓無位擺檔」

Andy自兩歲起住在裕民坊裕華大廈,直至2009年,他的家人接受市建局賠償,搬離此地。他帶記者試着重遊舊居,甫上樓梯,濃烈的尿餲味撲鼻而來,他指着地上黃黃的尿液笑說:「這已概括了我的童年,更勝千言萬語。」裕華大廈的入口正是小巴總站,任何時候都人來人往,惟配套極差,欠缺公廁,人有三急者,大多都無視寫滿梯間的「切勿隨地便溺」大字,走到樓梯大解放,「一地都是尿,以前每日上學放學都要涉『水』而過。」避過尿液陣後看到的,是一排焦黑的信箱,還有大量纏在一起的電線。「在小六至中二時,我足足走了三次火警。當年起火的位置就是這裏,煙霧瀰漫,我曾以為自己會葬身於此。」裕民坊大部份唐樓都有消防問題,居民性命無甚保障。

霓虹燈光害 徹夜難眠
離開大廈,Andy帶我們到裕民坊對面的臨時巴士總站。他指住唐四樓的舊居說:「我特別討厭夜晚,噪音、光污染和空氣污染都很嚴重。以前我家窗下有個『沙嗲王』招牌,每晚都被它照得睡不了,地面還有很嘈吵的VCD舖。」Andy當年就以厚棉被作窗簾,遮擋那種被視為很有風味的霓虹燈強光,「住在這種地方,你叫我怎樣對這裏有好感?」

相關新聞:【再見裕民坊】扎根數十年老店撤離 店主:窮鬼走晒,唔會阻人發達!

就在Andy訴說他有多恨裕民坊之際,他突然轉身抬頭,看着身後大樹說:「小時候已經有這棵榕樹。其實很諷刺,能留下的反而是一棵樹,其他能拆的都拆了。」他再走前兩步,指着私樓地盤道:「這裏原本有條小巷吃魚蛋粉,現在都變成樓盤。」裕民坊帶給他的就真的只有恨?他靜思兩秒說:「我覺得我童年有八成不開心,兩成開心。」他記得以前有位一起改裝數碼暴龍機的好友、有位免費替他補習英文的阿姨、還有幫忙修理電腦的鄰居。「這些我都很掛念,但大家各散東西就再冇聯絡。我的童年都消失了,構成童年的建築物載體全都變了;食肆和街坊都不再是當年的感覺。」

港人善忘 打卡後拋諸腦後
從事插畫師的Andy以筆名Angryangry畫過不少舊區,包括觀塘裕民坊。「畫觀塘有時都會帶點感慨。因為即使我再討厭,始終這是我的經歷,是我成長的一部份。」對他而言,裕民坊或許由始至終也是個「公廁」,說的不只是有人在梯間小便,還有大眾在清拆前一窩蜂去打卡,「我們會消費快要拆卸的景點,拍個照便拍拍屁股走人。」雖然如此,但他卻毫不介意,「香港人愛趁墟和很善忘,所以也不要緊,因為很快就會忘記裕民坊。就如沒有人記得囍帖街本來的模樣,有大月亮的時候,一樣人人去打卡。我覺得香港人不值得擁有歷史保育的事物,因為我們沒有為此付出過。」他續說:「如果我不是住這裏,如果我不是畫畫的,可能也不會有訪問記錄下來。除非自己在意,否則無人會想保留。用盡自己能力,例如用畫筆和影片記下算了,自己拿來緬懷一下就好。」口裏說着有多恨這個滿載廿年記憶的地方,但到最後一刻,心裏原來盡是不捨。

記者:李煒汯
攝影:林亦、鄧欣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